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深沟探幽

      来源:麻城作协    发布时间:2021-06-15    作者:周胜辉

           初夏时分,我们循着清凉,来到大别山腹地的木子店镇,探访这里的一个古树群落。群落座落在一个叫做深沟的地方,名字朴素得像山里的汉子,不事雕饰,天然质朴,没有半点的诘屈。我们在九曲回廊似的山道上一路盘旋转折,向高向深,两侧青山相拥,一路绿水缠绵。山是极好的山,形好,貌也好。有草,有木,有竹,它们各自占各自的地盘,且各自活得清爽自在。水也是极好的水,甘而清,纯且净,像婉约的处子,在山与谷之间率意蜿蜒,妩媚而灵动。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的情绪也就被渲染得生动起来了。

           说话间,深沟说到就到。两边是数座笔陡的山,中间是一线幽深的谷,山高而谷深,这便是所谓深沟之谓了。山有起有伏,沟有直有曲,比赛似的长满了各种树,各种草,也就有了各种清气,各种英气,各种生气。深沟边有一村,一亭,一桥,一塘。它们都很小巧,小家碧玉似的,散落在山与谷之间,彼此映衬,彼此呼应,深得和谐共存之妙。村是老村,十数栋青砖黑瓦的房,参差在一面向阳的山坡上,散发着一股高古之意。亭与桥显然是新造的,但也显得典雅而别致,造而不作,并没有违和之感。塘是驳了石岸的,镶嵌在村子的前端,里面的清泓泛着波光,像一只扑扇着的眼睛。此情此景,鲜活得让人陶醉。

        当然,让人陶醉的还不仅是这个隐藏在深山高壑之间的小世界,而是深沟周围那数百棵参天的树,这些树大多是青冈栎,一共有近三百棵,树龄都有两三百年的光景。望眼看去,树大约都有二十多米高,生得端正,魁伟,它们散落在深沟的村前屋后,有的独居,有的比邻,有的抱团,有的组阵,但不管是哪一种姿态,看上去都立得正,站得稳,上不愧天,下不愧地,像极了山里的乡亲,无问雨雪,无问春秋,总是那么从容,练达,刚直。

           我在这些树阵中徘徊了良久,树无语,我亦无语。但我相信,这些树都是有灵根的,更是有灵性的。此时此刻,我分明听见了树的私语,它仿佛在用三百年的历练告诉我,人也罢,物也罢,都必须扎得住根,稳得住神,守得住恒,唯其如此,才能够立身、立命,才能够永生、永年。如今,三百年过去了,栽这些树的人都去得远了,但树在,人亦应该还在,栽这些树的人用他们的心香为子孙们留下了一份浓荫,一份苍翠,人和树已经结合在一起了。所以,它们才能够无畏兵燹,无畏斧斫,依旧葱茏,旺盛,蓬勃得让人震撼。于是,我和树相顾一笑,会心会意,尽在不言。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在深沟的村头,还有八棵粗细相仿的青冈栎,名字叫做“八大房”。它们沿着缓缓的山坡站成一个整齐的阵列,看上去森森然,勃勃然。听人说,这八棵树是住在深沟的李姓人家栽的,两百四十多年以前,李家地狭人多,就想到外面去讨生活。当时,李家有八个兄弟相约出走,为了留下对故园的念想,更是为了兄弟伙们的亲情,他们便一起种下了这几棵树,以示骨肉相连,同气连枝。现在,那八个兄弟已经不知所踪了,但“八大房”留在这里,它们守着故乡的山,恋着故乡的土,须臾也没离开,各自生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盘错的枝桠伸展出去,手挽着手,肩并着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分明就是那八个依依不舍的兄弟。我想,不论他们八兄弟身在何方,不论他们在哪里开枝散叶,也不论岁月过了多久,在他们的灵魂深处,一定会有深沟,一定会有故乡,一定会记得他们当初的契约,无论贫富,无论悲喜,他们永远是兄弟。这八棵树既是承诺,也是见证,更是地久天长的传说。

           让人遗憾的是,现在深沟的村民大多迁到山下去了,这个古老的村子正日趋沉寂。但我相信,人们搬得走家,却搬不走心。因为深沟人的根在这里,梦也该在这里,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一切,就会在他们心里萌芽,开花,成长。

           离开深沟的时候,日已渐西。我忽然听到一阵燕子的呢喃声从村子里传来,便循声望去,只见在村前的一栋民居下,一只亲鸟带着两只雏鸟,正在屋檐下盘旋,仿佛是母亲带着孩子在练习飞行。亲鸟其声殷殷,雏鸟其声切切,它们绕檐三匝,且舞且蹈,给这个寂静的山村,突然注入一股生机。这一刻,我心里突然充满了莫名的感动。燕子是恋旧的,它们三百年前从这里走,三百年后一定还会到这里来,子子孙孙,往复轮替,无有穷尽。人肯定也是这样,无论我们来自何方,无论我们要去哪里,家和家园总会在我们的心头驻扎,永远也抹不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深沟探幽

      来源:麻城作协    作者:周胜辉
      发布时间:2021-06-15

           初夏时分,我们循着清凉,来到大别山腹地的木子店镇,探访这里的一个古树群落。群落座落在一个叫做深沟的地方,名字朴素得像山里的汉子,不事雕饰,天然质朴,没有半点的诘屈。我们在九曲回廊似的山道上一路盘旋转折,向高向深,两侧青山相拥,一路绿水缠绵。山是极好的山,形好,貌也好。有草,有木,有竹,它们各自占各自的地盘,且各自活得清爽自在。水也是极好的水,甘而清,纯且净,像婉约的处子,在山与谷之间率意蜿蜒,妩媚而灵动。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的情绪也就被渲染得生动起来了。

           说话间,深沟说到就到。两边是数座笔陡的山,中间是一线幽深的谷,山高而谷深,这便是所谓深沟之谓了。山有起有伏,沟有直有曲,比赛似的长满了各种树,各种草,也就有了各种清气,各种英气,各种生气。深沟边有一村,一亭,一桥,一塘。它们都很小巧,小家碧玉似的,散落在山与谷之间,彼此映衬,彼此呼应,深得和谐共存之妙。村是老村,十数栋青砖黑瓦的房,参差在一面向阳的山坡上,散发着一股高古之意。亭与桥显然是新造的,但也显得典雅而别致,造而不作,并没有违和之感。塘是驳了石岸的,镶嵌在村子的前端,里面的清泓泛着波光,像一只扑扇着的眼睛。此情此景,鲜活得让人陶醉。

        当然,让人陶醉的还不仅是这个隐藏在深山高壑之间的小世界,而是深沟周围那数百棵参天的树,这些树大多是青冈栎,一共有近三百棵,树龄都有两三百年的光景。望眼看去,树大约都有二十多米高,生得端正,魁伟,它们散落在深沟的村前屋后,有的独居,有的比邻,有的抱团,有的组阵,但不管是哪一种姿态,看上去都立得正,站得稳,上不愧天,下不愧地,像极了山里的乡亲,无问雨雪,无问春秋,总是那么从容,练达,刚直。

           我在这些树阵中徘徊了良久,树无语,我亦无语。但我相信,这些树都是有灵根的,更是有灵性的。此时此刻,我分明听见了树的私语,它仿佛在用三百年的历练告诉我,人也罢,物也罢,都必须扎得住根,稳得住神,守得住恒,唯其如此,才能够立身、立命,才能够永生、永年。如今,三百年过去了,栽这些树的人都去得远了,但树在,人亦应该还在,栽这些树的人用他们的心香为子孙们留下了一份浓荫,一份苍翠,人和树已经结合在一起了。所以,它们才能够无畏兵燹,无畏斧斫,依旧葱茏,旺盛,蓬勃得让人震撼。于是,我和树相顾一笑,会心会意,尽在不言。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在深沟的村头,还有八棵粗细相仿的青冈栎,名字叫做“八大房”。它们沿着缓缓的山坡站成一个整齐的阵列,看上去森森然,勃勃然。听人说,这八棵树是住在深沟的李姓人家栽的,两百四十多年以前,李家地狭人多,就想到外面去讨生活。当时,李家有八个兄弟相约出走,为了留下对故园的念想,更是为了兄弟伙们的亲情,他们便一起种下了这几棵树,以示骨肉相连,同气连枝。现在,那八个兄弟已经不知所踪了,但“八大房”留在这里,它们守着故乡的山,恋着故乡的土,须臾也没离开,各自生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盘错的枝桠伸展出去,手挽着手,肩并着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分明就是那八个依依不舍的兄弟。我想,不论他们八兄弟身在何方,不论他们在哪里开枝散叶,也不论岁月过了多久,在他们的灵魂深处,一定会有深沟,一定会有故乡,一定会记得他们当初的契约,无论贫富,无论悲喜,他们永远是兄弟。这八棵树既是承诺,也是见证,更是地久天长的传说。

           让人遗憾的是,现在深沟的村民大多迁到山下去了,这个古老的村子正日趋沉寂。但我相信,人们搬得走家,却搬不走心。因为深沟人的根在这里,梦也该在这里,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一切,就会在他们心里萌芽,开花,成长。

           离开深沟的时候,日已渐西。我忽然听到一阵燕子的呢喃声从村子里传来,便循声望去,只见在村前的一栋民居下,一只亲鸟带着两只雏鸟,正在屋檐下盘旋,仿佛是母亲带着孩子在练习飞行。亲鸟其声殷殷,雏鸟其声切切,它们绕檐三匝,且舞且蹈,给这个寂静的山村,突然注入一股生机。这一刻,我心里突然充满了莫名的感动。燕子是恋旧的,它们三百年前从这里走,三百年后一定还会到这里来,子子孙孙,往复轮替,无有穷尽。人肯定也是这样,无论我们来自何方,无论我们要去哪里,家和家园总会在我们的心头驻扎,永远也抹不去。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