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批评家言 >

      把读者带向崇高和开阔的境界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1-05-20    作者:徐鲁

        彭绪洛、九九(郭黛萍)是我的两位年轻的文友,也是近几年来颇受全国儿童文学界关注的作家。对于湖北的儿童文学来说,两位都是“实力作家”和中坚力量。两位作家也都很勤奋。彭绪洛已经著作等身——他个头不算太高,估计已有两个等身高了;九九近两年也创作了一系列质量上乘、风格独特的小长篇,正在引起一些评论家和出版人的关注和跟踪。我为这两位年轻的朋友高兴。所以,首先要表达真诚的祝贺之意,同时也要感谢宜昌市文学界对两位儿童文学作家的重视。彭绪洛的创作成果,因为与市场接轨较早,所以他的书拥有很多读者和粉丝。九九的创作成就则一直觉得被低估了,缺少必要的宣传和推介。最近我看到评论家李建华兄为九九写了很扎实的评论文章。相信这次研讨会对两位作家未来的写作是会起到某些作用的。

        

        ▲ 彭绪洛 九九(郭黛萍)

       

        我先说一点对彭绪洛作品的感受。绪洛以冒险、探险、旅行、科学幻想为题材,创作了很多个系列,有的成了畅销书。这一类题材非他莫属,因为这他是用自己的身体、脚步和胆魄“走”出来的。他是一位探险者和行者。我很赞赏他的一些创作理念,与我的某些儿童文学观不谋而合。比如,他用这样的题材在唤醒少年们的勇气和阳刚之气,寻找那些失去的“男孩精神”,为少年儿童们填补一些敢于冒险进取、敢于担当和探索、敢于吃苦耐劳的成长营养。这其实也是一种“奋斗教育”和“励志教育”。所以他的每一本探险故事,也是很很的励志读本。他把一些自然、地理、人文、历史、考古等方面的知识北京,溶入到紧张的历险故事之中。小读者读了这样的书,不仅获得成长的智慧和勇气,而且获得了知识。钟南山院士希望小朋友都能够“用知识缝制坚固的铠甲”,这样在不远的将来,在各行各业,才有力量为国家“披甲出征”。彭绪洛的书,就是能帮少年读者“缝制坚固的铠甲”的书。

        我曾在一些场合谈到过一个观点,也可以说是一种焦虑:许多儿童文学作家、儿童阅读推广人,还有老师和家长,给孩子们推荐的图书,大都是虚构类的儿童文学,尤其以小说、童话居多。我发现,当孩子们的儿童文学阅读量越来越大,成人们的推荐书目,也往往总是偏重在这方面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什么问题呢?就是孩子们的阅读范围、阅读视野、阅读口味,越来越狭窄、单调和浅显化了。好比说,孩子们每天的饮食,需要搭配各种各样的东西,不仅需要吃各种水果,还要吃米饭、馒头、鸡鸭鱼肉、牛奶、面包、鸡蛋、坚果和各种蔬菜,这样才能营养丰富和均衡。童年的阅读也是这样。

        我有一个比喻: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我是指那些虚构的小说和童话,就像是水果,很好吃,也应该多吃,但是不能过分去夸大水果的营养价值,更不能借着强调水果如何如何重要,而把水果当成了唯一的、甚至可以取代其他营养的食物。孩子们不能每天只靠吃水果来长身体。除了小说、童话这些虚构的儿童文学,我们还需要阅读科学、历史、哲学、地理、英雄人物、艺术、航天、博物馆……当然也包括探险和冒险等等各类故事和各个领域的杰出人物的传记故事。在我心目中,这些非虚构的、纪实的、具有科学和人文“硬核”的故事,都属于“坚果”类的食品。正在成长的少年一代,需要阅读中的水果营养,更需要坚果营养。大家都看到,现在很多孩子心灵何其脆弱,没有理性和理智判断能力,很多男孩追求“花样男生”的形象,成为涂脂抹粉的“娘炮”。这怎么行呢!“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梁启超先生100多年前的话,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十分赞赏彭绪洛说选择的创作路子的。山河壮阔,大地无疆。希望绪洛在自己开拓出来的这片题材领域里继续深耕,走向更远的远方。

        

        

      ▲ 彭绪洛的部分作品

       

        再说一点我对九九作品的感受。九九的创作是一种“纯文学”写作,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被评论家称之为“新神话小说”或“新幻想小说”。

        童话大师安徒生有一句响亮的名言:“最精彩的童话故事,就是每个人的真实生活。”卡尔维诺也认为,想象力只是一种类似果酱的东西,如果不把它涂在一片具体的、真实的面包上,它就不会有任何形状。这就是说,优秀的、伟大的儿童文学,必须扎根在现实生活的土壤里。只有丰富的现实生活,才能让文学之树常绿,并且长得高大茁壮。

        九九的小说和童话,都取材于现实生活。像她的《蝶舞轻扬》《瓷碟的歌》《胭脂云》《牛背雨》等,写的都是现实故事。但这些作品里又都或多或少地带着一些类似卡夫卡《变形记》那样的现代主义小说和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的“超现实”元素。九九打破了小说和童话的界限,创造了一种“新神话”和“新幻想”的风格,给现实故事添加了几分“神秘性”。或者说,她总是喜欢把想象力的果酱,涂在具体的、真实的面包之上。

        她的《蝶舞轻扬》出版时,约我写过一篇“导读”。我在分析故事的主人公、小女孩在陷入极端的困境时,身边出现了一个仙女。这个仙女,类似于西方童话里经常出现的“拯救天使”。我在文章里分析说,现实与梦境,身边最真实的人与传说中的仙女,活着的亲人与夭折的亡灵……相互交错、幻化、渗透,让小女孩渐渐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纷纭、复杂与多变的真相,也渐渐看清楚了人心的善与恶、美与丑。现实本来就是如此的荒诞和不可理喻,并不是单纯的玫瑰色,那么,就像卡夫卡小说里的主人公,因为现实的压力一夜间会变形成为甲虫一样,梦境中的仙女也会出现小女孩依米面前,善良的灵魂也会化为知心朋友,在村外的红薯地里等待她的到来,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这样的故事况味、心灵成长与心理刻画方式,我们在莫言、张贤亮等人的小说里,不是也见到过吗?

        由此可见,九九的创作,是富有探索精神、甚至是带有上个世纪80年代“春光乍现”般的“先锋儿童文学”特点的。她的新作《牛背雨》《瓷碟的歌》,想必比《蝶舞轻扬》写得更加成熟。我相信评论家们会在这个研讨会上论述到。

        疫情爆发前,我在北京参加了作家梁晓声的童书研讨会。梁晓声谈到一个观点,我很认同。他说,在阅读俄罗斯文学家如别林斯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契诃夫等人的作品时,可以强烈地感觉到他们有一种共同的“俄罗斯焦虑”,就是俄罗斯民族需要“新人”。这种“焦虑感”,我们现在也会感同身受、特别强烈。培养富有家国情怀、国际视野、人文素养、性格坚强和健全的一代“新人”,也是时代的呼唤、国家与民族的未来的迫切需要。苏联时期的儿童文学家盖达尔,给“儿童文学作家”下过一个定义:“世界上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狡猾地称自己为‘儿童文学作家’,其实呢,他们是在悄悄地、不动声色地培养和训练着一支坚不可摧的‘青年近卫军’。”

        

       

      ▲九九的部分作品

       

        我们现在也需要培养这样心灵坚强、“坚不可摧”的中国新少年一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一定志存高远,能把小读者带向一种无限崇高和开阔的境界,让小读者看到生命、时光和世界的万象之美,领略到人类生命的神奇与伟大,唤醒孩子们对于一切生命和一切创造力的向往之心,并且给他们走向生活、走向远方的智慧、勇气和信心,这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共同的追求。彭绪洛和九九的作品,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和目标迈进。我期待能看到他们站在更高的峰巅上像我们招手致意。

        

        2012年5月19日,小满前夕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把读者带向崇高和开阔的境界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徐鲁
      发布时间:2021-05-20

        彭绪洛、九九(郭黛萍)是我的两位年轻的文友,也是近几年来颇受全国儿童文学界关注的作家。对于湖北的儿童文学来说,两位都是“实力作家”和中坚力量。两位作家也都很勤奋。彭绪洛已经著作等身——他个头不算太高,估计已有两个等身高了;九九近两年也创作了一系列质量上乘、风格独特的小长篇,正在引起一些评论家和出版人的关注和跟踪。我为这两位年轻的朋友高兴。所以,首先要表达真诚的祝贺之意,同时也要感谢宜昌市文学界对两位儿童文学作家的重视。彭绪洛的创作成果,因为与市场接轨较早,所以他的书拥有很多读者和粉丝。九九的创作成就则一直觉得被低估了,缺少必要的宣传和推介。最近我看到评论家李建华兄为九九写了很扎实的评论文章。相信这次研讨会对两位作家未来的写作是会起到某些作用的。

        

        ▲ 彭绪洛 九九(郭黛萍)

       

        我先说一点对彭绪洛作品的感受。绪洛以冒险、探险、旅行、科学幻想为题材,创作了很多个系列,有的成了畅销书。这一类题材非他莫属,因为这他是用自己的身体、脚步和胆魄“走”出来的。他是一位探险者和行者。我很赞赏他的一些创作理念,与我的某些儿童文学观不谋而合。比如,他用这样的题材在唤醒少年们的勇气和阳刚之气,寻找那些失去的“男孩精神”,为少年儿童们填补一些敢于冒险进取、敢于担当和探索、敢于吃苦耐劳的成长营养。这其实也是一种“奋斗教育”和“励志教育”。所以他的每一本探险故事,也是很很的励志读本。他把一些自然、地理、人文、历史、考古等方面的知识北京,溶入到紧张的历险故事之中。小读者读了这样的书,不仅获得成长的智慧和勇气,而且获得了知识。钟南山院士希望小朋友都能够“用知识缝制坚固的铠甲”,这样在不远的将来,在各行各业,才有力量为国家“披甲出征”。彭绪洛的书,就是能帮少年读者“缝制坚固的铠甲”的书。

        我曾在一些场合谈到过一个观点,也可以说是一种焦虑:许多儿童文学作家、儿童阅读推广人,还有老师和家长,给孩子们推荐的图书,大都是虚构类的儿童文学,尤其以小说、童话居多。我发现,当孩子们的儿童文学阅读量越来越大,成人们的推荐书目,也往往总是偏重在这方面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什么问题呢?就是孩子们的阅读范围、阅读视野、阅读口味,越来越狭窄、单调和浅显化了。好比说,孩子们每天的饮食,需要搭配各种各样的东西,不仅需要吃各种水果,还要吃米饭、馒头、鸡鸭鱼肉、牛奶、面包、鸡蛋、坚果和各种蔬菜,这样才能营养丰富和均衡。童年的阅读也是这样。

        我有一个比喻: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我是指那些虚构的小说和童话,就像是水果,很好吃,也应该多吃,但是不能过分去夸大水果的营养价值,更不能借着强调水果如何如何重要,而把水果当成了唯一的、甚至可以取代其他营养的食物。孩子们不能每天只靠吃水果来长身体。除了小说、童话这些虚构的儿童文学,我们还需要阅读科学、历史、哲学、地理、英雄人物、艺术、航天、博物馆……当然也包括探险和冒险等等各类故事和各个领域的杰出人物的传记故事。在我心目中,这些非虚构的、纪实的、具有科学和人文“硬核”的故事,都属于“坚果”类的食品。正在成长的少年一代,需要阅读中的水果营养,更需要坚果营养。大家都看到,现在很多孩子心灵何其脆弱,没有理性和理智判断能力,很多男孩追求“花样男生”的形象,成为涂脂抹粉的“娘炮”。这怎么行呢!“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梁启超先生100多年前的话,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十分赞赏彭绪洛说选择的创作路子的。山河壮阔,大地无疆。希望绪洛在自己开拓出来的这片题材领域里继续深耕,走向更远的远方。

        

        

      ▲ 彭绪洛的部分作品

       

        再说一点我对九九作品的感受。九九的创作是一种“纯文学”写作,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被评论家称之为“新神话小说”或“新幻想小说”。

        童话大师安徒生有一句响亮的名言:“最精彩的童话故事,就是每个人的真实生活。”卡尔维诺也认为,想象力只是一种类似果酱的东西,如果不把它涂在一片具体的、真实的面包上,它就不会有任何形状。这就是说,优秀的、伟大的儿童文学,必须扎根在现实生活的土壤里。只有丰富的现实生活,才能让文学之树常绿,并且长得高大茁壮。

        九九的小说和童话,都取材于现实生活。像她的《蝶舞轻扬》《瓷碟的歌》《胭脂云》《牛背雨》等,写的都是现实故事。但这些作品里又都或多或少地带着一些类似卡夫卡《变形记》那样的现代主义小说和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的“超现实”元素。九九打破了小说和童话的界限,创造了一种“新神话”和“新幻想”的风格,给现实故事添加了几分“神秘性”。或者说,她总是喜欢把想象力的果酱,涂在具体的、真实的面包之上。

        她的《蝶舞轻扬》出版时,约我写过一篇“导读”。我在分析故事的主人公、小女孩在陷入极端的困境时,身边出现了一个仙女。这个仙女,类似于西方童话里经常出现的“拯救天使”。我在文章里分析说,现实与梦境,身边最真实的人与传说中的仙女,活着的亲人与夭折的亡灵……相互交错、幻化、渗透,让小女孩渐渐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纷纭、复杂与多变的真相,也渐渐看清楚了人心的善与恶、美与丑。现实本来就是如此的荒诞和不可理喻,并不是单纯的玫瑰色,那么,就像卡夫卡小说里的主人公,因为现实的压力一夜间会变形成为甲虫一样,梦境中的仙女也会出现小女孩依米面前,善良的灵魂也会化为知心朋友,在村外的红薯地里等待她的到来,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这样的故事况味、心灵成长与心理刻画方式,我们在莫言、张贤亮等人的小说里,不是也见到过吗?

        由此可见,九九的创作,是富有探索精神、甚至是带有上个世纪80年代“春光乍现”般的“先锋儿童文学”特点的。她的新作《牛背雨》《瓷碟的歌》,想必比《蝶舞轻扬》写得更加成熟。我相信评论家们会在这个研讨会上论述到。

        疫情爆发前,我在北京参加了作家梁晓声的童书研讨会。梁晓声谈到一个观点,我很认同。他说,在阅读俄罗斯文学家如别林斯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契诃夫等人的作品时,可以强烈地感觉到他们有一种共同的“俄罗斯焦虑”,就是俄罗斯民族需要“新人”。这种“焦虑感”,我们现在也会感同身受、特别强烈。培养富有家国情怀、国际视野、人文素养、性格坚强和健全的一代“新人”,也是时代的呼唤、国家与民族的未来的迫切需要。苏联时期的儿童文学家盖达尔,给“儿童文学作家”下过一个定义:“世界上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狡猾地称自己为‘儿童文学作家’,其实呢,他们是在悄悄地、不动声色地培养和训练着一支坚不可摧的‘青年近卫军’。”

        

       

      ▲九九的部分作品

       

        我们现在也需要培养这样心灵坚强、“坚不可摧”的中国新少年一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一定志存高远,能把小读者带向一种无限崇高和开阔的境界,让小读者看到生命、时光和世界的万象之美,领略到人类生命的神奇与伟大,唤醒孩子们对于一切生命和一切创造力的向往之心,并且给他们走向生活、走向远方的智慧、勇气和信心,这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共同的追求。彭绪洛和九九的作品,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和目标迈进。我期待能看到他们站在更高的峰巅上像我们招手致意。

        

        2012年5月19日,小满前夕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