<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笔墨之尚----读鲍邦协散文集《情不自禁》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0-10-29    作者:陈忠华

        一

         2019年10月,潜江作者鲍邦协的散文集《情不自禁》,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这对于潜江文学界,对于他本人,都是一件喜事。

         近些年来,文学创作已经逐渐地成为邦协的一种生活方式,他喜欢用精湛的笔墨讲述自己的生活阅历,阐释他对自己所及的世界的认识,表达他的情怀、情操和情志,他甚至倾向于用文学方式操作他的一部分社会交际——他愿意有选择地与战友、同学、同事、同乡分享他的悲欢和心得。我以为,同我们很多人比起来,他的血似乎更热,因此有时候他表现出来的生活激情自然也就更为奔放;他对世界的观察十分敏锐,所以他对生活的体验也就应该更为细腻和丰富。某种意义上,他的文笔运用技巧可以称得上得心应手,他有几篇堪称精品的创作在意境上差不多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他的文学创作活动趋近或是已经达到一种自在的境界;换言之,他就是生活在文学之中,用文学创造着自己同时又在不断地改造着自己,更新着自己的精神面貌,最美使自己新的身份形象臻于完善和丰满。

         所谓身份形象,我是在讲,邦协通过一篇又一篇的作品建立起了一种自我文学生活的人格形象。对此,邦协自己是没有意识的,因为他不大可能有意地先入这样的身份原型(prototype), 而是慢慢地不自觉地靠近着并且最终会使他叠加于这一身份原型。倘如此,于潜江故乡的文学界当为最理想的期许。

         邦协以自己特有的世界观、思想方法再加上他勤勉的创作实践,把他对生活的各种体验渗透到笔墨里,映射到作品中,再通过传媒渠道或者既有的交往关系有限地影响社会影响他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同乡以及他生活圈内的一些相关的人们。理论上,邦协的自我文学生活人格形象是他作为创作主体之外的他者在阅读中建构起来的关于他的文学生活人格形象的感知、评价和解释。只是因为视角的不同、距离的不同以及方法论的不同,感知形象的图式元素又会因“他者”的分化而形成一定的差异。

        二

         我和邦协在整个儿童少年时期及青年时代早期的生活环境与条件是相同的,但这之后我们两人便有了不一样的人生阅历。恢复联系之后我们仍然没有机会晤面,他在北京我在烟台,两人硬性的公干倒是都没有了,却都有着新的家庭责任和义务——替儿女分忧解难,照料孙辈。这是中国当代特有的一种社会现象,我们都是这一现象中的存在,同时我们又都不自觉地烘托着这一现象。

         如此长时期的分离和中断联系,造成了我对邦协的生活、工作所知甚少,所以,就特别急切地想了解他的成长、成熟和成就过程以及其中的一些故事。但是,在饱和式赏读邦协的作品之后我便转念思索,人生就如一种有机体的生命运动过程,辉煌也好落泊也罢,都在不断地遭受着代谢,任何故事都成为过往。把握当下寄望未来,这才是最为重要的。是此,我开始深入关注更为现实也更有意义一些的问题:邦协文学创作的原动力何在?他的文学生活的人格形象的魅力究竟表现在哪里?其作品的风格内涵是什么?这几个问题是相互关联的,探讨和解答其中一个问题另两个问题也就有解了。最终,我确定从精神、情操、思想-思维这三个向度上提出一些认识意见。这三个向度互为解释和支撑,可以用以构成理性和稳定的人格形象架构。又因为一般情况下作品的个人风格是作家精神、情操和思想的外现,所以作家创作活动的原动力以及作品的风格内涵也可以从这三个向度中求解。

         第一.现代视域下的传统心灵。

         读邦协的作品不难发现,虽然他不是把忠孝和仁义礼智信这些字眼挂在笔头写在纸上,但是他的笔墨是浸润在纲常观念之中的。你看,他做人规规矩矩、清清正正,做事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对工作极端负责对工作纪律不越雷池半步,他在部队尊敬首长、在地方公职部门尊敬领导、在学校尊敬老师,与同学、同事、同乡和睦友善感情真挚,这些题材邦协都有专门的篇目。他对父亲的谆谆教诲刻骨铭心,对母亲的哀思悲楚难抚,他深深地感念长姊当乳的人伦情怀,他尽力在生活上提携家弟家妹,他养育子孙慈爱多于严厉。这些题材邦协更有专门的篇目。这些篇目都是他传统心灵、德行的真实写照。

         探究起来,这样的心灵和德行,往小处说,是他家几辈人家风熏习传承的结果;往大里说则要归功于正统教育下他的文化自觉了。应该说,这样一些带有传统烙印的心灵与德行,我们这个辈分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有的,或多或少,或深或淺,或浓或淡。但因为作家的社会责任以及文学的教化功能,这样的心灵与德行于邦协就更为弥足珍贵了

         第二,以柔为美的审美意趣。

         我不知道在中国文艺理论中“柔”是否能够或者已然成为一个审美范畴,但我认定,从接受美学的观点看,文学作品中表现出来的“柔”是能产生审美刺激的,或者更为直接一点地说在文学作品中“柔”就是一种美。这是我读邦协的作品之后建立起来的观点。

         除了军旅生活作品之外,邦协多半是以故乡(他视曾经服役过的铁道兵为第二故乡)潜江的大地为纸,饱吸汉江之水成墨,来创作他的心作,或抒情或叙事或论理,兼而有之。他尤其醉心和钟情于故乡的路 、树和水。他写路,把诗意洒在路上;他写江河湖塘,水有多深情就有多深;他写人,回忆军旅能够在战友中产生强烈共鸣,讲述师生情谊能够唤起同学、校友的串联式追思,墨及家人笔触感伤处便难掩男儿泪,读者亦潸潸……

         邦协作品中的“柔”当然不是那种阿娇似的绵“柔”,它是与“刚”相济共生的,“刚”是他风格的另一面。只不过,他在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刚”大多带有几分湿润感,它的外面是用“情”包裹着的。他有十几年军旅生活铸就的魂魄,又有十几年从政积累下来的社会阅历,所以他的个性品格中是有一定的坚毅、气度、开阔和深邃的心理成分的。他在作品中浓墨重彩般地渲染水杉的挺拔和伟岸,他写自己游览汉江水利枢纽时为大坝的高耸和平湖的壮阔而心潮澎湃,他把从历史的淤泥中挖掘出来的那块饱经沧桑的小小石碑刷洗一新,使之图腾般地巍巍立起,虚拟地树在了属于它那方土地的人民的心中,他在抒发“路”的诗意的同时放纵自己的思想且使之随“路”伸向远方,他写水而不拖泥带水,写树而不阿拉婆娑,写路而不弯弯曲曲,他的作品总起来说笔力坚韧、文风蓬勃向上、阳光、欢畅、鼓舞斗志。这些“刚”性审美,邦协的作品中斑斑可见。

         第三,据小探微的思想方法。

         我不敢说邦协以写“小”见长,但写“小”确乎邦协笔墨的一大特色,无论抒情还是叙事抑或言理。邦协的写“小”,我可以作显性和隐性两种范式的分析:以“小”切题或者直接以“小”命题,写小题材、小视角,小村落、小人物、小事件、小物件,皆可入题,他俨然以一种小小世界中“小小老百姓”式的文风姿态支配创作。但是,这种“小”并非微不足道,佛家就说一沙一尘皆菩提, “小”有“小”的世界,“小”有“小”的道理,“小”有“小”的意义,“小”有“小”的价值。我称之为小事大情。这是显性写“小”。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隐性写“小”了。大视野、大广角、大历史纵深的宏大叙事,其中亦有“小”,只是不显于外。严格地说,这其中的“小”其实应该称为“微”“细”。波澜壮阔、大气磅礴却又细致入微,我称之为知微见著。最有力的一个例子是,他在叙述重大题材时能够恰如其分地穿插一组精准的数据,这些数据非但不使文章显得冗赘,反倒是数字与文字交替切换大大降低了读者阅读心理中的视觉疲劳。

         写“小”并非作家没有胸怀和气度,而是把心放在“小”处,从小处着眼,低处着手,关注“小”并以小法处之。 能写“小”其实是一种文笔功夫,唯其“微”“小”,才可以使写出来的东西形象、生动、真诚、信用。站在接受端的立场上,写“小”的效果,是最终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认知差异,缩短情感距离。

         我曾经在一次学术演讲中提出,现代汉语中有许多由“微”或“小”构造的成(熟)语,而且使用频率很高,这表明“微”、“小”已经成为汉民族的思想内涵;又由于汉语在我们国家的通用语地位,汉语语言交际中表达出来的汉民族的一些思想内涵也为国内其他兄弟民族所领悟和接受。因此,说“微”、“小”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种思想元素也是合乎情理的。

         如果把写“小”提高到文化层面,则可把“据小”假借为“拘小”。这样一改,思想方法问题就变成了思想品德问题。写“小”是受“拘小” 的思想品德支配的。站在思想品德的高度,邦协为什么要写“小”、能写“小”,把“小”写得如此精致,深度的答案也就有了。

        三

         邦协的文学创作活动不仅丰富了他的晚年生活,提高了他的生活品味,强化了他的文学生活人格形象,更为重要的是,积极地影响着他周围的人们。

         现在邦协还在挥笔洒墨,一如既往,创作不止,把一篇又一篇的作品捧出来,献给故乡、献给文学社会、献给他的读者,他的文学精神在继续升华。他只讲兴趣和爱好,不贪功利不计较衔头;他不断地把我们大多数人习以为常而不经意地置于脑后的所见所闻拾起来,置于自己的认知系统和思想库,再运用文学技巧加工整理,输出为洗练的作品。当我们从他的作品中重新见到那些被忘却的事物事情事理时,会激发我们一阵阵的深思。

         邦协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从老堤村走出来的高石碑人。老堤村的文化人中文学人寥寥,高石碑的文学人或许不少,但有文学成就和影响者恐怕不多,我把邦协归为后者;若文学人有了成就和影响之后仍然关心家乡的建设和发展,想家乡人民之所想、喜之所悦、述之所言,则难能可贵矣,我把邦协再归为后者。

         如今的高石碑这方沃土,借助于兴隆枢纽带来的生态机遇,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蒸蒸日上,令世人瞩目。但是,一个地区可持续的社会经济发展一定要有人文精神的支撑。经包括邦协在内的一些志士仁人的工作,高石碑已经有了一个内涵丰富的文化图腾,这是人文高石碑的底蕴。底蕴之上,努力将经济高石碑推进到人文高石碑的发展轨道,使之真正巍巍地雄立于潜江甚至江汉大地,文学在此可为当为,邦协在此可为当为。

        (陈忠华,潜江人,现为烟台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外国语言文化研究所所长)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笔墨之尚----读鲍邦协散文集《情不自禁》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陈忠华
      发布时间:2020-10-29

        一

         2019年10月,潜江作者鲍邦协的散文集《情不自禁》,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这对于潜江文学界,对于他本人,都是一件喜事。

         近些年来,文学创作已经逐渐地成为邦协的一种生活方式,他喜欢用精湛的笔墨讲述自己的生活阅历,阐释他对自己所及的世界的认识,表达他的情怀、情操和情志,他甚至倾向于用文学方式操作他的一部分社会交际——他愿意有选择地与战友、同学、同事、同乡分享他的悲欢和心得。我以为,同我们很多人比起来,他的血似乎更热,因此有时候他表现出来的生活激情自然也就更为奔放;他对世界的观察十分敏锐,所以他对生活的体验也就应该更为细腻和丰富。某种意义上,他的文笔运用技巧可以称得上得心应手,他有几篇堪称精品的创作在意境上差不多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他的文学创作活动趋近或是已经达到一种自在的境界;换言之,他就是生活在文学之中,用文学创造着自己同时又在不断地改造着自己,更新着自己的精神面貌,最美使自己新的身份形象臻于完善和丰满。

         所谓身份形象,我是在讲,邦协通过一篇又一篇的作品建立起了一种自我文学生活的人格形象。对此,邦协自己是没有意识的,因为他不大可能有意地先入这样的身份原型(prototype), 而是慢慢地不自觉地靠近着并且最终会使他叠加于这一身份原型。倘如此,于潜江故乡的文学界当为最理想的期许。

         邦协以自己特有的世界观、思想方法再加上他勤勉的创作实践,把他对生活的各种体验渗透到笔墨里,映射到作品中,再通过传媒渠道或者既有的交往关系有限地影响社会影响他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同乡以及他生活圈内的一些相关的人们。理论上,邦协的自我文学生活人格形象是他作为创作主体之外的他者在阅读中建构起来的关于他的文学生活人格形象的感知、评价和解释。只是因为视角的不同、距离的不同以及方法论的不同,感知形象的图式元素又会因“他者”的分化而形成一定的差异。

        二

         我和邦协在整个儿童少年时期及青年时代早期的生活环境与条件是相同的,但这之后我们两人便有了不一样的人生阅历。恢复联系之后我们仍然没有机会晤面,他在北京我在烟台,两人硬性的公干倒是都没有了,却都有着新的家庭责任和义务——替儿女分忧解难,照料孙辈。这是中国当代特有的一种社会现象,我们都是这一现象中的存在,同时我们又都不自觉地烘托着这一现象。

         如此长时期的分离和中断联系,造成了我对邦协的生活、工作所知甚少,所以,就特别急切地想了解他的成长、成熟和成就过程以及其中的一些故事。但是,在饱和式赏读邦协的作品之后我便转念思索,人生就如一种有机体的生命运动过程,辉煌也好落泊也罢,都在不断地遭受着代谢,任何故事都成为过往。把握当下寄望未来,这才是最为重要的。是此,我开始深入关注更为现实也更有意义一些的问题:邦协文学创作的原动力何在?他的文学生活的人格形象的魅力究竟表现在哪里?其作品的风格内涵是什么?这几个问题是相互关联的,探讨和解答其中一个问题另两个问题也就有解了。最终,我确定从精神、情操、思想-思维这三个向度上提出一些认识意见。这三个向度互为解释和支撑,可以用以构成理性和稳定的人格形象架构。又因为一般情况下作品的个人风格是作家精神、情操和思想的外现,所以作家创作活动的原动力以及作品的风格内涵也可以从这三个向度中求解。

         第一.现代视域下的传统心灵。

         读邦协的作品不难发现,虽然他不是把忠孝和仁义礼智信这些字眼挂在笔头写在纸上,但是他的笔墨是浸润在纲常观念之中的。你看,他做人规规矩矩、清清正正,做事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对工作极端负责对工作纪律不越雷池半步,他在部队尊敬首长、在地方公职部门尊敬领导、在学校尊敬老师,与同学、同事、同乡和睦友善感情真挚,这些题材邦协都有专门的篇目。他对父亲的谆谆教诲刻骨铭心,对母亲的哀思悲楚难抚,他深深地感念长姊当乳的人伦情怀,他尽力在生活上提携家弟家妹,他养育子孙慈爱多于严厉。这些题材邦协更有专门的篇目。这些篇目都是他传统心灵、德行的真实写照。

         探究起来,这样的心灵和德行,往小处说,是他家几辈人家风熏习传承的结果;往大里说则要归功于正统教育下他的文化自觉了。应该说,这样一些带有传统烙印的心灵与德行,我们这个辈分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有的,或多或少,或深或淺,或浓或淡。但因为作家的社会责任以及文学的教化功能,这样的心灵与德行于邦协就更为弥足珍贵了

         第二,以柔为美的审美意趣。

         我不知道在中国文艺理论中“柔”是否能够或者已然成为一个审美范畴,但我认定,从接受美学的观点看,文学作品中表现出来的“柔”是能产生审美刺激的,或者更为直接一点地说在文学作品中“柔”就是一种美。这是我读邦协的作品之后建立起来的观点。

         除了军旅生活作品之外,邦协多半是以故乡(他视曾经服役过的铁道兵为第二故乡)潜江的大地为纸,饱吸汉江之水成墨,来创作他的心作,或抒情或叙事或论理,兼而有之。他尤其醉心和钟情于故乡的路 、树和水。他写路,把诗意洒在路上;他写江河湖塘,水有多深情就有多深;他写人,回忆军旅能够在战友中产生强烈共鸣,讲述师生情谊能够唤起同学、校友的串联式追思,墨及家人笔触感伤处便难掩男儿泪,读者亦潸潸……

         邦协作品中的“柔”当然不是那种阿娇似的绵“柔”,它是与“刚”相济共生的,“刚”是他风格的另一面。只不过,他在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刚”大多带有几分湿润感,它的外面是用“情”包裹着的。他有十几年军旅生活铸就的魂魄,又有十几年从政积累下来的社会阅历,所以他的个性品格中是有一定的坚毅、气度、开阔和深邃的心理成分的。他在作品中浓墨重彩般地渲染水杉的挺拔和伟岸,他写自己游览汉江水利枢纽时为大坝的高耸和平湖的壮阔而心潮澎湃,他把从历史的淤泥中挖掘出来的那块饱经沧桑的小小石碑刷洗一新,使之图腾般地巍巍立起,虚拟地树在了属于它那方土地的人民的心中,他在抒发“路”的诗意的同时放纵自己的思想且使之随“路”伸向远方,他写水而不拖泥带水,写树而不阿拉婆娑,写路而不弯弯曲曲,他的作品总起来说笔力坚韧、文风蓬勃向上、阳光、欢畅、鼓舞斗志。这些“刚”性审美,邦协的作品中斑斑可见。

         第三,据小探微的思想方法。

         我不敢说邦协以写“小”见长,但写“小”确乎邦协笔墨的一大特色,无论抒情还是叙事抑或言理。邦协的写“小”,我可以作显性和隐性两种范式的分析:以“小”切题或者直接以“小”命题,写小题材、小视角,小村落、小人物、小事件、小物件,皆可入题,他俨然以一种小小世界中“小小老百姓”式的文风姿态支配创作。但是,这种“小”并非微不足道,佛家就说一沙一尘皆菩提, “小”有“小”的世界,“小”有“小”的道理,“小”有“小”的意义,“小”有“小”的价值。我称之为小事大情。这是显性写“小”。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隐性写“小”了。大视野、大广角、大历史纵深的宏大叙事,其中亦有“小”,只是不显于外。严格地说,这其中的“小”其实应该称为“微”“细”。波澜壮阔、大气磅礴却又细致入微,我称之为知微见著。最有力的一个例子是,他在叙述重大题材时能够恰如其分地穿插一组精准的数据,这些数据非但不使文章显得冗赘,反倒是数字与文字交替切换大大降低了读者阅读心理中的视觉疲劳。

         写“小”并非作家没有胸怀和气度,而是把心放在“小”处,从小处着眼,低处着手,关注“小”并以小法处之。 能写“小”其实是一种文笔功夫,唯其“微”“小”,才可以使写出来的东西形象、生动、真诚、信用。站在接受端的立场上,写“小”的效果,是最终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认知差异,缩短情感距离。

         我曾经在一次学术演讲中提出,现代汉语中有许多由“微”或“小”构造的成(熟)语,而且使用频率很高,这表明“微”、“小”已经成为汉民族的思想内涵;又由于汉语在我们国家的通用语地位,汉语语言交际中表达出来的汉民族的一些思想内涵也为国内其他兄弟民族所领悟和接受。因此,说“微”、“小”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种思想元素也是合乎情理的。

         如果把写“小”提高到文化层面,则可把“据小”假借为“拘小”。这样一改,思想方法问题就变成了思想品德问题。写“小”是受“拘小” 的思想品德支配的。站在思想品德的高度,邦协为什么要写“小”、能写“小”,把“小”写得如此精致,深度的答案也就有了。

        三

         邦协的文学创作活动不仅丰富了他的晚年生活,提高了他的生活品味,强化了他的文学生活人格形象,更为重要的是,积极地影响着他周围的人们。

         现在邦协还在挥笔洒墨,一如既往,创作不止,把一篇又一篇的作品捧出来,献给故乡、献给文学社会、献给他的读者,他的文学精神在继续升华。他只讲兴趣和爱好,不贪功利不计较衔头;他不断地把我们大多数人习以为常而不经意地置于脑后的所见所闻拾起来,置于自己的认知系统和思想库,再运用文学技巧加工整理,输出为洗练的作品。当我们从他的作品中重新见到那些被忘却的事物事情事理时,会激发我们一阵阵的深思。

         邦协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从老堤村走出来的高石碑人。老堤村的文化人中文学人寥寥,高石碑的文学人或许不少,但有文学成就和影响者恐怕不多,我把邦协归为后者;若文学人有了成就和影响之后仍然关心家乡的建设和发展,想家乡人民之所想、喜之所悦、述之所言,则难能可贵矣,我把邦协再归为后者。

         如今的高石碑这方沃土,借助于兴隆枢纽带来的生态机遇,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蒸蒸日上,令世人瞩目。但是,一个地区可持续的社会经济发展一定要有人文精神的支撑。经包括邦协在内的一些志士仁人的工作,高石碑已经有了一个内涵丰富的文化图腾,这是人文高石碑的底蕴。底蕴之上,努力将经济高石碑推进到人文高石碑的发展轨道,使之真正巍巍地雄立于潜江甚至江汉大地,文学在此可为当为,邦协在此可为当为。

        (陈忠华,潜江人,现为烟台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外国语言文化研究所所长)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