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柳 大 姐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5-18    作者:黄中元

        走进市纪委报到那天,领导把我带进信访室,交给信访室的柳大姐,介绍说柳大姐是老纪检干部了,办过很多有影响的案子,叮嘱我以后就跟着柳大姐学习案件处理,拜她为师傅。

        眼前的柳大姐身材矮胖,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从桌上一堆案卷后抬起头,笑着朝我点了点头,指了指前面空着一套桌椅,示意我坐那里,就继续埋头看案卷了。

        这么普通的中年妇女就是我的师傅?这样杂乱的场所就是我的办公室?有些失落地坐下,脑子还在回味着电视里纪委干部潇洒、严肃,正义化身的气质形象,以及高大上的办公场所。

        我们虽然是信访室,但柳大姐有办案经验,最近在抽去案件审理室办理一个案子,很少回。当天出门时,从抽屉拿出个信封递给我,要我跟办公室小叶一起去把这个件调查处理一下。

        这是一份投诉基层派出所在征兵政审中卡住不办,以各种理由拖了五天才签字,导致差点误事的投诉。看完事件过程,我心情沉重,当即决定把这事调查清楚,并向相关处室写处理建议,一定要扭转这种懒政风气。

        想到刚来上班就能独立办案,心里很是兴奋,看来这不冷不热的柳大姐,心里还是在乎我们年轻人的培养。如果把这案子调查处理好了,柳大姐对我定会高看一眼。

        根据上班前对纪检工作相关知识的了解,下去调查前,我认真做了些功课。我们先跟派出所教导员见面,问了一些给辖区群众搞政审的程序。她告诉我,一般是当事人先到所在村或者社区写了证明材料后过来的,派出所看了材料,就会盖章或出具证明材料,政审就算完成。

        我做好记录,心里暗喜,这一天,甚至半天就能完成的政审,拖了5天才盖章,定一个不作为、慢作为的懒政事件。

        接下来跟所长见面就遇到了麻烦:很客气地寒暄一番后,所长说了自己的程序,还拿出近期上级对政审提出严格要求的通知给我看,说现在政审盖章是终身负责制。对村或社区提供材料,还必须安排民警到所在村、所在学校找跟他接触过的人走访座谈,对当事人的表现要深入了解才能写政审结论盖章。如果走访中没遇到需要走访的人,也要坚持约到为止,这时间就得往后推。所以,搞个政审,花个三五天时间就再正常不过了。

        所长说的也在理啊,他们拖了五天,也许就是为了工作的严谨,为了执行上级严格的要求。

        回到办公室,心里很是沮丧。看来,想办成案子还真不容易,很多问题,明明就摆在那里,大伙心里都明白,却很难找到造成问题的证据和由头,成为处理的难点。

        还有更沮丧的事,分手时,那所长很亲热地跟我说,他姐姐也在纪委工作。

        “啊?你姐姐是哪位呀?”

        “这个,这个,我姐一般不许我在外提她的名字。今天就说了吧,反正都是一家人,我姐的名字叫柳暗香。”

        “啊?!......”我没再吱声,赶忙关上车门离开了。

        返回单位,在办公室心情纠结地混了一个星期。柳大姐为案子的事回来了一次,随意问了我那个信访件调查的么样,我满脸通红,说了调查陷入的困局。柳大姐并未批评我,一边继续翻阅案卷,一边笑着说,这结果也正常,调查方式可以改变一下,先在外围了解,再跟当事人见面也许会好些。说完,又匆匆带着几样文件出门上车走了。

        “先在外围了解,再跟当事人见面?”认真思考这话的含义,豁然开朗,再次到那个镇里开展调查。

        我们先找到那个写信当事人的村里,找村干部要到了当年经过了政审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然后进行逐户走访。

        这次就顺利多了,走访六户人家,都说政审速度很快,当天就能搞定。再深入问,才告诉缘由:只要给派出所所长或办事民警送两条好烟,或者当天由村里出面,宴请他们,就能顺利完成政审。更好笑的是,有一家思想新潮,还用手机拍了宴请时的视频。

        带着走访的笔录和视频,我再次跟所长见面。也许见来的还是我,更知道还是他姐的同事。所长继续躺在椅子上摇头晃脑地吐苦水,说着上级要求怎么怎么严,基层群众期待如何如何高之类,现在搞个政审,派出所要花费多少的人力,是个吃亏不讨好的差使。

        等他说得差不多时,我插了一句:“你们工作确实很认真,但我想了解一下,你们是不是对每一名需要政审的都会走访调查几天才给结果?这其中,有没有收了好处就能当场签字盖章的?”所长看我一眼,表情呆滞住了,特别是看了我用手机播放的视频后,头上直冒冷汗,半天没出声。

        柳大姐回来后认真看了我们的走访笔录、调查报告以及处理建议,朝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拿出笔写下了“同意从重处理的建议。柳暗香”,交代我把资料交给案件处。

        那个所长,就是柳大姐的弟弟和几个工作人员很快都得到了处理,我也及时把办理情况向信访当事人进行了反馈。

        再每天看到柳大姐,虽然从未喊她师傅,但她在我心里的地位,早就远远超过师傅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柳 大 姐

      来源:    作者:黄中元
      发布时间:2021-05-18

        走进市纪委报到那天,领导把我带进信访室,交给信访室的柳大姐,介绍说柳大姐是老纪检干部了,办过很多有影响的案子,叮嘱我以后就跟着柳大姐学习案件处理,拜她为师傅。

        眼前的柳大姐身材矮胖,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从桌上一堆案卷后抬起头,笑着朝我点了点头,指了指前面空着一套桌椅,示意我坐那里,就继续埋头看案卷了。

        这么普通的中年妇女就是我的师傅?这样杂乱的场所就是我的办公室?有些失落地坐下,脑子还在回味着电视里纪委干部潇洒、严肃,正义化身的气质形象,以及高大上的办公场所。

        我们虽然是信访室,但柳大姐有办案经验,最近在抽去案件审理室办理一个案子,很少回。当天出门时,从抽屉拿出个信封递给我,要我跟办公室小叶一起去把这个件调查处理一下。

        这是一份投诉基层派出所在征兵政审中卡住不办,以各种理由拖了五天才签字,导致差点误事的投诉。看完事件过程,我心情沉重,当即决定把这事调查清楚,并向相关处室写处理建议,一定要扭转这种懒政风气。

        想到刚来上班就能独立办案,心里很是兴奋,看来这不冷不热的柳大姐,心里还是在乎我们年轻人的培养。如果把这案子调查处理好了,柳大姐对我定会高看一眼。

        根据上班前对纪检工作相关知识的了解,下去调查前,我认真做了些功课。我们先跟派出所教导员见面,问了一些给辖区群众搞政审的程序。她告诉我,一般是当事人先到所在村或者社区写了证明材料后过来的,派出所看了材料,就会盖章或出具证明材料,政审就算完成。

        我做好记录,心里暗喜,这一天,甚至半天就能完成的政审,拖了5天才盖章,定一个不作为、慢作为的懒政事件。

        接下来跟所长见面就遇到了麻烦:很客气地寒暄一番后,所长说了自己的程序,还拿出近期上级对政审提出严格要求的通知给我看,说现在政审盖章是终身负责制。对村或社区提供材料,还必须安排民警到所在村、所在学校找跟他接触过的人走访座谈,对当事人的表现要深入了解才能写政审结论盖章。如果走访中没遇到需要走访的人,也要坚持约到为止,这时间就得往后推。所以,搞个政审,花个三五天时间就再正常不过了。

        所长说的也在理啊,他们拖了五天,也许就是为了工作的严谨,为了执行上级严格的要求。

        回到办公室,心里很是沮丧。看来,想办成案子还真不容易,很多问题,明明就摆在那里,大伙心里都明白,却很难找到造成问题的证据和由头,成为处理的难点。

        还有更沮丧的事,分手时,那所长很亲热地跟我说,他姐姐也在纪委工作。

        “啊?你姐姐是哪位呀?”

        “这个,这个,我姐一般不许我在外提她的名字。今天就说了吧,反正都是一家人,我姐的名字叫柳暗香。”

        “啊?!......”我没再吱声,赶忙关上车门离开了。

        返回单位,在办公室心情纠结地混了一个星期。柳大姐为案子的事回来了一次,随意问了我那个信访件调查的么样,我满脸通红,说了调查陷入的困局。柳大姐并未批评我,一边继续翻阅案卷,一边笑着说,这结果也正常,调查方式可以改变一下,先在外围了解,再跟当事人见面也许会好些。说完,又匆匆带着几样文件出门上车走了。

        “先在外围了解,再跟当事人见面?”认真思考这话的含义,豁然开朗,再次到那个镇里开展调查。

        我们先找到那个写信当事人的村里,找村干部要到了当年经过了政审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然后进行逐户走访。

        这次就顺利多了,走访六户人家,都说政审速度很快,当天就能搞定。再深入问,才告诉缘由:只要给派出所所长或办事民警送两条好烟,或者当天由村里出面,宴请他们,就能顺利完成政审。更好笑的是,有一家思想新潮,还用手机拍了宴请时的视频。

        带着走访的笔录和视频,我再次跟所长见面。也许见来的还是我,更知道还是他姐的同事。所长继续躺在椅子上摇头晃脑地吐苦水,说着上级要求怎么怎么严,基层群众期待如何如何高之类,现在搞个政审,派出所要花费多少的人力,是个吃亏不讨好的差使。

        等他说得差不多时,我插了一句:“你们工作确实很认真,但我想了解一下,你们是不是对每一名需要政审的都会走访调查几天才给结果?这其中,有没有收了好处就能当场签字盖章的?”所长看我一眼,表情呆滞住了,特别是看了我用手机播放的视频后,头上直冒冷汗,半天没出声。

        柳大姐回来后认真看了我们的走访笔录、调查报告以及处理建议,朝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拿出笔写下了“同意从重处理的建议。柳暗香”,交代我把资料交给案件处。

        那个所长,就是柳大姐的弟弟和几个工作人员很快都得到了处理,我也及时把办理情况向信访当事人进行了反馈。

        再每天看到柳大姐,虽然从未喊她师傅,但她在我心里的地位,早就远远超过师傅了。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