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糖的记忆 (刊载于《散文》2021年第6期)

      来源:荆门作协    发布时间:2021-05-31    作者:刘南陔

        打儿时记事起,最先认识的恐怕是麻糖了。货郎担沿村叫卖:“敲麻糖哎麻糖——”婆婆妈妈们总要花上一两个眼眼钱或者找出一点破铜烂铁来,敲上一大块麻糖哄小孩。吃麻糖是很麻烦的事,含在口里嚼不烂,糖稀流下来,大襟脏得像画符。我就不明白,货郎敲麻糖时是怎样想大就大、想小就小的。

        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买回七八斤麻糖,做米子糖、芝麻糖什么的,拜年时用来招待客人。当然,米子糖、芝麻糖的边角废料归小孩们收拾,他们早就盼着这一天。

        我一直以为麻糖是用芝麻做的,顾名思义么。长大后才知道麻糖的原料来自大麦芽及大米。到底如何做,还是弄不明白。三年困难时期,亲身参与了一次类似的活动,才懂得麻糖是如何熬出来的。

        当然没有粮食熬糖。天旱,满畈的高粱秆子没有扬花进米,早早蔫死了。人们饿得嚼高粱秆,发现里面有甜味,就一捆一捆地收回来,剁成段,切成条,架起大锅放上水,煮它几个小时,然后捞出高粱渣来,再接着煮。一锅水煮到能用碗装尽,那就是糖水了,最后小心翼翼地用乌钵盛好。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剁掉半禾场高粱秆,烧去半禾场柴火,糖水集中起来也就有半乌钵了。再把糖水倒进锅里煮,煮呀煮,糖水渐渐地稠起来了,成了糖稀稀,稍微冷却后就可以揉成坨、擀成团、掰成块,再反复拍打拉拔,黑乎乎的干糖稀变赭、变黄、变白,变得和货郎卖的差不多。糖分少的高粱秆却永远没有这种效果,熬出来的是半乌钵糖稀子。您可别低估了它的价值,这可是一家老小的命根子呀!

        那段年月使人们懂得了粮食的金贵,真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打那以后,浪费粮食是极大的犯罪。一夜之间酿酒的槽坊关闭了,熬糖的糖厂关闭了,因为这些营生都大量耗费粮食。于是乎货郎担久违了,米子糖芝麻糖没有了。直到二十世纪后末叶,孝感麻糖才再次走俏,跻身名品行列,那是后话。

        黑糖,又叫红糖,这也是我搞不明白的地方:红就红,黑就黑,怎么就搅合在一起了呢?大人们说:黑糖不好听,红糖吉利。对了,那家那户生丁添口,一进门递过来的就是一碗用黑糖冲的糖茶,红红的,怪不得人们说黑中有红、红中有黑呢!外国人也懂这些,司汤达就写过一本《红与黑》的书。

        大人往往不让小孩吃黑糖,说黑糖吃了上火,尿赤便结的。更可怕的还讲些令人恶心的故事:马帮贩卖黑糖时,蒲包里的糖融化了,就往蒲包上拉尿。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黑糖确有一股骚臭味。又听说其实小便并无大碍,可以入药,称之为“还原汤”。

        顾客来买糖了,杂货店老板从黑乎乎的蒲包里挖出一坨糖来,放在铜盘子秤里称好,又倒在事先准备好的荷叶上,再把荷叶糖包折成六面棱锥体,然后系上蒲草,递给对方。店老板动作麻利,顾客看得真切,场景经典极了。

        黑糖也是不可缺少的。比如有人被蛇咬伤了,须用黑糖调和一种叫做急解索的草药敷在伤口上,换六七次药就会止疼消肿。再者,妇科疾病,什么月经不调、产后贫血等等,需用黑糖做药引。物以稀为贵;若稀,贱亦难求。那年月,买黑糖的门路大致有两条:一是农户卖鸡蛋可以获得奖励糖票,大约一斤鸡蛋一两糖票吧。可别忘了,过粮食关的年代,妇女饿得闭经,母鸡哪会下蛋呢?二是卫生所出证明、公社领导签字可以买到糖,一斤、半斤的。我也属于特殊人群——肺结核病患者,有几次手里拿着公社批的条子,而营业员告之曰:食糖脱销!我只能望柜兴叹——柜台上方明明白白写着“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唉,什么时候买糖打油不要条子不凭票又不缺货呀。

        白糖,又被称为“洋糖”。“洋糖发糕,又甜又泡”,是孩子们仅有的几句儿歌。小贩沿村叫卖,孩子们排着长串跟着唱,馋得口水直流。

        其实,把白糖称为“洋糖”并不准确。在珠海市博物馆,我浏览了陈氏家族发迹史。早在十九世纪中叶,广东人陈芳就远涉南洋,种甘蔗,开工厂,用机器制糖,成为夏威夷的商界王子。这说明白糖并非洋人独擅。可是自有清时代起,大凡舶来品都冠以“洋”字, “洋火”“洋油”“洋布”“洋伞”之类遍及城乡。国家积弱,国人积贫,由此可见一斑。

        白糖有两大品种,一曰砂糖,一曰绵糖。绵糖更逗人喜爱。客人来了,做碗鸡蛋茶,放上白绵糖,无影无踪,吃起来甜滋滋的。这样好的东西在供销社却长期脱销,相关产品如薄荷糖、水果糖也买不到。间或出差的带回几根棒棒糖,会在湾里轰动一时。不过,白糖注定没有多大发展前途。如今,各式各样的咖啡糖、巧克力糖充斥市场,但它又涉嫌“三高”,更有称其为“白色毒药者”,被许多人拒之门外。这种状况在那个年代是难以想象的。

        这不能不说一说古巴糖。

        三年困难后期,听说供销社新进了一批古巴糖,从大洋彼岸运来,同事们都非常吃惊。古巴、卡斯特罗这些名字我们才念顺口,《美丽的哈瓦那》这支歌刚唱会,怎么远隔重洋的商品就运到了我们这个小集镇上来了呢?古巴真是我们的好朋友,虽然穷点、小点。不过,我们的朋友都很穷、很小,亚得里亚海边的阿尔巴尼亚也很小,前些天我还抽到一支巴尔干半岛上产的山鹰牌香烟呢!看来,这支援亚非拉的苦还真没白吃。

        说实在话,古巴糖不像白糖那样甜,甚至还比不上古老粗糙的黑糖。但自从进口古巴糖后,糖票不久就停止使用了。

        糖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甜蜜的、美好的,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我们的生活比蜜甜”。而给我的感受却是苦苦的、涩涩的。其实我懂得,苦与甜也是相对的,君不闻同甘共苦、苦尽甘来么?在酸甜辣苦咸五味中,甜的包容度最大。甜可以与咸同为佐料入菜,关系特别铁。甜与酸也是一对孪生姐妹,酸到好时即为甜,甜到极致可成酸。甜与辣好像搭不上界,可是当今四川麻辣烫大排档走俏,鄂菜湘菜小餐馆盛行,人们吃香的、喝辣的,那种甜美滋味,恐怕是无法用言语所能尽表的。

        (供稿:李林)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糖的记忆 (刊载于《散文》2021年第6期)

      来源:荆门作协    作者:刘南陔
      发布时间:2021-05-31

        打儿时记事起,最先认识的恐怕是麻糖了。货郎担沿村叫卖:“敲麻糖哎麻糖——”婆婆妈妈们总要花上一两个眼眼钱或者找出一点破铜烂铁来,敲上一大块麻糖哄小孩。吃麻糖是很麻烦的事,含在口里嚼不烂,糖稀流下来,大襟脏得像画符。我就不明白,货郎敲麻糖时是怎样想大就大、想小就小的。

        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买回七八斤麻糖,做米子糖、芝麻糖什么的,拜年时用来招待客人。当然,米子糖、芝麻糖的边角废料归小孩们收拾,他们早就盼着这一天。

        我一直以为麻糖是用芝麻做的,顾名思义么。长大后才知道麻糖的原料来自大麦芽及大米。到底如何做,还是弄不明白。三年困难时期,亲身参与了一次类似的活动,才懂得麻糖是如何熬出来的。

        当然没有粮食熬糖。天旱,满畈的高粱秆子没有扬花进米,早早蔫死了。人们饿得嚼高粱秆,发现里面有甜味,就一捆一捆地收回来,剁成段,切成条,架起大锅放上水,煮它几个小时,然后捞出高粱渣来,再接着煮。一锅水煮到能用碗装尽,那就是糖水了,最后小心翼翼地用乌钵盛好。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剁掉半禾场高粱秆,烧去半禾场柴火,糖水集中起来也就有半乌钵了。再把糖水倒进锅里煮,煮呀煮,糖水渐渐地稠起来了,成了糖稀稀,稍微冷却后就可以揉成坨、擀成团、掰成块,再反复拍打拉拔,黑乎乎的干糖稀变赭、变黄、变白,变得和货郎卖的差不多。糖分少的高粱秆却永远没有这种效果,熬出来的是半乌钵糖稀子。您可别低估了它的价值,这可是一家老小的命根子呀!

        那段年月使人们懂得了粮食的金贵,真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打那以后,浪费粮食是极大的犯罪。一夜之间酿酒的槽坊关闭了,熬糖的糖厂关闭了,因为这些营生都大量耗费粮食。于是乎货郎担久违了,米子糖芝麻糖没有了。直到二十世纪后末叶,孝感麻糖才再次走俏,跻身名品行列,那是后话。

        黑糖,又叫红糖,这也是我搞不明白的地方:红就红,黑就黑,怎么就搅合在一起了呢?大人们说:黑糖不好听,红糖吉利。对了,那家那户生丁添口,一进门递过来的就是一碗用黑糖冲的糖茶,红红的,怪不得人们说黑中有红、红中有黑呢!外国人也懂这些,司汤达就写过一本《红与黑》的书。

        大人往往不让小孩吃黑糖,说黑糖吃了上火,尿赤便结的。更可怕的还讲些令人恶心的故事:马帮贩卖黑糖时,蒲包里的糖融化了,就往蒲包上拉尿。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黑糖确有一股骚臭味。又听说其实小便并无大碍,可以入药,称之为“还原汤”。

        顾客来买糖了,杂货店老板从黑乎乎的蒲包里挖出一坨糖来,放在铜盘子秤里称好,又倒在事先准备好的荷叶上,再把荷叶糖包折成六面棱锥体,然后系上蒲草,递给对方。店老板动作麻利,顾客看得真切,场景经典极了。

        黑糖也是不可缺少的。比如有人被蛇咬伤了,须用黑糖调和一种叫做急解索的草药敷在伤口上,换六七次药就会止疼消肿。再者,妇科疾病,什么月经不调、产后贫血等等,需用黑糖做药引。物以稀为贵;若稀,贱亦难求。那年月,买黑糖的门路大致有两条:一是农户卖鸡蛋可以获得奖励糖票,大约一斤鸡蛋一两糖票吧。可别忘了,过粮食关的年代,妇女饿得闭经,母鸡哪会下蛋呢?二是卫生所出证明、公社领导签字可以买到糖,一斤、半斤的。我也属于特殊人群——肺结核病患者,有几次手里拿着公社批的条子,而营业员告之曰:食糖脱销!我只能望柜兴叹——柜台上方明明白白写着“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唉,什么时候买糖打油不要条子不凭票又不缺货呀。

        白糖,又被称为“洋糖”。“洋糖发糕,又甜又泡”,是孩子们仅有的几句儿歌。小贩沿村叫卖,孩子们排着长串跟着唱,馋得口水直流。

        其实,把白糖称为“洋糖”并不准确。在珠海市博物馆,我浏览了陈氏家族发迹史。早在十九世纪中叶,广东人陈芳就远涉南洋,种甘蔗,开工厂,用机器制糖,成为夏威夷的商界王子。这说明白糖并非洋人独擅。可是自有清时代起,大凡舶来品都冠以“洋”字, “洋火”“洋油”“洋布”“洋伞”之类遍及城乡。国家积弱,国人积贫,由此可见一斑。

        白糖有两大品种,一曰砂糖,一曰绵糖。绵糖更逗人喜爱。客人来了,做碗鸡蛋茶,放上白绵糖,无影无踪,吃起来甜滋滋的。这样好的东西在供销社却长期脱销,相关产品如薄荷糖、水果糖也买不到。间或出差的带回几根棒棒糖,会在湾里轰动一时。不过,白糖注定没有多大发展前途。如今,各式各样的咖啡糖、巧克力糖充斥市场,但它又涉嫌“三高”,更有称其为“白色毒药者”,被许多人拒之门外。这种状况在那个年代是难以想象的。

        这不能不说一说古巴糖。

        三年困难后期,听说供销社新进了一批古巴糖,从大洋彼岸运来,同事们都非常吃惊。古巴、卡斯特罗这些名字我们才念顺口,《美丽的哈瓦那》这支歌刚唱会,怎么远隔重洋的商品就运到了我们这个小集镇上来了呢?古巴真是我们的好朋友,虽然穷点、小点。不过,我们的朋友都很穷、很小,亚得里亚海边的阿尔巴尼亚也很小,前些天我还抽到一支巴尔干半岛上产的山鹰牌香烟呢!看来,这支援亚非拉的苦还真没白吃。

        说实在话,古巴糖不像白糖那样甜,甚至还比不上古老粗糙的黑糖。但自从进口古巴糖后,糖票不久就停止使用了。

        糖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甜蜜的、美好的,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我们的生活比蜜甜”。而给我的感受却是苦苦的、涩涩的。其实我懂得,苦与甜也是相对的,君不闻同甘共苦、苦尽甘来么?在酸甜辣苦咸五味中,甜的包容度最大。甜可以与咸同为佐料入菜,关系特别铁。甜与酸也是一对孪生姐妹,酸到好时即为甜,甜到极致可成酸。甜与辣好像搭不上界,可是当今四川麻辣烫大排档走俏,鄂菜湘菜小餐馆盛行,人们吃香的、喝辣的,那种甜美滋味,恐怕是无法用言语所能尽表的。

        (供稿:李林)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