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走失的鱼卵 (刊载于《黄河文学》2021年第一期)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1-04-07    作者:崔迎春

        

         1998年抗洪时,在街边捡到过活鱼;这几天,范家渊公园也有不少人抓鱼。家鱼塘的水漫了,鱼跑出来,成了大家的鱼,几家欢喜几家愁吧。

         爱人说不喜欢吃鱼,小时见得多,到处都是;猪肉才香,一月一斤的计划。于他说的,我倒是很神往。

         夫家最早住堤上,茅草屋,门前支个摊子,卖包子馒头。那个位置叫盐卡,运输交易盐的官船码头。往来商贾、官员、挑夫络绎不绝。江里小火轮、大洋船、木帆船,往来穿梭。比这热闹的还有水里的鱼,那时长江是黄的,滚滚东流,每到雨季浩浩荡荡。几米长的中华鲟司空见惯,江猪子也如下饺子,成群结队在水里翻滚。江猪子,土话,江豚之意,黑灰色,比海豚小,类似猪的样貌体重。圆滚滚,滑腻腻,皮脂富有弹性,憨憨的,非常可爱。通常五六个,七八个,导弹样弹射翻越高空,优美而富有活力。因为多,机帆船的螺旋桨常把江猪子打得血肉模糊。村民捞起来吃,肉白白的,像猪肉。

         上世纪30年代,公婆尚小,处少年时光,堤上有洋人有租界。而江豚的盛景,持续到上世纪70代末,依稀看得见在江面飞舞。

         1931年发大水,水漫过大堤,冲了一个大坑,三平方公里是有的。洪水退后,成为湖泊,水并不太深,但可淹死人,俗称冲坑。每至春季,雨水丰沛,岸边长草。草叫绊根草,你缠我绕,纠结着往水中蔓延。老根衍新根,新根变旧根,再长新根,一层覆一层,年复一年,有一尺多厚。人可以在上面走,颤悠悠。小孩没问题,站着不动草会下沉;体积大的大人或腿脚不利索的,得拄根棍试着前行。湖心有鱼,数不清的鱼,草下也藏鱼。因水质好,那些鱼,一清二楚。那时捕鱼,可用捡来形容。南方潮湿,空气中水分子充盈,这样的塘非梭罗瓦尔登湖的金沙明净,但鱼的能见度,如出一辙。

         1940年日本兵来时,追赶抗日游击队员和民众。婆母他们踩着草皮,往芦苇荡跑。菰蒲无边,一片汪洋,一入便不见了。日本兵在后面放枪,想过去搜。结果纷纷落水,淹死不少,实乃不熟悉地理情况所致。

        二

        冲坑在后来的几十年中,成为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财富。捕鱼的方法很多。少年取鱼,一般背个圆柱形细长竹篓,带子多为废弃的皮带,也有篾编的,斜挎肩上。口子用套袖或剪断的袜桩转圈缝上,鱼和青蛙放进去,便不会跳出来。手里拿叉,像少年闰土样,看见猎物,奋力插住。叉是自己做的,削根竹竿,把自行车换下来的钢丝夹断磨尖,用钳子拧在一起。至于几个齿,看需要,杆的长短也是。一把完美的鱼叉诞生后,齿愈用愈亮,愈顺手。一杆叉便是一个少年全部的武器与渔猎梦想。

        湿漉漉的夏夜,雾气沼沼,蛙声如潮,正是鱼肥之时。几个少年穿着套鞋,嬉笑打闹着往冲坑去。手里白铁皮电筒的光亮耀着寂静河岸,影影绰绰的树木,也晃着脚下潮湿长满荒草的小径。沉睡的荷香混合草腥气,弥漫在渔火闪耀的夜晚。电筒一般两节三节,谁的五节,会引起羡慕或嫉妒。到了冲坑,分头寻觅。夏季多雨,水漫过草皮,很多鱼上来觅食。青蛙一叉一个准;鱼就太多了,运气好时,叉到过一二十斤重的黑鱼。一柱光打过去,鱼儿在安眠,一动不动。黑黑的脊背,闪着细碎花纹,肉墩墩盘在那。一叉下去,任它拼命扭动,就是不松手。有时连杆带人一起卷走;杆若脱手,拼命追也追不上。直到鱼甩掉杆,遁入深处,水面洇散大片血雾。黑鱼迅捷,一飙四五米远。

         白天也去,摸几个虾,捉两尾鱼,再正常不过。水乡里的人,糊口不成问题。遇到过蛇,在草丛里嗖嗖嗖,像弯曲的剑,有时突然立在小路,和少年比高,少年们撒腿就跑。也踩到过青蛇彪,即竹叶青,粗粗的,软软的,魂都吓掉。所以得穿雨鞋。也有胆大的,几个人扯一条蛇,或打死后踢一脚。蛇吃青蛙老鼠,那时很多,不存在生存危机。

         也可以找块喜欢的草皮,挖个坑,脸盆大小,类似凿冰取鱼。见水后,把线垂下去,线拴钩,钩上挂蚯蚓、青蛙。不一会就有鱼咬钩,一提很沉,便有了。一条条扯上来了,草鱼、青鲩、鲤鱼不一而足。装满一篓后,结伴而归。空气里满是隆重的喜悦,真有“一路教你看青山”的好心情。进堂屋,倒进木盆养起来,再美美睡上一觉,天就亮了。

        也有人在湖中心或草皮空当处,放个木盆。人坐里面,两手划水,往前移。用手摸或用叉插,捕的鱼放入盆中。因木盆喜欢在水里打转,故叫磨盆。这是个技术活,得有足够经验掌控好方向与平衡。

         还可以在岸边或草丛里放蹦钩子。月夜清辉十分,把竹竿插入泥土,用石头固定好。杆尖吊尼龙线,鱼钩挂在土蛤蟆尾部,杆颤巍巍,土蛤蟆依旧是活的,在水面一蹦一蹦,所以叫蹦钩子。弄好这些,人就可以走了,第二天一早来收杆,一般不会失望。小土蛤蟆是黑鱼的饵,若想抓鳝鱼或其他鱼种,得用蚯蚓做料。泥鳅、鳝鱼多藏于高苞根部。鳝鱼的力量大,挣扎时,周围的草扑倒一片。至于夜间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大战,梦乡里的人并不知道。

        人是残忍的,动物也是,你吃我,我吃你,多半死于诱惑。想捕获,就要下饵。人类的进程也不例外,但那时有完美的生物链条。

        三

        冲坑岸边茂盛着冲天草、芦苇、高苞等植物。野生高苞,细,一般不能吃,长心子时才能吃。高苞秆、芦苇秆都是柴。婆母年轻时,常在齐腰深的水里砍柴,推着鸡公车,也就是独轮车,送至江边造纸厂换钱。鸡公车,没轴承,卯榫结构,推起来,木头和木头间,发出“咯叽咯叽”的声音,像公鸡叫,故叫鸡公车。太爷太奶死后,盐码头没落,包子铺关张。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鱼塘成为活命的根本。婆母每日早起挎个篮子出门,篮里放块磨刀石。砍柴时,刀钝了,就水一镗,也算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收工时,篮子往水里一顺,就是半筐鲫鱼。婆母熟知环境,哪里有鱼窝子,一目了然。

         鲫鱼弄回来后,煮一大锅,白白的汤,鲜得很。不放什么作料,有盐即可。汤里打上十几个新鲜的绿壳鸭蛋,撒把葱花,便是十足美味。那时夫家养鸭子,二十多只,赶到水边吃螺丝、微生物、小鱼小虾。一个个肥坨坨,扭着屁股,胖得走不动路。后来割资本主义尾巴,吃大锅饭,要没收,不得不弄到八层楼菜场去卖。那个年代购物凭票,几乎没得卖。买菜的打围,一两元一只,顾得这头,顾不了那头,有的收钱,有的没收钱。卖了二十多元钱,算笔不小的数目。

        婆母也捡乌龟。那时乌龟常见,不是什么稀罕物,也没多少人吃。路上、沟边、草丛,到处都有。婆母边走边捡,一捡就是一篮子。回来,倒进缸里养起来。吃时杀几个,切半个冬瓜煨上,灶间咕嘟嘟冒着热气,香味四溢。若谁家小孩尿床,插一只伸进红红的灶膛,烤得滋啦啦香。或把乌龟洗净,掐根荷叶包好,外面裹层黄泥巴,埋在闪着火星的余烬里。熟后,扒出来,层层剥开,撒点盐即可。据说治遗尿症很灵验。乌龟肉味甘性温,益气补肾,属民间秘方,一代代人的智慧和经验。河蟹,都不大,常在岸边找东西吃,碰到也会捡回来,蒸着吃。

        因大自然无私的馈赠,爱人几姊妹即便在艰苦岁月,也不曾饿着,个个身体长得好。粮食紧张那年月,有位五七干校的干部下放到农科所,和公爹脾味相投。公爹收留了他,弄些房前屋后的竹笋、鱼虾给他吃,算是渡过难关,且保持多年友谊。鱼虾情吧,因为有,只要勤劳,便会获得。

        到了秋天,天地清明,空气一寸寸剔透。水退后,鱼极为平静安详,在水底偷偷贴膘,也是捕鱼的好时节。冬季,鱼休养生息,进入迟缓期。那些年冷,常封河,与北方样,在上面溜冰,凿洞取鱼。一到春天,疏雨香意,新一轮蓬勃又开始了。

        四

         上世纪六十年代,婆母用砍柴的钱,准备在肖家巷建座屋。肖家巷是老巷,原来住着肖姓大地主。隔着一道堤,便是生意兴隆的盐卡码头,故很富。巷口有棵两人合抱的银杏树,上千年是有的。秋风一起,金叶簌簌,美而壮观。树上挂口大钟,上工收工全靠它,铛铛传得很远,有点晨钟暮鼓的味道。不远处有庙有祠堂,几座青砖黑瓦的肖家祖宅立于路边。后来随时间推移而远遁,连古树根都被挖了出来。

        婆家最早堤上的草房颇精致,砍下的圆竹滚上搓好的草绳,一根根码整齐,打上夹板,抹泥灰、牛粪做墙;檩子房梁上铺竹板,再盖一层层茅草。冬暖夏凉,通风透气,材料多为竹、木。牛粪里因有没消化掉的一节节草梗,故抹墙牢,并有淡淡草香气。

        建瓦房要打夯,打夯要取泥,找土好的位置挖。挖后留下大坑,下雨积水成塘。塘不大,在家附近,没人管。雨露滋养,日久年深,水愈清,堪比丽江。水草摇摇摆摆,虾子成群结队出没,没人放鱼苗,各式各样的鱼雨后春笋般畅游其中。

         有种虾透明,肚子发亮,像萤火虫。暗夜里,显得格外温柔动人。还有种红底黄花小鱼,美丽极了,脊背的刺一览无余。这些稀奇古怪奇妙的鱼虾从哪儿来,是个谜。爱人的看法较靠谱,说,还是江里的鱼。亿万年的长江,亿万年的长江流域,几万年泽国,没人类时,便是鱼鳖的故乡。水退了涨,涨了退,那些鱼卵层层叠叠埋在土中。即便现在,荆州仍属低洼地,头上悬着长江。只要雨季,长江涨水,漫过大堤,城市乡村就成了大鱼塘。低处被填满,成为大大小小的湖泊,千湖之省便是这样来的。一旦遇水,埋在地下的鱼卵就会像种子样复活。所以民间有“千年草籽,万年鱼卵”的说法。那些鱼卵在土里等待机会,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便会形成生命个体,比人的生命意识还顽强。听着很感动,鱼,同样可以种在地下,每一个游走的鱼卵,都是深眠不屈的呼吸。等待苏醒,成为生命物种新鲜的链条。

        这个鱼塘,也成为聚宝盆,吃鱼,用竹筲箕去撮。小鱼小虾,五花八门,一撮半筲箕。小鲫鱼、小刁子、小尖嘴鱼数不胜数。不知名称的,用土话代替,蓝猛子,非常小,不到一寸,吃微生物,透明,只看见两只眼睛和尾部的肠子。广皮鱼有一拃长,鳞厚五彩,却很丑。土憨巴也是,它们吃蓝猛子,而鲢鱼一口就能将它们喝进肚。

        大自然安排好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有这样,自然界才能平衡,动物间相互依存吞噬。

         逮到大鱼,去鳞剔骨剁绒,打鱼糕、炸鱼圆子;或切丝,汆鱼圆子汤,都是天然美味,绝好的滋补食物。

        五

         肖家巷有古井,井水有硝,属硬水,煮出的茶浮层白色粉末。在没自来水的年代,吃水依旧去新河挑。新河离家近,人工渠,抗旱用。仍是长江的水,通过闸门放进来。居民吃水、洗衣、刷马桶、牛饮水、鸭鹅凫水都在那。初听,有点不洁净。其实不然,水是流动的,清亮得很。绿油油的水草藏虾,除鲫鱼,还有鸭嘴兽鱼、鲶鱼、黄骨、肥头子鱼等。夏日,少年们赤条条下水游泳,不知道鲈鱼有刺,用手去抓,经常弄得血淋淋的。上岸,屁股大腿经常挂两三条水蛭,也就是蚂蟥。吓得用手掸,掸不掉,使劲拉,血往外直冒。蚂蟥的嘴像吸盘,内藏一圈看不见的牙齿,能释放麻醉剂,靠吸食动物和人的血存活。它们喜洁,挑水域,能代表水质的清洁度。

         我结婚时,已九十年代,新河还在,现在也在。但没去过,只听说婆母常在那漂洗。真正看到新河,是今年四月份,疫情基本结束。婆母已走了近三十年,老屋也拆了近十年。光阴太快,所有房屋和圆门洞已荡然无存。除了荒草,狗尾巴花,还是荒草和狗尾巴花。土干得要命。爱人指着一条黑乎乎的河,告诉我,那便是新河。又腥又臭,翻滚着浓稠的黑浪。昔日鱼虾见底,摇曳多姿的清澈河水早已不见。附近小区的生活污水全部排进来,成为藏污纳垢之所。这条河流入西干渠,西干渠是这座城市的重要内河,唯一一条排水通道。曾被称作龙须沟,一再治理,出现过“红水”和“墨汁”现象。鱼很难存活。工业废水、居民排污都是祸首。这条长90公里,途经很多地方的西干渠流入监利总渠,再转入长江。万水归源,长江的水最后倾入大海,环环相扣。而长江的水,又是我们活命保命的根本。古时,因水临江而居,码头文化得以崛起;现今我们喝着自己制造的垃圾水,有毒水,污染的还是自己。

         长江鱼类的减少,和过去肆无忌惮的捕捉,电网打捞有关,更与水质有关。各个层面的原因都有,还有回溯问题。春季时,看见一车车往江里投放鱼苗,以维持生态平衡,也只是一些经济鱼,鲤鱼、鲫鱼、青鱼、草鱼、鳊鱼。像考古专家在三峡卜庄河人类遗址,发现的两米长的草鱼椎骨;长至1000多斤的中华鲟的盛景很难再现。

        人类文明向前蠕动时,自然文明却在坍塌。过去的大自然,尽管你死我活,却是蓬勃健康的。现在的毁灭却是灾难性的。胭脂鱼、花鲈很难见,鳗鲡、鲥鱼踪迹难觅,水中美人白鳍豚成为绝唱,江豚也在步其后尘。土憨巴菜场已卖到近百元一斤。抢救势在必行,投巨资,建实验基地,培养鱼种,倾入科研人员。我们平日看到的鱼,多半处于幼年期,再精心呵护,也难免夭折。所以古书上说的,鱼鳖像房子那样大,我是相信的,有好的生存环境,必然长寿。

        也许有一天,人类对有些鱼的记忆,会越来越淡,像听远古神话,靠图样解说。

        六

         每至周末,常去乡里看水看鱼。真的很失望,西干渠还是那么黑,浑浊浓稠,像污了的血液。不仅没了鱼,杂草都没有。非常难过,真担心有一天它累了,会流不动。西干渠的一条支流原本常有人垂钓,现今一个人都没有。水是三色水,上面一层黄,中间一层蓝,底下一层白,沉淀物根据比重布局,像实验室。那些鱼很可怜,进化得极为顽强,因水下有毒,便浮在上面。只要有一点点清水,便孩子般欢实得不得了,它们太向往纯洁了。鳝鱼也是,宁可匐在岸边草地吃点露水,也不愿意扎进去。有人抓,立马挣脱,潜进去,又迅速浮起。野生鱼越来越少,孤单单的小鱼鹰子,蹲在石矶上,无物可吃。

         不知道这些鱼能坚持多久。纯洁,人类鱼类共同追求的至高目标。

        岸上常有捞浮萍和背壶沿堤坡打药之人。网兜样瓢子伸到水里,一瓢子一瓢子往上舀。我搭赸问,每年都捞吗?一个黑瘦,满脸沟壑的师傅粗声大气道,捞什么捞,过去再厚,鱼唰唰就吃完了,现在谁吃!我说捞了还长吗?咋不长,天天长,几天就厚厚一层,再捞再长,费时费力,师傅边低头干活,边叹气。我笑道,那您就代替鱼了!他一听,竟扑哧笑了。

        大自然是忧伤的,鱼的减少,让生物链条断掉一环。人顶上,又能顶到何时!

        另一个脸晒得油光的师傅说,过去哪打什么除草剂,现今整治环境,为美化。人工草坪越来越多,要养护,就要打药。打了又如何,成片野草枯死,无根盘结,下雨滑坡。

        举目看了看,河岸光秃秃的。

        那个冲坑什么时候没的,我并不知道。见到时,便是一片银白沙滩。也许为灭螺,杜绝血吸虫,或许怕影响大堤的坚固,总之从江里抽沙填平了。现在被化工厂征用,建了厂房。大自然在一点点萎缩,物种也在慢慢消失。

        去年,应邀参加文旅区有关楚市水街设计的会议,参观时,投资几千万的芈月桥荒在那。据说施工中,陆陆续续震死珍贵中华鲟成年鱼36尾。中华鲟养殖基地在路边,与之一墙之隔。这是件难事,基地搬走要几千万。停工,损失也大。不知道最后咋解决的。可见国家在这方面投资力度足够大。可水呢,没有优质的水源,大自然的历练,这些鱼还是温室的娇宝宝。

        上世纪九十年代,吃过中华鲟,肉硬。也吃过江里打上来十几斤的黄鱼,即诗经里的鳣鱼。肉质粗糙,老,实在没什么吃头。真正鲜嫩的还是湖里的鱼,猎奇没必要。

         鱼是有灵性的,人类的存在,其实也是另一种鱼的存在。

         河流粘稠,就像我们的毛细血管拥堵,势必影响全身。 污染的不仅仅是水,还有土,水田同样受到化肥、农药侵害。那些上万年的鱼卵,也许永无再生之机。破坏治理,治理破坏,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青山绿水,绝非表面的青山绿水,而是化学残留物和垃圾输出量的减少,固体垃圾,液体垃圾;民用垃圾,工业垃圾。及每个人环保意识的觉醒。

         城市再美,如果垃圾量没减少,仍存放在地球某一处,依旧是隐患。所以环保之路很长,绝非建一个街心花园,一个绿化带,所能体现的。那只是市政建设,人类居住环境的改善。

         人总把江河定义为人的江河,称作母亲,实是所有物种的母亲。就像动植物都是土地的孩子,都有情感、思维。人类之所以优于别的孩子,是因为团结,有了协作能力,掌握了生产工具。越是强大,越要友爱自然界的兄弟姊妹,方能体现人类教养。

        又似少年取鱼,给自己下了最大的饵。

        “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说的是黄河,不妨代指长江,怎奈诗经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地下鱼种若何?真的不知道。很痛心,但愿自然还是自然,鱼卵能够复活,也必须作为一种梦想,并付诸行动。

         打完此篇,刷朋友圈,看到一个好消息。荆州摄影家文君,竟然在三峡库区拍到一家三口江豚,圆溜溜,黑黑的脑袋,一对父母带着孩子在水里嬉戏。可爱极了,真是开心之事,期待所有鱼类的回归和春暖花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走失的鱼卵 (刊载于《黄河文学》2021年第一期)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崔迎春
      发布时间:2021-04-07

        

         1998年抗洪时,在街边捡到过活鱼;这几天,范家渊公园也有不少人抓鱼。家鱼塘的水漫了,鱼跑出来,成了大家的鱼,几家欢喜几家愁吧。

         爱人说不喜欢吃鱼,小时见得多,到处都是;猪肉才香,一月一斤的计划。于他说的,我倒是很神往。

         夫家最早住堤上,茅草屋,门前支个摊子,卖包子馒头。那个位置叫盐卡,运输交易盐的官船码头。往来商贾、官员、挑夫络绎不绝。江里小火轮、大洋船、木帆船,往来穿梭。比这热闹的还有水里的鱼,那时长江是黄的,滚滚东流,每到雨季浩浩荡荡。几米长的中华鲟司空见惯,江猪子也如下饺子,成群结队在水里翻滚。江猪子,土话,江豚之意,黑灰色,比海豚小,类似猪的样貌体重。圆滚滚,滑腻腻,皮脂富有弹性,憨憨的,非常可爱。通常五六个,七八个,导弹样弹射翻越高空,优美而富有活力。因为多,机帆船的螺旋桨常把江猪子打得血肉模糊。村民捞起来吃,肉白白的,像猪肉。

         上世纪30年代,公婆尚小,处少年时光,堤上有洋人有租界。而江豚的盛景,持续到上世纪70代末,依稀看得见在江面飞舞。

         1931年发大水,水漫过大堤,冲了一个大坑,三平方公里是有的。洪水退后,成为湖泊,水并不太深,但可淹死人,俗称冲坑。每至春季,雨水丰沛,岸边长草。草叫绊根草,你缠我绕,纠结着往水中蔓延。老根衍新根,新根变旧根,再长新根,一层覆一层,年复一年,有一尺多厚。人可以在上面走,颤悠悠。小孩没问题,站着不动草会下沉;体积大的大人或腿脚不利索的,得拄根棍试着前行。湖心有鱼,数不清的鱼,草下也藏鱼。因水质好,那些鱼,一清二楚。那时捕鱼,可用捡来形容。南方潮湿,空气中水分子充盈,这样的塘非梭罗瓦尔登湖的金沙明净,但鱼的能见度,如出一辙。

         1940年日本兵来时,追赶抗日游击队员和民众。婆母他们踩着草皮,往芦苇荡跑。菰蒲无边,一片汪洋,一入便不见了。日本兵在后面放枪,想过去搜。结果纷纷落水,淹死不少,实乃不熟悉地理情况所致。

        二

        冲坑在后来的几十年中,成为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财富。捕鱼的方法很多。少年取鱼,一般背个圆柱形细长竹篓,带子多为废弃的皮带,也有篾编的,斜挎肩上。口子用套袖或剪断的袜桩转圈缝上,鱼和青蛙放进去,便不会跳出来。手里拿叉,像少年闰土样,看见猎物,奋力插住。叉是自己做的,削根竹竿,把自行车换下来的钢丝夹断磨尖,用钳子拧在一起。至于几个齿,看需要,杆的长短也是。一把完美的鱼叉诞生后,齿愈用愈亮,愈顺手。一杆叉便是一个少年全部的武器与渔猎梦想。

        湿漉漉的夏夜,雾气沼沼,蛙声如潮,正是鱼肥之时。几个少年穿着套鞋,嬉笑打闹着往冲坑去。手里白铁皮电筒的光亮耀着寂静河岸,影影绰绰的树木,也晃着脚下潮湿长满荒草的小径。沉睡的荷香混合草腥气,弥漫在渔火闪耀的夜晚。电筒一般两节三节,谁的五节,会引起羡慕或嫉妒。到了冲坑,分头寻觅。夏季多雨,水漫过草皮,很多鱼上来觅食。青蛙一叉一个准;鱼就太多了,运气好时,叉到过一二十斤重的黑鱼。一柱光打过去,鱼儿在安眠,一动不动。黑黑的脊背,闪着细碎花纹,肉墩墩盘在那。一叉下去,任它拼命扭动,就是不松手。有时连杆带人一起卷走;杆若脱手,拼命追也追不上。直到鱼甩掉杆,遁入深处,水面洇散大片血雾。黑鱼迅捷,一飙四五米远。

         白天也去,摸几个虾,捉两尾鱼,再正常不过。水乡里的人,糊口不成问题。遇到过蛇,在草丛里嗖嗖嗖,像弯曲的剑,有时突然立在小路,和少年比高,少年们撒腿就跑。也踩到过青蛇彪,即竹叶青,粗粗的,软软的,魂都吓掉。所以得穿雨鞋。也有胆大的,几个人扯一条蛇,或打死后踢一脚。蛇吃青蛙老鼠,那时很多,不存在生存危机。

         也可以找块喜欢的草皮,挖个坑,脸盆大小,类似凿冰取鱼。见水后,把线垂下去,线拴钩,钩上挂蚯蚓、青蛙。不一会就有鱼咬钩,一提很沉,便有了。一条条扯上来了,草鱼、青鲩、鲤鱼不一而足。装满一篓后,结伴而归。空气里满是隆重的喜悦,真有“一路教你看青山”的好心情。进堂屋,倒进木盆养起来,再美美睡上一觉,天就亮了。

        也有人在湖中心或草皮空当处,放个木盆。人坐里面,两手划水,往前移。用手摸或用叉插,捕的鱼放入盆中。因木盆喜欢在水里打转,故叫磨盆。这是个技术活,得有足够经验掌控好方向与平衡。

         还可以在岸边或草丛里放蹦钩子。月夜清辉十分,把竹竿插入泥土,用石头固定好。杆尖吊尼龙线,鱼钩挂在土蛤蟆尾部,杆颤巍巍,土蛤蟆依旧是活的,在水面一蹦一蹦,所以叫蹦钩子。弄好这些,人就可以走了,第二天一早来收杆,一般不会失望。小土蛤蟆是黑鱼的饵,若想抓鳝鱼或其他鱼种,得用蚯蚓做料。泥鳅、鳝鱼多藏于高苞根部。鳝鱼的力量大,挣扎时,周围的草扑倒一片。至于夜间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大战,梦乡里的人并不知道。

        人是残忍的,动物也是,你吃我,我吃你,多半死于诱惑。想捕获,就要下饵。人类的进程也不例外,但那时有完美的生物链条。

        三

        冲坑岸边茂盛着冲天草、芦苇、高苞等植物。野生高苞,细,一般不能吃,长心子时才能吃。高苞秆、芦苇秆都是柴。婆母年轻时,常在齐腰深的水里砍柴,推着鸡公车,也就是独轮车,送至江边造纸厂换钱。鸡公车,没轴承,卯榫结构,推起来,木头和木头间,发出“咯叽咯叽”的声音,像公鸡叫,故叫鸡公车。太爷太奶死后,盐码头没落,包子铺关张。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鱼塘成为活命的根本。婆母每日早起挎个篮子出门,篮里放块磨刀石。砍柴时,刀钝了,就水一镗,也算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收工时,篮子往水里一顺,就是半筐鲫鱼。婆母熟知环境,哪里有鱼窝子,一目了然。

         鲫鱼弄回来后,煮一大锅,白白的汤,鲜得很。不放什么作料,有盐即可。汤里打上十几个新鲜的绿壳鸭蛋,撒把葱花,便是十足美味。那时夫家养鸭子,二十多只,赶到水边吃螺丝、微生物、小鱼小虾。一个个肥坨坨,扭着屁股,胖得走不动路。后来割资本主义尾巴,吃大锅饭,要没收,不得不弄到八层楼菜场去卖。那个年代购物凭票,几乎没得卖。买菜的打围,一两元一只,顾得这头,顾不了那头,有的收钱,有的没收钱。卖了二十多元钱,算笔不小的数目。

        婆母也捡乌龟。那时乌龟常见,不是什么稀罕物,也没多少人吃。路上、沟边、草丛,到处都有。婆母边走边捡,一捡就是一篮子。回来,倒进缸里养起来。吃时杀几个,切半个冬瓜煨上,灶间咕嘟嘟冒着热气,香味四溢。若谁家小孩尿床,插一只伸进红红的灶膛,烤得滋啦啦香。或把乌龟洗净,掐根荷叶包好,外面裹层黄泥巴,埋在闪着火星的余烬里。熟后,扒出来,层层剥开,撒点盐即可。据说治遗尿症很灵验。乌龟肉味甘性温,益气补肾,属民间秘方,一代代人的智慧和经验。河蟹,都不大,常在岸边找东西吃,碰到也会捡回来,蒸着吃。

        因大自然无私的馈赠,爱人几姊妹即便在艰苦岁月,也不曾饿着,个个身体长得好。粮食紧张那年月,有位五七干校的干部下放到农科所,和公爹脾味相投。公爹收留了他,弄些房前屋后的竹笋、鱼虾给他吃,算是渡过难关,且保持多年友谊。鱼虾情吧,因为有,只要勤劳,便会获得。

        到了秋天,天地清明,空气一寸寸剔透。水退后,鱼极为平静安详,在水底偷偷贴膘,也是捕鱼的好时节。冬季,鱼休养生息,进入迟缓期。那些年冷,常封河,与北方样,在上面溜冰,凿洞取鱼。一到春天,疏雨香意,新一轮蓬勃又开始了。

        四

         上世纪六十年代,婆母用砍柴的钱,准备在肖家巷建座屋。肖家巷是老巷,原来住着肖姓大地主。隔着一道堤,便是生意兴隆的盐卡码头,故很富。巷口有棵两人合抱的银杏树,上千年是有的。秋风一起,金叶簌簌,美而壮观。树上挂口大钟,上工收工全靠它,铛铛传得很远,有点晨钟暮鼓的味道。不远处有庙有祠堂,几座青砖黑瓦的肖家祖宅立于路边。后来随时间推移而远遁,连古树根都被挖了出来。

        婆家最早堤上的草房颇精致,砍下的圆竹滚上搓好的草绳,一根根码整齐,打上夹板,抹泥灰、牛粪做墙;檩子房梁上铺竹板,再盖一层层茅草。冬暖夏凉,通风透气,材料多为竹、木。牛粪里因有没消化掉的一节节草梗,故抹墙牢,并有淡淡草香气。

        建瓦房要打夯,打夯要取泥,找土好的位置挖。挖后留下大坑,下雨积水成塘。塘不大,在家附近,没人管。雨露滋养,日久年深,水愈清,堪比丽江。水草摇摇摆摆,虾子成群结队出没,没人放鱼苗,各式各样的鱼雨后春笋般畅游其中。

         有种虾透明,肚子发亮,像萤火虫。暗夜里,显得格外温柔动人。还有种红底黄花小鱼,美丽极了,脊背的刺一览无余。这些稀奇古怪奇妙的鱼虾从哪儿来,是个谜。爱人的看法较靠谱,说,还是江里的鱼。亿万年的长江,亿万年的长江流域,几万年泽国,没人类时,便是鱼鳖的故乡。水退了涨,涨了退,那些鱼卵层层叠叠埋在土中。即便现在,荆州仍属低洼地,头上悬着长江。只要雨季,长江涨水,漫过大堤,城市乡村就成了大鱼塘。低处被填满,成为大大小小的湖泊,千湖之省便是这样来的。一旦遇水,埋在地下的鱼卵就会像种子样复活。所以民间有“千年草籽,万年鱼卵”的说法。那些鱼卵在土里等待机会,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便会形成生命个体,比人的生命意识还顽强。听着很感动,鱼,同样可以种在地下,每一个游走的鱼卵,都是深眠不屈的呼吸。等待苏醒,成为生命物种新鲜的链条。

        这个鱼塘,也成为聚宝盆,吃鱼,用竹筲箕去撮。小鱼小虾,五花八门,一撮半筲箕。小鲫鱼、小刁子、小尖嘴鱼数不胜数。不知名称的,用土话代替,蓝猛子,非常小,不到一寸,吃微生物,透明,只看见两只眼睛和尾部的肠子。广皮鱼有一拃长,鳞厚五彩,却很丑。土憨巴也是,它们吃蓝猛子,而鲢鱼一口就能将它们喝进肚。

        大自然安排好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有这样,自然界才能平衡,动物间相互依存吞噬。

         逮到大鱼,去鳞剔骨剁绒,打鱼糕、炸鱼圆子;或切丝,汆鱼圆子汤,都是天然美味,绝好的滋补食物。

        五

         肖家巷有古井,井水有硝,属硬水,煮出的茶浮层白色粉末。在没自来水的年代,吃水依旧去新河挑。新河离家近,人工渠,抗旱用。仍是长江的水,通过闸门放进来。居民吃水、洗衣、刷马桶、牛饮水、鸭鹅凫水都在那。初听,有点不洁净。其实不然,水是流动的,清亮得很。绿油油的水草藏虾,除鲫鱼,还有鸭嘴兽鱼、鲶鱼、黄骨、肥头子鱼等。夏日,少年们赤条条下水游泳,不知道鲈鱼有刺,用手去抓,经常弄得血淋淋的。上岸,屁股大腿经常挂两三条水蛭,也就是蚂蟥。吓得用手掸,掸不掉,使劲拉,血往外直冒。蚂蟥的嘴像吸盘,内藏一圈看不见的牙齿,能释放麻醉剂,靠吸食动物和人的血存活。它们喜洁,挑水域,能代表水质的清洁度。

         我结婚时,已九十年代,新河还在,现在也在。但没去过,只听说婆母常在那漂洗。真正看到新河,是今年四月份,疫情基本结束。婆母已走了近三十年,老屋也拆了近十年。光阴太快,所有房屋和圆门洞已荡然无存。除了荒草,狗尾巴花,还是荒草和狗尾巴花。土干得要命。爱人指着一条黑乎乎的河,告诉我,那便是新河。又腥又臭,翻滚着浓稠的黑浪。昔日鱼虾见底,摇曳多姿的清澈河水早已不见。附近小区的生活污水全部排进来,成为藏污纳垢之所。这条河流入西干渠,西干渠是这座城市的重要内河,唯一一条排水通道。曾被称作龙须沟,一再治理,出现过“红水”和“墨汁”现象。鱼很难存活。工业废水、居民排污都是祸首。这条长90公里,途经很多地方的西干渠流入监利总渠,再转入长江。万水归源,长江的水最后倾入大海,环环相扣。而长江的水,又是我们活命保命的根本。古时,因水临江而居,码头文化得以崛起;现今我们喝着自己制造的垃圾水,有毒水,污染的还是自己。

         长江鱼类的减少,和过去肆无忌惮的捕捉,电网打捞有关,更与水质有关。各个层面的原因都有,还有回溯问题。春季时,看见一车车往江里投放鱼苗,以维持生态平衡,也只是一些经济鱼,鲤鱼、鲫鱼、青鱼、草鱼、鳊鱼。像考古专家在三峡卜庄河人类遗址,发现的两米长的草鱼椎骨;长至1000多斤的中华鲟的盛景很难再现。

        人类文明向前蠕动时,自然文明却在坍塌。过去的大自然,尽管你死我活,却是蓬勃健康的。现在的毁灭却是灾难性的。胭脂鱼、花鲈很难见,鳗鲡、鲥鱼踪迹难觅,水中美人白鳍豚成为绝唱,江豚也在步其后尘。土憨巴菜场已卖到近百元一斤。抢救势在必行,投巨资,建实验基地,培养鱼种,倾入科研人员。我们平日看到的鱼,多半处于幼年期,再精心呵护,也难免夭折。所以古书上说的,鱼鳖像房子那样大,我是相信的,有好的生存环境,必然长寿。

        也许有一天,人类对有些鱼的记忆,会越来越淡,像听远古神话,靠图样解说。

        六

         每至周末,常去乡里看水看鱼。真的很失望,西干渠还是那么黑,浑浊浓稠,像污了的血液。不仅没了鱼,杂草都没有。非常难过,真担心有一天它累了,会流不动。西干渠的一条支流原本常有人垂钓,现今一个人都没有。水是三色水,上面一层黄,中间一层蓝,底下一层白,沉淀物根据比重布局,像实验室。那些鱼很可怜,进化得极为顽强,因水下有毒,便浮在上面。只要有一点点清水,便孩子般欢实得不得了,它们太向往纯洁了。鳝鱼也是,宁可匐在岸边草地吃点露水,也不愿意扎进去。有人抓,立马挣脱,潜进去,又迅速浮起。野生鱼越来越少,孤单单的小鱼鹰子,蹲在石矶上,无物可吃。

         不知道这些鱼能坚持多久。纯洁,人类鱼类共同追求的至高目标。

        岸上常有捞浮萍和背壶沿堤坡打药之人。网兜样瓢子伸到水里,一瓢子一瓢子往上舀。我搭赸问,每年都捞吗?一个黑瘦,满脸沟壑的师傅粗声大气道,捞什么捞,过去再厚,鱼唰唰就吃完了,现在谁吃!我说捞了还长吗?咋不长,天天长,几天就厚厚一层,再捞再长,费时费力,师傅边低头干活,边叹气。我笑道,那您就代替鱼了!他一听,竟扑哧笑了。

        大自然是忧伤的,鱼的减少,让生物链条断掉一环。人顶上,又能顶到何时!

        另一个脸晒得油光的师傅说,过去哪打什么除草剂,现今整治环境,为美化。人工草坪越来越多,要养护,就要打药。打了又如何,成片野草枯死,无根盘结,下雨滑坡。

        举目看了看,河岸光秃秃的。

        那个冲坑什么时候没的,我并不知道。见到时,便是一片银白沙滩。也许为灭螺,杜绝血吸虫,或许怕影响大堤的坚固,总之从江里抽沙填平了。现在被化工厂征用,建了厂房。大自然在一点点萎缩,物种也在慢慢消失。

        去年,应邀参加文旅区有关楚市水街设计的会议,参观时,投资几千万的芈月桥荒在那。据说施工中,陆陆续续震死珍贵中华鲟成年鱼36尾。中华鲟养殖基地在路边,与之一墙之隔。这是件难事,基地搬走要几千万。停工,损失也大。不知道最后咋解决的。可见国家在这方面投资力度足够大。可水呢,没有优质的水源,大自然的历练,这些鱼还是温室的娇宝宝。

        上世纪九十年代,吃过中华鲟,肉硬。也吃过江里打上来十几斤的黄鱼,即诗经里的鳣鱼。肉质粗糙,老,实在没什么吃头。真正鲜嫩的还是湖里的鱼,猎奇没必要。

         鱼是有灵性的,人类的存在,其实也是另一种鱼的存在。

         河流粘稠,就像我们的毛细血管拥堵,势必影响全身。 污染的不仅仅是水,还有土,水田同样受到化肥、农药侵害。那些上万年的鱼卵,也许永无再生之机。破坏治理,治理破坏,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青山绿水,绝非表面的青山绿水,而是化学残留物和垃圾输出量的减少,固体垃圾,液体垃圾;民用垃圾,工业垃圾。及每个人环保意识的觉醒。

         城市再美,如果垃圾量没减少,仍存放在地球某一处,依旧是隐患。所以环保之路很长,绝非建一个街心花园,一个绿化带,所能体现的。那只是市政建设,人类居住环境的改善。

         人总把江河定义为人的江河,称作母亲,实是所有物种的母亲。就像动植物都是土地的孩子,都有情感、思维。人类之所以优于别的孩子,是因为团结,有了协作能力,掌握了生产工具。越是强大,越要友爱自然界的兄弟姊妹,方能体现人类教养。

        又似少年取鱼,给自己下了最大的饵。

        “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说的是黄河,不妨代指长江,怎奈诗经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地下鱼种若何?真的不知道。很痛心,但愿自然还是自然,鱼卵能够复活,也必须作为一种梦想,并付诸行动。

         打完此篇,刷朋友圈,看到一个好消息。荆州摄影家文君,竟然在三峡库区拍到一家三口江豚,圆溜溜,黑黑的脑袋,一对父母带着孩子在水里嬉戏。可爱极了,真是开心之事,期待所有鱼类的回归和春暖花开。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