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进行时 > 动态信息 >

      对话作家李修文:“写给《十送红军》的一封回信”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21-03-25    作者:任姗姗


       

       

      “写给《十送红军》的一封回信”

      ——对话电视剧《十送红军》编剧、作家李修文

       

      记者:《十送红军》在革命歌曲之外,有着更具时代感、丰富性的艺术面貌。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献礼剧《十送红军》热播引发各方关注,直到今天在各大视频网站上仍是高分热评剧。为了创作剧本,您当年重走长征路,在无名烈士墓前找到了讲述长征的切入口。有哪些感受至今依然记忆深刻?

       

      李修文:最深的感受,是一种深入史实内部的亲历感。读懂长征要回归历史材料,也要回归充满细节的历史现场,唯有重走长征路,我才能将创作作为一条纽带,一头连接着今天,一头连接着昨天。我以为,越是书写宏大历史,越要在美学感受上与今日贯通。

      确实,我在长征路上的无名烈士墓前感受最深,这些牺牲的无名战士让我感受到:长征精神体现在指挥部、战壕里,体现在千千万万笃信革命、紧跟党的战士们的身上。正因为如此,我建立了书写无名战士的创作主基调。

       

      记者:同样讲述长征,同为“十送红军”,电视剧与歌曲在精神脉络上有哪些共通之处?

       

      李修文:《十送红军》这首歌,旋律优美,情深意长,几代中国人耳熟能详。它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叙事角度。与众多歌颂红军的歌曲不同,它以普通百姓的送别视角展开,将革命战士的奋战苦行与众多日常生活场景紧紧联系在一起。它生动阐释: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所以,在电视剧《十送红军》创作中,我的头顶一直高悬着一个无名战士之父老的视角,我想要代替无名战士写一封长信,告诉家乡父老,那些战士们是在何时何地又因为什么样的理想选择了牺牲。某种程度上,电视剧《十送红军》是写给歌曲《十送红军》的一封回信。

       


      电视剧《十送红军》剧照

       

      记者:电视剧《十送红军》以红军战士为主角,浓墨重彩谱写了一曲革命英雄主义的理想信仰之歌。荧屏上的抛头颅洒热血,深深感染了观众。近年来,众多影视作品追求“以小见大”的讲述,如何写出平凡中的伟大?

       

      李修文:在宏大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往往能看见那些起到关键作用的小人物与小事件,“大”往往根植在“小”中,但我们要尤其关注“大”,这个“大”,往往关乎根本认识和创作原则。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当代性非常重要,但不能为了让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就简单化甚至矮化革命者的信仰与牺牲的本质,也绝不能过度传奇化。这一认识,也是我写作过程中时刻秉持的原则。

       

      记者:电视剧《十送红军》对“长征”主题进行了富有新意的开掘,庆祝建党百年的献礼剧《百炼成钢》中,您再次执笔有关长征的故事。长征故事和长征精神,为什么持续激发您的创作欲?

       

      李修文:就我采访和翻阅历史资料得来的滋养而言,电视剧《十送红军》里的10个故事可能还不及1/10,还有太多故事让我深受感动,希望我有更多机会写出它们。

      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长征主题是富矿。那么多战士,那么多颗心,那么多在战争中被淬炼的灵魂,提醒着今天的创作者:经典题材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它们在任何时代都有重新表现的路径和可能。审美随时代不断变化,但这绝不能使经典题材的魅力减弱,相反,时代审美被经典题材激荡,才给了我们写出优秀之作的更多可能。

       

      记者:今年我们庆祝建党百年,也迎来长征胜利85周年。85年来,长征主题持续被文艺创作者发掘阐释,红色经典层出不穷。今天我们再来讲长征故事,如何赋予其更多时代感,赢得更多受众?

       

      李修文:长征题材就在那里,它本身已经足够丰富和精彩。单从戏剧上来说,它的时代感从没有欠缺过,时刻等待和今日生活的水乳交融。长征题材的创作一定会历久弥新。

      今天我们的创作者绝不能单纯站在戏剧的内部看待历史,而是要首先建立对历史的正确认识。革命因何而必然发生?革命者因何而成为有信仰的战士?战士们又因何而奋斗与牺牲?增强时代感,绝不能以历史感和正确价值的减弱为代价。

      红色经典早已深藏在我们的记忆中,也在许多时候成为我们创作的起点。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剧团附近,经常看见演员们排练红色经典作品,《十送红军》这首歌正是在那时被我熟知。大概也是从那时起,我有了初步的认识:唯有展现严正而充沛的美学,我们的作品才能真正匹配那些战士们的灵魂。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也是一场战斗,要持续进行自我的革命。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对话作家李修文:“写给《十送红军》的一封回信”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任姗姗
      发布时间:2021-03-25


       

       

      “写给《十送红军》的一封回信”

      ——对话电视剧《十送红军》编剧、作家李修文

       

      记者:《十送红军》在革命歌曲之外,有着更具时代感、丰富性的艺术面貌。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献礼剧《十送红军》热播引发各方关注,直到今天在各大视频网站上仍是高分热评剧。为了创作剧本,您当年重走长征路,在无名烈士墓前找到了讲述长征的切入口。有哪些感受至今依然记忆深刻?

       

      李修文:最深的感受,是一种深入史实内部的亲历感。读懂长征要回归历史材料,也要回归充满细节的历史现场,唯有重走长征路,我才能将创作作为一条纽带,一头连接着今天,一头连接着昨天。我以为,越是书写宏大历史,越要在美学感受上与今日贯通。

      确实,我在长征路上的无名烈士墓前感受最深,这些牺牲的无名战士让我感受到:长征精神体现在指挥部、战壕里,体现在千千万万笃信革命、紧跟党的战士们的身上。正因为如此,我建立了书写无名战士的创作主基调。

       

      记者:同样讲述长征,同为“十送红军”,电视剧与歌曲在精神脉络上有哪些共通之处?

       

      李修文:《十送红军》这首歌,旋律优美,情深意长,几代中国人耳熟能详。它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叙事角度。与众多歌颂红军的歌曲不同,它以普通百姓的送别视角展开,将革命战士的奋战苦行与众多日常生活场景紧紧联系在一起。它生动阐释: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所以,在电视剧《十送红军》创作中,我的头顶一直高悬着一个无名战士之父老的视角,我想要代替无名战士写一封长信,告诉家乡父老,那些战士们是在何时何地又因为什么样的理想选择了牺牲。某种程度上,电视剧《十送红军》是写给歌曲《十送红军》的一封回信。

       


      电视剧《十送红军》剧照

       

      记者:电视剧《十送红军》以红军战士为主角,浓墨重彩谱写了一曲革命英雄主义的理想信仰之歌。荧屏上的抛头颅洒热血,深深感染了观众。近年来,众多影视作品追求“以小见大”的讲述,如何写出平凡中的伟大?

       

      李修文:在宏大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往往能看见那些起到关键作用的小人物与小事件,“大”往往根植在“小”中,但我们要尤其关注“大”,这个“大”,往往关乎根本认识和创作原则。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当代性非常重要,但不能为了让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就简单化甚至矮化革命者的信仰与牺牲的本质,也绝不能过度传奇化。这一认识,也是我写作过程中时刻秉持的原则。

       

      记者:电视剧《十送红军》对“长征”主题进行了富有新意的开掘,庆祝建党百年的献礼剧《百炼成钢》中,您再次执笔有关长征的故事。长征故事和长征精神,为什么持续激发您的创作欲?

       

      李修文:就我采访和翻阅历史资料得来的滋养而言,电视剧《十送红军》里的10个故事可能还不及1/10,还有太多故事让我深受感动,希望我有更多机会写出它们。

      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长征主题是富矿。那么多战士,那么多颗心,那么多在战争中被淬炼的灵魂,提醒着今天的创作者:经典题材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它们在任何时代都有重新表现的路径和可能。审美随时代不断变化,但这绝不能使经典题材的魅力减弱,相反,时代审美被经典题材激荡,才给了我们写出优秀之作的更多可能。

       

      记者:今年我们庆祝建党百年,也迎来长征胜利85周年。85年来,长征主题持续被文艺创作者发掘阐释,红色经典层出不穷。今天我们再来讲长征故事,如何赋予其更多时代感,赢得更多受众?

       

      李修文:长征题材就在那里,它本身已经足够丰富和精彩。单从戏剧上来说,它的时代感从没有欠缺过,时刻等待和今日生活的水乳交融。长征题材的创作一定会历久弥新。

      今天我们的创作者绝不能单纯站在戏剧的内部看待历史,而是要首先建立对历史的正确认识。革命因何而必然发生?革命者因何而成为有信仰的战士?战士们又因何而奋斗与牺牲?增强时代感,绝不能以历史感和正确价值的减弱为代价。

      红色经典早已深藏在我们的记忆中,也在许多时候成为我们创作的起点。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剧团附近,经常看见演员们排练红色经典作品,《十送红军》这首歌正是在那时被我熟知。大概也是从那时起,我有了初步的认识:唯有展现严正而充沛的美学,我们的作品才能真正匹配那些战士们的灵魂。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也是一场战斗,要持续进行自我的革命。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