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革命母亲

      来源:麻城作协    发布时间:2021-07-07    作者:王小燕

         七月一号上午,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雨迟迟未下,墨色的云朵低低的浮在半空,天,显得分外沉闷,象是要把人一下子拉回到上世纪二三十代的氛围中。跟着一拔接一拔的人群,我们走近了红安烈士陵园。在众多的旧实物、雕塑作品以及立体鲜活的再现场景中,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馆里的一组老照片,长久的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些黑白的老照片,有些泛黄,有些模糊,有些陈旧,但照片上的人物,却让我们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那瘦弱的身躯,慈祥的目光,深沟样的皱纹,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母亲的温存。这些老照片里,不仅有老一辈革命家李先念的母亲李王氏,还有徐正修、夏文先、蓝桂珍、周家姆四位大妈。看着她们的旧照,听着讲解员讲解着她们的故事,我被深深的打动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李先念的母亲李王氏的故事。

        故事与两块银元有关。1932年6月,蒋介石集中三十万大军进攻鄂豫皖苏区,发动了第四次反围剿。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四方面军于10月决定撤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大转移。怀着对儿子深深的牵挂和担忧,母亲李王氏揣着两块积攒多年的银元,颠着小脚,执意想见儿子一面。赶了几十里山路,冒着炮火,母亲终于在冯受二附近的一个山头上,找到了正在指挥作战的李先念。战事激烈,随时都有危险,李先念大发脾气,并叫通讯员送走了母亲。母亲拉着儿子的衣角,将这两块银元放在他的口袋,含泪离去。后来,红四方面军撤出了鄂豫皖,李先念离开了故乡。行军途中,李先念突然听到外衣口袋里有一种细微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竟是两块银元,李先念明白了,这是母亲临走时悄悄放进他口袋里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匆匆一面,竟成为母子之间的永决。六十多年后,80多岁的李先念曾多次对身边的人说,我想念妈妈,那天我不该对她发火……

        徐正修大妈是红安叶家畈村人,自幼便是童养媳,饱尝生活的艰辛。1931年左右,她支持丈夫革命,还把大儿子送去参军。不幸的是,丈夫和大儿子都在战场上牺牲了。徐大妈的景况更差了,只好带着小儿子,从红安到麻城,过着沿路乞讨的生活。即使在这样的困境中,她却依然不忘帮助革命。在麻城林家山反动地主家讨饭时,她认识了两名长工,听说地主近期有所行动,就将消息带给革命者,让他们提高警惕。还有一次,徐大妈讨饭到了娘家湾子,见到一队伪军从县城出发去锡家河。她得知新四军便住在那里,于是赶紧抄小道将消息送给了新四军。事后,村民说,当我军刚刚撤退后,不远处就响起了伪军的枪声。据徐大妈后来回忆:“我往山里头跑,因为是小脚走田埂路很吃力,遇上下坡,我干脆一路滚下去。”

        蓝桂珍大妈是红安县程维德村人。从黄麻起义到鄂豫边区武装割据,程维德村一直是苏区的中心地带。1929年6月,徐向前来到鄂豫皖苏区,担任红十一军三十一师副师长。特区政府在枟树岗等地设立红军招募处募兵,村子里的的青年纷纷响应,传出了象张国英送新婚丈夫参军打仗的佳话,出现了娘送儿、妻送夫、妹送哥参加红军的动人场面。其中,蓝桂珍大妈响应得最为积极,她不仅将丈夫程启忠,而且将儿子和四个兄弟都送到祠堂里的红军招募处,报名参加红军,可以说,为了革命,她奉献了全部的身家性命。

        这三位母亲的故事,细小如针,李先念母亲李王氏拿出的不过是两块暗褐色银元,徐正修大妈不过是收集一些情报,蓝桂珍大妈不过是鼓励亲人们参军,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迹。她们穿着粗布衣裳,盘着简单的发髻,在地里锄着草,在田时务着农,平凡,朴实,毫不起眼,就象我们在田埂上不经意间遇上的老人一样。但是,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儿女的事业,怀着对亲人们的爱,对敌人的恨,她们毫无保留,尽一已之所能,倾一已之所有。我想,在红安,在大别山,这样的故事应该还有很多。她们的事迹简单,普通,甚至不值得一提,我们却不得不停下匆忙的脚步,去体味一颗母亲的心。

        离开陵园的时候,噼哩啪啦的雨终于落了下来,打在苍松翠柏间,打在高大的梧桐树上,打在我们的心上。穿过重重雨幕,我似乎看见了,在每一个将军身后,在14万个红安烈士身后,都站着一个同样伟大的母亲,她们既有铁的坚韧深沉,还有水的细腻柔情,她们也是我们共同的母亲。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革命母亲

      来源:麻城作协    作者:王小燕
      发布时间:2021-07-07

         七月一号上午,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雨迟迟未下,墨色的云朵低低的浮在半空,天,显得分外沉闷,象是要把人一下子拉回到上世纪二三十代的氛围中。跟着一拔接一拔的人群,我们走近了红安烈士陵园。在众多的旧实物、雕塑作品以及立体鲜活的再现场景中,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馆里的一组老照片,长久的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些黑白的老照片,有些泛黄,有些模糊,有些陈旧,但照片上的人物,却让我们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那瘦弱的身躯,慈祥的目光,深沟样的皱纹,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母亲的温存。这些老照片里,不仅有老一辈革命家李先念的母亲李王氏,还有徐正修、夏文先、蓝桂珍、周家姆四位大妈。看着她们的旧照,听着讲解员讲解着她们的故事,我被深深的打动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李先念的母亲李王氏的故事。

        故事与两块银元有关。1932年6月,蒋介石集中三十万大军进攻鄂豫皖苏区,发动了第四次反围剿。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四方面军于10月决定撤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大转移。怀着对儿子深深的牵挂和担忧,母亲李王氏揣着两块积攒多年的银元,颠着小脚,执意想见儿子一面。赶了几十里山路,冒着炮火,母亲终于在冯受二附近的一个山头上,找到了正在指挥作战的李先念。战事激烈,随时都有危险,李先念大发脾气,并叫通讯员送走了母亲。母亲拉着儿子的衣角,将这两块银元放在他的口袋,含泪离去。后来,红四方面军撤出了鄂豫皖,李先念离开了故乡。行军途中,李先念突然听到外衣口袋里有一种细微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竟是两块银元,李先念明白了,这是母亲临走时悄悄放进他口袋里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匆匆一面,竟成为母子之间的永决。六十多年后,80多岁的李先念曾多次对身边的人说,我想念妈妈,那天我不该对她发火……

        徐正修大妈是红安叶家畈村人,自幼便是童养媳,饱尝生活的艰辛。1931年左右,她支持丈夫革命,还把大儿子送去参军。不幸的是,丈夫和大儿子都在战场上牺牲了。徐大妈的景况更差了,只好带着小儿子,从红安到麻城,过着沿路乞讨的生活。即使在这样的困境中,她却依然不忘帮助革命。在麻城林家山反动地主家讨饭时,她认识了两名长工,听说地主近期有所行动,就将消息带给革命者,让他们提高警惕。还有一次,徐大妈讨饭到了娘家湾子,见到一队伪军从县城出发去锡家河。她得知新四军便住在那里,于是赶紧抄小道将消息送给了新四军。事后,村民说,当我军刚刚撤退后,不远处就响起了伪军的枪声。据徐大妈后来回忆:“我往山里头跑,因为是小脚走田埂路很吃力,遇上下坡,我干脆一路滚下去。”

        蓝桂珍大妈是红安县程维德村人。从黄麻起义到鄂豫边区武装割据,程维德村一直是苏区的中心地带。1929年6月,徐向前来到鄂豫皖苏区,担任红十一军三十一师副师长。特区政府在枟树岗等地设立红军招募处募兵,村子里的的青年纷纷响应,传出了象张国英送新婚丈夫参军打仗的佳话,出现了娘送儿、妻送夫、妹送哥参加红军的动人场面。其中,蓝桂珍大妈响应得最为积极,她不仅将丈夫程启忠,而且将儿子和四个兄弟都送到祠堂里的红军招募处,报名参加红军,可以说,为了革命,她奉献了全部的身家性命。

        这三位母亲的故事,细小如针,李先念母亲李王氏拿出的不过是两块暗褐色银元,徐正修大妈不过是收集一些情报,蓝桂珍大妈不过是鼓励亲人们参军,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迹。她们穿着粗布衣裳,盘着简单的发髻,在地里锄着草,在田时务着农,平凡,朴实,毫不起眼,就象我们在田埂上不经意间遇上的老人一样。但是,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儿女的事业,怀着对亲人们的爱,对敌人的恨,她们毫无保留,尽一已之所能,倾一已之所有。我想,在红安,在大别山,这样的故事应该还有很多。她们的事迹简单,普通,甚至不值得一提,我们却不得不停下匆忙的脚步,去体味一颗母亲的心。

        离开陵园的时候,噼哩啪啦的雨终于落了下来,打在苍松翠柏间,打在高大的梧桐树上,打在我们的心上。穿过重重雨幕,我似乎看见了,在每一个将军身后,在14万个红安烈士身后,都站着一个同样伟大的母亲,她们既有铁的坚韧深沉,还有水的细腻柔情,她们也是我们共同的母亲。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