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作家作品研讨 >

      在童贞稚趣中凸显家国情怀——浅读刘丙钧的儿童诗集《写给女儿的诗》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1-03-01    作者:刘小平

        知名儿童文学诗人、作家刘丙钧近日赠给我由现代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写给女儿的诗》,读后甚为欣喜。儿童诗相比成人诗,或者其他艺术门类,是一种“深入浅出”的艺术。儿童诗是写给童贞的孩子们阅读的,所以其诗作表面文字一般浅显易懂,但是殊不知,其文字背后的诗人却必须是丰厚的,往往有着五彩斑斓的人生经验,有着数十年积淀的文学阅历,有着深沉厚实的家国情怀。笔者以为主要有如下几方面的艺术特色。

        一是突破小情小趣局囿,凸显家国情怀

        如诗集中传播最广、入选选本最多的一首《妈妈的爱》:“有一个很热很热的夜晚,/我从梦中醒来,/妈妈正给我扇着扇子,水却湿透了她的衣裳。//啊,妈妈的爱是清凉的风。”然后“妈妈的爱是遮雨的伞”,“是滴落的泪”,“是责备的目光。”最后升华为“最爱的应该是祖国,/祖国是我们所有人的妈妈。”字面的确是浅显的,甚至都不用阐释,但是却能令我们由近而远的想到很多的事情。诗中的“妈妈”应该是一种象征,既实写生我养我的母亲,也象征着我们亲爱的祖国。就其象征意义而言,母亲“滴落的泪”,难道不可以联想到中国当代史上的不平等条约、火烧圆明园、遭受日本侵略等种种屈辱历史?“责备的目光”难道不能联想到在为中华民族崛起的征途上,我们尚存的种种慵懒、怠惰、失误,从而激起我们进一步的奉献与奋进?

        再如《深秋的对话》:“寒霜:住口!不许你再讲!/秋风:不许你再唱!/小草:我已不再发抖了,/谁也禁不住我歌唱。/我要唱,唱出心中的希望,/春风……春雨……春阳”小草本是弱小的,田坎、路边,随处可见,这不就是人民大众吗?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征程上,我们对外国列强的凌辱不屑一顾,我们挺起胸膛,勇往直前,且要大声歌唱。诗人在小草身上熔铸了自己炽热的感情,使小草的形象产生了催人泪下的艺术力量。

        二、透过适合儿童理解的意象,赋予哲思寓意的思辨取向

        《谁懂一棵树》:“可以弯曲/可以裸露疤痕/但你必须/以一种昂首的姿态/向天空挺进”。这哪里是写树,分明是写人生、人格的哲理。表达了一种在极端困难、饱受挫折的命运中的不屈不挠的人生姿态。在这表面浅显的诗句中,“小我”与“大我”、有限与无限、个人命运与家国情怀、现实情状与未来期许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交融,有着极大的艺术想象空间。

        再例举一首《绿蚂蚁》,这首诗也是当代儿童诗界颇有影响。

        一滴露水滴下来,一滴雨水落下来,

        奇怪的叶子会褪色,

        染绿黑蚂染绿黄蚂蚁,

        绿颜色洗不掉也擦不去。

        黄蚂蚁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赶出来。

        绿蚂蚁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赶出来。

        爬回绿叶子,爬上绿叶子,

        黄蚂蚁看看黑蚂蚁,黑蚂蚁看看黄蚂蚁,

        都很沉重都很感慨,

        想说点什么想做点什么,没说也没做。

        都成了绿蚂蚁觉得很亲近。

        一则童话故事?一则寓言故事?文字依然浅显,寓意分明深邃。

        两只蚂蚁,何其渺小?一滴雨水就能使它们改变颜色。却为什么竟然会相互看不顺眼?为什么会有“种族歧视”?岂不是特别可笑?

        两只形象异端,不再被家族接纳的绿蚂蚁,这个家族怎么了?丧失了对亲人基本的辨识能力,多么令人伤痛!这让我们想起如何辨别真伪、忠奸,如何对待亲人,怎么才能避免亲者痛仇者快的遗恨发生?

        两只小蚂蚁,或者更多的小蚂蚁,都变成绿蚂蚁了,突然就摒弃了恩怨情仇,放下了纠葛与立场,顿时觉得亲近了?

        你也成了绿蚂蚁,我也成了绿蚂蚁,就看着顺眼了,彼此能接受了?这又让我们想起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浸染过的一些人事……这是不是在批判一种沉沦,抑或是批判一种国民性?

        这首诗,正因为意象的新奇,而导致了哲思丰厚、无限阐释的可能性,丰富又博大。这样的诗,你说它是儿童诗当然不错,但是在它表面的温和下面,也藏着鲁迅先生的犀利。

        三、手法有独特个性,多以对话者视角来叙情阐意

        儿童诗家们各有表现手法上的独到之处,如有的长于比喻赋兴,有的善用意象表达,有的句式整齐,不一而足,因为这种兴味上的不同而形成了儿童诗家园摇曳多姿、百花盛开的景象。刘丙钧多以对话者视角来叙情阐意,形成了独特的视角和艺术风格。从总体上来,诗集名《写给女儿的诗》,就是一种与女儿对话的姿态。全书共六小辑,其中第五小辑《女儿,你听我说》不正是跟女儿对话吗?其实,其它各辑,虽是另外的命名方式,但大体上也都是在跟女儿对话。

        再具体到每一首短诗,也都是在进行心灵的对话。

        《命运•海——给一位十六岁的朋友》:“你说/不肯起锚出港的船/就不配叫作船/(你的轮椅车是不知疲倦的船/追求是你高高扬起的帆)//到海上去认识海/(海是无法想象的)/认识海上的风/认识每天都是崭新的太阳/(你的心也是太阳)”,这是在跟一位残疾少年进行对话。

        《唱给大自然母亲的歌》:“为了爸爸记忆中的小河,/为了妈妈梦中的蓝天,/为了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子孙,/就让我们/从清澈自己的目光开始/清澈小河,/就让我们/从擦拭自己的心灵开始/擦拭天空”。对话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这是与大自然母亲的对话,但却是多声部的,诗中有女儿,有爸爸,也有大自然,算是三方对话。

        《我们一天天长大》:“学会迈步,学会思索/我们选择着路/路也选择着我们/路不会是直的/脚步却不能歪斜”。这显而易见也是在跟女儿谈人生。“我们”一词,又显示出,诗人是在跟女儿和女儿们这一代人在进行集体对话。

        《祖国,我们的祖国》:“祖国,/就是孩子和妈妈的总和。/孩子的眼睛/是祖国的天空,/妈妈的呼吸是祖国的脉博;孩子的笑声/是春天的花蕾,/妈妈的乳汁是长江、黄河。”这里,尽显家国情怀,是女儿这一代人在跟祖国对话。

        四、锁定儿童诗读者对象,现童趣呈童贞的稚趣之作

        儿童诗的读者对象主要是儿童,必然要呈现童趣,否则何必非要叫儿童诗呢?当然,以成人的视角和语气写的儿童诗,也有一定的存在价值,而且这方面的诗作者也为数不少,但是两者相权,笔者更看重现童趣呈童贞的稚趣之作。《写给女儿的诗》显然有这方面的明显特色。

        《我和电子琴》:“手指在键盘上没精打采地散步/心却随风而去飘成流云/五线谱总像小蝌蚪游来游去/琴声里总掺进小麻雀的叽叽喳喳……真希望得一种对弹琴过敏的病/真希望爸爸就是发现这种病的医生/那样,爸爸就会把电子琴禁闭在琴盒里/那样,爸爸就会让我像小鸟飞出屋子”

        《谢谢你,春天》:“谢谢你揉开小河/冻僵的嘴巴/哗哗地唱起歌来/一枚枚快活的小鱼/游动成音符/谢谢你帮小树亮出/珍藏了许久的旗子/呼啦呼啦地绿了天空/绿了我们的眼睛”

        《太阳系》:“九颗行星是九个孩子,/太阳是个圆脸的阿姨。/他们在开运动会吧,/一颗行星站在一条跑道里。//跑了一圈又一圈,/还没分出高低。/到底谁能得个第一,/这可是个有趣的谜。”

        《给女儿之二》:“小鸟飞了/飞走的还有它快活的歌/小鸟听不懂你的问候/小鸟不理解你的真诚/小鸟有一段受惊的记忆”

        刘丙钧的诗集名为《写给女儿的诗》,在书里的“创作谈”中也详谈了他一直坚持给女儿慧慧写诗的经历。从慧慧的出生,到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各种学习、补习、娱乐,到带她外出旅游考察,再到成人,有自己的世界,刘丙钧一直坚持为女儿写诗,以一颗深沉的父爱之心守护慧慧。我同样是当父亲养女儿的人,我也曾经为女儿写过几首诗,但是却没有长期坚持,所以我感觉,慧慧是最诗意最幸福的一个女儿。同时,慧慧也是刘丙钧最成功的一首诗(“创作谈”里称“女儿,就是我的的一首诗”),她成人后当了律师,在电视节目中谈起父亲当年写给她的这些诗作时“潸然泪下,席间观众亦是动容”,因而带给“老爸可谓甚感欣慰”。当然,笔者理解,这本诗集也不止于写给女儿慧慧,而是代表着全天下的父亲,写给所有的慧慧们的,如此博大丰沛的爱,理当得到全天下女孩的喜欢。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在童贞稚趣中凸显家国情怀——浅读刘丙钧的儿童诗集《写给女儿的诗》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刘小平
      发布时间:2021-03-01

        知名儿童文学诗人、作家刘丙钧近日赠给我由现代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写给女儿的诗》,读后甚为欣喜。儿童诗相比成人诗,或者其他艺术门类,是一种“深入浅出”的艺术。儿童诗是写给童贞的孩子们阅读的,所以其诗作表面文字一般浅显易懂,但是殊不知,其文字背后的诗人却必须是丰厚的,往往有着五彩斑斓的人生经验,有着数十年积淀的文学阅历,有着深沉厚实的家国情怀。笔者以为主要有如下几方面的艺术特色。

        一是突破小情小趣局囿,凸显家国情怀

        如诗集中传播最广、入选选本最多的一首《妈妈的爱》:“有一个很热很热的夜晚,/我从梦中醒来,/妈妈正给我扇着扇子,水却湿透了她的衣裳。//啊,妈妈的爱是清凉的风。”然后“妈妈的爱是遮雨的伞”,“是滴落的泪”,“是责备的目光。”最后升华为“最爱的应该是祖国,/祖国是我们所有人的妈妈。”字面的确是浅显的,甚至都不用阐释,但是却能令我们由近而远的想到很多的事情。诗中的“妈妈”应该是一种象征,既实写生我养我的母亲,也象征着我们亲爱的祖国。就其象征意义而言,母亲“滴落的泪”,难道不可以联想到中国当代史上的不平等条约、火烧圆明园、遭受日本侵略等种种屈辱历史?“责备的目光”难道不能联想到在为中华民族崛起的征途上,我们尚存的种种慵懒、怠惰、失误,从而激起我们进一步的奉献与奋进?

        再如《深秋的对话》:“寒霜:住口!不许你再讲!/秋风:不许你再唱!/小草:我已不再发抖了,/谁也禁不住我歌唱。/我要唱,唱出心中的希望,/春风……春雨……春阳”小草本是弱小的,田坎、路边,随处可见,这不就是人民大众吗?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征程上,我们对外国列强的凌辱不屑一顾,我们挺起胸膛,勇往直前,且要大声歌唱。诗人在小草身上熔铸了自己炽热的感情,使小草的形象产生了催人泪下的艺术力量。

        二、透过适合儿童理解的意象,赋予哲思寓意的思辨取向

        《谁懂一棵树》:“可以弯曲/可以裸露疤痕/但你必须/以一种昂首的姿态/向天空挺进”。这哪里是写树,分明是写人生、人格的哲理。表达了一种在极端困难、饱受挫折的命运中的不屈不挠的人生姿态。在这表面浅显的诗句中,“小我”与“大我”、有限与无限、个人命运与家国情怀、现实情状与未来期许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交融,有着极大的艺术想象空间。

        再例举一首《绿蚂蚁》,这首诗也是当代儿童诗界颇有影响。

        一滴露水滴下来,一滴雨水落下来,

        奇怪的叶子会褪色,

        染绿黑蚂染绿黄蚂蚁,

        绿颜色洗不掉也擦不去。

        黄蚂蚁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赶出来。

        绿蚂蚁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赶出来。

        爬回绿叶子,爬上绿叶子,

        黄蚂蚁看看黑蚂蚁,黑蚂蚁看看黄蚂蚁,

        都很沉重都很感慨,

        想说点什么想做点什么,没说也没做。

        都成了绿蚂蚁觉得很亲近。

        一则童话故事?一则寓言故事?文字依然浅显,寓意分明深邃。

        两只蚂蚁,何其渺小?一滴雨水就能使它们改变颜色。却为什么竟然会相互看不顺眼?为什么会有“种族歧视”?岂不是特别可笑?

        两只形象异端,不再被家族接纳的绿蚂蚁,这个家族怎么了?丧失了对亲人基本的辨识能力,多么令人伤痛!这让我们想起如何辨别真伪、忠奸,如何对待亲人,怎么才能避免亲者痛仇者快的遗恨发生?

        两只小蚂蚁,或者更多的小蚂蚁,都变成绿蚂蚁了,突然就摒弃了恩怨情仇,放下了纠葛与立场,顿时觉得亲近了?

        你也成了绿蚂蚁,我也成了绿蚂蚁,就看着顺眼了,彼此能接受了?这又让我们想起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浸染过的一些人事……这是不是在批判一种沉沦,抑或是批判一种国民性?

        这首诗,正因为意象的新奇,而导致了哲思丰厚、无限阐释的可能性,丰富又博大。这样的诗,你说它是儿童诗当然不错,但是在它表面的温和下面,也藏着鲁迅先生的犀利。

        三、手法有独特个性,多以对话者视角来叙情阐意

        儿童诗家们各有表现手法上的独到之处,如有的长于比喻赋兴,有的善用意象表达,有的句式整齐,不一而足,因为这种兴味上的不同而形成了儿童诗家园摇曳多姿、百花盛开的景象。刘丙钧多以对话者视角来叙情阐意,形成了独特的视角和艺术风格。从总体上来,诗集名《写给女儿的诗》,就是一种与女儿对话的姿态。全书共六小辑,其中第五小辑《女儿,你听我说》不正是跟女儿对话吗?其实,其它各辑,虽是另外的命名方式,但大体上也都是在跟女儿对话。

        再具体到每一首短诗,也都是在进行心灵的对话。

        《命运•海——给一位十六岁的朋友》:“你说/不肯起锚出港的船/就不配叫作船/(你的轮椅车是不知疲倦的船/追求是你高高扬起的帆)//到海上去认识海/(海是无法想象的)/认识海上的风/认识每天都是崭新的太阳/(你的心也是太阳)”,这是在跟一位残疾少年进行对话。

        《唱给大自然母亲的歌》:“为了爸爸记忆中的小河,/为了妈妈梦中的蓝天,/为了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子孙,/就让我们/从清澈自己的目光开始/清澈小河,/就让我们/从擦拭自己的心灵开始/擦拭天空”。对话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这是与大自然母亲的对话,但却是多声部的,诗中有女儿,有爸爸,也有大自然,算是三方对话。

        《我们一天天长大》:“学会迈步,学会思索/我们选择着路/路也选择着我们/路不会是直的/脚步却不能歪斜”。这显而易见也是在跟女儿谈人生。“我们”一词,又显示出,诗人是在跟女儿和女儿们这一代人在进行集体对话。

        《祖国,我们的祖国》:“祖国,/就是孩子和妈妈的总和。/孩子的眼睛/是祖国的天空,/妈妈的呼吸是祖国的脉博;孩子的笑声/是春天的花蕾,/妈妈的乳汁是长江、黄河。”这里,尽显家国情怀,是女儿这一代人在跟祖国对话。

        四、锁定儿童诗读者对象,现童趣呈童贞的稚趣之作

        儿童诗的读者对象主要是儿童,必然要呈现童趣,否则何必非要叫儿童诗呢?当然,以成人的视角和语气写的儿童诗,也有一定的存在价值,而且这方面的诗作者也为数不少,但是两者相权,笔者更看重现童趣呈童贞的稚趣之作。《写给女儿的诗》显然有这方面的明显特色。

        《我和电子琴》:“手指在键盘上没精打采地散步/心却随风而去飘成流云/五线谱总像小蝌蚪游来游去/琴声里总掺进小麻雀的叽叽喳喳……真希望得一种对弹琴过敏的病/真希望爸爸就是发现这种病的医生/那样,爸爸就会把电子琴禁闭在琴盒里/那样,爸爸就会让我像小鸟飞出屋子”

        《谢谢你,春天》:“谢谢你揉开小河/冻僵的嘴巴/哗哗地唱起歌来/一枚枚快活的小鱼/游动成音符/谢谢你帮小树亮出/珍藏了许久的旗子/呼啦呼啦地绿了天空/绿了我们的眼睛”

        《太阳系》:“九颗行星是九个孩子,/太阳是个圆脸的阿姨。/他们在开运动会吧,/一颗行星站在一条跑道里。//跑了一圈又一圈,/还没分出高低。/到底谁能得个第一,/这可是个有趣的谜。”

        《给女儿之二》:“小鸟飞了/飞走的还有它快活的歌/小鸟听不懂你的问候/小鸟不理解你的真诚/小鸟有一段受惊的记忆”

        刘丙钧的诗集名为《写给女儿的诗》,在书里的“创作谈”中也详谈了他一直坚持给女儿慧慧写诗的经历。从慧慧的出生,到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各种学习、补习、娱乐,到带她外出旅游考察,再到成人,有自己的世界,刘丙钧一直坚持为女儿写诗,以一颗深沉的父爱之心守护慧慧。我同样是当父亲养女儿的人,我也曾经为女儿写过几首诗,但是却没有长期坚持,所以我感觉,慧慧是最诗意最幸福的一个女儿。同时,慧慧也是刘丙钧最成功的一首诗(“创作谈”里称“女儿,就是我的的一首诗”),她成人后当了律师,在电视节目中谈起父亲当年写给她的这些诗作时“潸然泪下,席间观众亦是动容”,因而带给“老爸可谓甚感欣慰”。当然,笔者理解,这本诗集也不止于写给女儿慧慧,而是代表着全天下的父亲,写给所有的慧慧们的,如此博大丰沛的爱,理当得到全天下女孩的喜欢。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