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无名烈士祭

      来源:麻城作协    发布时间:2021-07-09    作者:李世明

           又是萋萋芳草天,松擎翠盖护谁眠?

           幽幽故国三千里,默默残碑九十年。

           黄土当初凝热血,春风此日托啼鹃。

           我今试作无名祭,遍野山花放欲燃。

           2017年清明时节,在祭拜了一位无名烈士墓后,我写下了这首七律,以表达对先烈的哀思。自此以后,我每年清明前后都要去烈士墓前看看,每次去了,无言以对,但心中总是悲情涌动,不能自已。转眼间今年第五个清明节了,如约般我又是一个人前往。

           乘马岗镇是革命老区,这里是著名的“黄麻起义”策源地,在最南端有两座山峰相连,名叫“捉马山”,是因为唐王李世民的战马跑到这里被捉到。在山的东麓一个小凹处,有一座荒塚,里面长眠着一位大革命时期的红军排长,他很年轻,据上辈老人传说只有二十二岁,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清明时节,春暖花开。我一个人沿着羊肠小路,重复着五年来的同一足迹,嗅着春天的气息,款款而行。满山的松树高大而茂盛,浓荫下的兰草花开了,香气馥郁浓烈。那大石旁的紫藤花,更是开的恣意而狂放,一蓬蓬一簇簇,毫无顾忌。但这些远不及路两边以及山崖上的杜鹃花,如霞似火鲜红欲滴。

           来到烈士墓前,已是日上三竿了。那松林中的杜宇声,仿佛呼应我的心绪,婉转而幽咽。我默默地站立着垂首无语,但我心中已是喃喃欲诉。我不知道怎样称呼这位长眠的逝者,更不知道怎样排遣心中那份苍凉。

           闭目遐思,穿越历史的云烟,那峥嵘岁月又历历在目。在捉马山石寨内,驻扎着转战鄂豫皖边区的红军战士,在与白匪连日的交战中,勇猛顽强,打退了敌人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在坚守了数日后的一个清晨,接到上级指示准备转移的红军战士,集合在草坪上听他们的排长讲话,年轻的排长雄姿英发,眼神中充满智慧,话声中充满革命斗志。就在这时,敌人乘着雾色偷偷摸了上来,一颗万恶的子弹击中了年轻的排长。他倒下了,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鲜血染红了他身下的那块土地。

           我仿佛看见他那渴望的双眼,多么不想与战友们诀别。革命的征程还很遥远,革命的理想还未实现,战斗的号角才刚刚吹响。但他还是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带着曾经的理想,带着没有看到革命成功的遗憾。

        红军队伍要转移了,时间紧迫,只好委托山下的小村庄里的乡亲,让乡亲们把他们的排长安葬。并留下十二块银元,嘱咐买一副上好的棺木,还说他们会回来的,要让他们的排长遗骨还乡。

           这个小山庄叫李家洼,都是周姓农户,筑土坯而居,民风纯朴,贫穷落后。那日晚上乡亲们集聚了青壮劳力,偷偷地把烈士遗体殓入棺中,匆匆埋葬在了屋后的一个小山凹里,并不敢烧香立碑。

        翌日,万恶的白匪知道了消息,团团围住了李家洼,并找到了烈士坟墓。他们把烈士的棺椁挖了出来,并架起柴禾点燃,然后警告乡亲们不要告诉红军,竟自扬长而去。

           也许是天佑英雄,也许是暝暝中自有安排,白匪走后不久,天上竟下起大雨,把焚烧棺椁的大火浇灭了,烈士的遗骸才得以保全。乡亲们含着眼泪趁雨把棺椁重新下葬,并做好伪装防止白匪重蹈恶行。

        沧海桑田,岁月无声,烈士墓上的芳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昔日的战友,也从此渺无音讯。也许是他们在开创新中国的征程上以身许国,战死疆场,也许他们的英魂早就随着春天的脚步,拜访了他们的排长,并相聚含笑于九泉。

           烈士牺牲数年后,李家洼村民周时富,娶妻生下了大女儿,怀着对烈士崇敬的心情,抱着女儿来到烈士墓前拜烈士为干爹,从此年年祭拜,他的后代延续至今。并从他们口中得知烈士祖籍是四川或安徽金寨,无从考证。2014年,民政部门为烈士立碑,碑上刻“无名烈士墓”字样。

           绿水青山,物换星移。如果有轮回,我相信烈士早已重生。如果在天有灵,我相信烈士的情怀已然慰藉。那入云的青松,已彰显英烈的风骨;那坟头的芳草,又带来春天的气息。

        在这个改革开放以后的年代,泥沙俱下。

           与时俱进,蓬勃着大国的生命力;物欲横流,也考验着年轻一代人的信仰。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史,每一页都浸透着先驱们的鲜血。那一幅幅改变历史的画图,活跃在脑海中,教人警醒,催人奋进。

           站在烈士墓前,我不知道身处历史长河中的某处。假如我和烈士同生,我不知道我是否也有血性?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找到真理?但是我知道这些假设是很可笑的,历史没有假设,只有惊天动地的转折和延续。

           点燃一支香烟,插在烈士墓前,代表生者一柱心香。安息吧墓中的逝者!国在家在,这里就是您的故土。那树上的翠鸟,可作您的信使,传递祝福更传递和平。那山下的溪流,为您奏乐更为您洗涤心灵的忧郁。

           念念叨叨,我说了这许多,不知道您是否能听见?我该走了,明年我还会再来。我想,明年,通往您这里的路应该不会再崎岖;祭拜您的人除了周时富的后人和我,应该还有更多…

           青山有幸,烈士无名!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无名烈士祭

      来源:麻城作协    作者:李世明
      发布时间:2021-07-09

           又是萋萋芳草天,松擎翠盖护谁眠?

           幽幽故国三千里,默默残碑九十年。

           黄土当初凝热血,春风此日托啼鹃。

           我今试作无名祭,遍野山花放欲燃。

           2017年清明时节,在祭拜了一位无名烈士墓后,我写下了这首七律,以表达对先烈的哀思。自此以后,我每年清明前后都要去烈士墓前看看,每次去了,无言以对,但心中总是悲情涌动,不能自已。转眼间今年第五个清明节了,如约般我又是一个人前往。

           乘马岗镇是革命老区,这里是著名的“黄麻起义”策源地,在最南端有两座山峰相连,名叫“捉马山”,是因为唐王李世民的战马跑到这里被捉到。在山的东麓一个小凹处,有一座荒塚,里面长眠着一位大革命时期的红军排长,他很年轻,据上辈老人传说只有二十二岁,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清明时节,春暖花开。我一个人沿着羊肠小路,重复着五年来的同一足迹,嗅着春天的气息,款款而行。满山的松树高大而茂盛,浓荫下的兰草花开了,香气馥郁浓烈。那大石旁的紫藤花,更是开的恣意而狂放,一蓬蓬一簇簇,毫无顾忌。但这些远不及路两边以及山崖上的杜鹃花,如霞似火鲜红欲滴。

           来到烈士墓前,已是日上三竿了。那松林中的杜宇声,仿佛呼应我的心绪,婉转而幽咽。我默默地站立着垂首无语,但我心中已是喃喃欲诉。我不知道怎样称呼这位长眠的逝者,更不知道怎样排遣心中那份苍凉。

           闭目遐思,穿越历史的云烟,那峥嵘岁月又历历在目。在捉马山石寨内,驻扎着转战鄂豫皖边区的红军战士,在与白匪连日的交战中,勇猛顽强,打退了敌人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在坚守了数日后的一个清晨,接到上级指示准备转移的红军战士,集合在草坪上听他们的排长讲话,年轻的排长雄姿英发,眼神中充满智慧,话声中充满革命斗志。就在这时,敌人乘着雾色偷偷摸了上来,一颗万恶的子弹击中了年轻的排长。他倒下了,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鲜血染红了他身下的那块土地。

           我仿佛看见他那渴望的双眼,多么不想与战友们诀别。革命的征程还很遥远,革命的理想还未实现,战斗的号角才刚刚吹响。但他还是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带着曾经的理想,带着没有看到革命成功的遗憾。

        红军队伍要转移了,时间紧迫,只好委托山下的小村庄里的乡亲,让乡亲们把他们的排长安葬。并留下十二块银元,嘱咐买一副上好的棺木,还说他们会回来的,要让他们的排长遗骨还乡。

           这个小山庄叫李家洼,都是周姓农户,筑土坯而居,民风纯朴,贫穷落后。那日晚上乡亲们集聚了青壮劳力,偷偷地把烈士遗体殓入棺中,匆匆埋葬在了屋后的一个小山凹里,并不敢烧香立碑。

        翌日,万恶的白匪知道了消息,团团围住了李家洼,并找到了烈士坟墓。他们把烈士的棺椁挖了出来,并架起柴禾点燃,然后警告乡亲们不要告诉红军,竟自扬长而去。

           也许是天佑英雄,也许是暝暝中自有安排,白匪走后不久,天上竟下起大雨,把焚烧棺椁的大火浇灭了,烈士的遗骸才得以保全。乡亲们含着眼泪趁雨把棺椁重新下葬,并做好伪装防止白匪重蹈恶行。

        沧海桑田,岁月无声,烈士墓上的芳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昔日的战友,也从此渺无音讯。也许是他们在开创新中国的征程上以身许国,战死疆场,也许他们的英魂早就随着春天的脚步,拜访了他们的排长,并相聚含笑于九泉。

           烈士牺牲数年后,李家洼村民周时富,娶妻生下了大女儿,怀着对烈士崇敬的心情,抱着女儿来到烈士墓前拜烈士为干爹,从此年年祭拜,他的后代延续至今。并从他们口中得知烈士祖籍是四川或安徽金寨,无从考证。2014年,民政部门为烈士立碑,碑上刻“无名烈士墓”字样。

           绿水青山,物换星移。如果有轮回,我相信烈士早已重生。如果在天有灵,我相信烈士的情怀已然慰藉。那入云的青松,已彰显英烈的风骨;那坟头的芳草,又带来春天的气息。

        在这个改革开放以后的年代,泥沙俱下。

           与时俱进,蓬勃着大国的生命力;物欲横流,也考验着年轻一代人的信仰。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史,每一页都浸透着先驱们的鲜血。那一幅幅改变历史的画图,活跃在脑海中,教人警醒,催人奋进。

           站在烈士墓前,我不知道身处历史长河中的某处。假如我和烈士同生,我不知道我是否也有血性?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找到真理?但是我知道这些假设是很可笑的,历史没有假设,只有惊天动地的转折和延续。

           点燃一支香烟,插在烈士墓前,代表生者一柱心香。安息吧墓中的逝者!国在家在,这里就是您的故土。那树上的翠鸟,可作您的信使,传递祝福更传递和平。那山下的溪流,为您奏乐更为您洗涤心灵的忧郁。

           念念叨叨,我说了这许多,不知道您是否能听见?我该走了,明年我还会再来。我想,明年,通往您这里的路应该不会再崎岖;祭拜您的人除了周时富的后人和我,应该还有更多…

           青山有幸,烈士无名!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