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远山里的峥嵘岁月

      来源:宜昌市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1-07-19    作者:若水

       

        从档案库里检索出“三线”,摊开一摞摞发黄的、墨香尚存的卷宗,我的视线穿透半个世纪斑驳的时光,穿越千沟万壑重峦叠嶂,已然触摸到热血沸腾、战天斗地的峥嵘岁月……

        上世纪中页,国际形势波诡云谲,战争一触即发。1964年,在毛泽东同志和中共中央的决策下,一场以战备为中心的经济建设——“三线建设”在中国大地如火如荼地拉开战线。国家共投入2000多亿元的资金和几百万人力,历时15年之久,在三线地区和一二线地区腹地,建设起了以国防工业、基础工业为主的近2000个大中型工厂、铁路、水电站、科研院所等基础设施。声势浩大的“三线建设”规模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经济建设战略的空前壮举。宜昌地处长江中上游,素有“三峡门户”“川鄂咽喉”之称,战略优势得天独厚,成为湖北“小三线”建设的首选之地。无数的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民工,打起背包,跋山涉水,奔赴宜昌的深山峡谷、旷野荒郊;成千上万的建设者餐风露宿,筚路蓝缕,用十几年的青春与血汗,修建了星罗棋布的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医院、学校和交通要道。

        从1965年7007工程开始修路、5710当阳机场破土兴建拉开宜昌“三线建设”序幕,到清江流域的288、388、238在山村里相继安营扎寨;从隐匿下牢溪畔的809,到莲沱之巅傲视西陵峡的827;从焦柳铁路(宜昌段)、鸦官铁路、宜莲公路等一条条交通要道四通八达,到137、403、515、612、710……一系列代号厂如雨后春笋般拓展宜昌城市建设的骨架;从葛洲坝330工程高筑起历史的丰碑,到远安066型号导弹器宇轩昂驶过天安门广场……“三线工程”建设大大促进了宜昌工业发展、推动着科技文化进步、影响了人口结构变化,在宜昌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宜昌迎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腾飞。可以说,宜昌从一个小小的山区小城建设发展成为省域副中心城市,三线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条曲折的三线公路,承载着火热的记忆

        驱车沿着G348国道沿西陵峡上行。过黄柏河大桥,经南津关,三游洞,沿途峡江旖旎,风景如画。车在高山深谷悬崖绝壁间御风穿行,思绪悠悠荡荡,无数动人的故事、鲜活的场景,纷至沓来……

        自古出入“川鄂咽喉”宜昌,唯长江水路舟楫通行。长江三峡滩多水险,逆水西行险象环生。尤其南津关,峡江山民和船夫皆称作“鬼门关”,漩流湍急,凶险异常。

        “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随着三线建设的号角吹响峡江,西陵峡畔不起眼的小村庄----莲沱,因为背山面水,隐蔽且又离城近,被选中为军事基地,代号827。为了基地建设和交通需要,1970年,开始修建宜昌到莲沱,后来延伸至大老岭的公路。

        宜昌县、秭归县、沔阳县三县民工1.8万人,挑着铺盖卷儿,扛着铁锹挖锄,义无反顾地汇集到西陵峡畔,奋战两年后,解放军374部队基建工程兵万名战士也不远万里赶来了。战士、民工一家亲,夜以继日,战天斗地,向险山恶水发起了进攻。在崇山峻岭间,开山凿石、掘洞架桥、引水架线……“上山一身汗,下山腿打颤;路没一尺宽,抬头一线天”,尽管条件极端恶劣艰苦,“一根铁钎两手血泡”是常态;所有人仍然顽强地凭着一颗红心与天斗,与地斗,与岩石斗,用原始的工具,用集体的智慧和力量,硬是在万丈悬崖下修成了落差近千米的盘山路,凿通了木鱼槽、黄山洞和天柱山三座隧道,建成当时世界净空最高一一单拱净跨96米、全人工模板的干沟子大桥,创造了七十年代中国公路桥梁建设奇迹,宛若彩虹高悬峡江北岸,蔚为壮观!

        驻足桥端,凝视着历尽五十载春秋风雨剥蚀的干沟子大桥,思绪万千,心潮起伏。据报道,2019年9月,世界顶级的自然杂志《Nature》发表文章,发现5.5亿年前的夷陵虫,从而表明了宜昌是地球生命最早的发源地。发现“夷陵虫”化石的地方,就在干沟子大桥附近。那么,这样一条路、这样一座桥的存在,也便赋予了更加不同寻常的意义。

        当人们经过这条通往三峡工程的唯一国道、三峡工程应急战备通道、独具三峡特色的旅游廊道以及“零距离”触摸地质标本,探索生命起源的神秘通道时,可曾知道,这条穿越最古老的地层,携手最壮丽的山河,抵达最豪迈的国之重器的G348国道,是无数人洒下血汗甚至付出生命换来的一条宝贵的通途。

        三线人沈秀全、喻富贵的记忆深处,永远不能忘记发生在1973年初夏的那一幕。干沟大桥进入紧张修建中,木工连担负着大桥模板的加工任务。电锯作业过程中突发意外,战士叶金来双手至前臂被切断,双腿内侧伤及股动脉,四股大动脉鲜血如同泉水射出几米远。卫生人员紧急施救,但是医院根本沒有库存血。抢救伤员的关键是立即输血。十万火急之时,各连的干部战士赶来了,八二七工程队工人赶来了,争先恐后献血。医院门前一大片的人,个个挽起袖子争着向前挤。无数人献出的热血汇聚到一个人的血管里,叶金来得救了。

        在夷陵区三线文化广场,三线英雄聂厚英的雕塑格外醒目。年仅19岁的太平溪镇土仓坪村女共青团员聂厚英,将自己的青春定格在宜莲公路的战场上,将自己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祖国的三线建设。而她深明大义的忠厚父亲聂忠郎,得知女儿牺牲的噩耗,不仅没有提任何要求,还请求让小女儿也参战,完成姐姐没有完成的任务……

        有人负伤了,有人牺牲了,党员团员抢着上,人民群众争相干。正是藉着这样一种坚定的信仰和热情,任凭山高水险,重重困难,所有建设者都任劳任怨,毫无畏惧,遇山开洞,遇水搭桥。终于,踏平坎坷成大道,通往三峡腹地的亘古绝壁天堑从此有通途,改写了峡江人出行完全依赖长江水路的历史,建成西陵峡故道壮观的人文风景线。

        如果说,宜莲公路开创了三峡腹地通往外界的交通先河,那么,纵贯南北的钢铁运输大动脉——焦柳铁路(宜昌段)的建设,不仅实现了宜昌人半个世纪的铁路梦,还在中国铁路史上书写了传奇一页。当十万民兵成建制轰轰烈烈会战鸦官铁路仅用8个月全线铺轨通车时,当中国第四座跨越长江天堑的大桥、焦柳铁路重点工程——枝城大桥飞架南北时,宜昌人民腾出干净的房子,省出口中的粮食,倾力支持远道而来不辞辛苦的建设者们……除了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让我们看到万众一心投身如此大规模的建设。三峡公路、三峡铁路以及当阳机场的建设,构筑了宜昌水陆空铁立体大交通,如同歌曲中流动的五线谱。

        

             一片废弃的红砖楼房,诉说着繁荣的过往

        坐标:江北,莲沱晒经坪。827故址。

        群山迤逦,大江如练。虹桥飞架,苍鹰盘旋。

        无数的红砖楼房依山就势,错杂在村居之间,静立山巅,一幢幢,门窗洞开,寂无人踪。疯长的灌木藤蔓欺进了门扉,爬上了山墙。楼顶杂草丛生,野花恣肆,夜猫倏地窜伏其间。无论如何荒芜寂寥,那些红墙灰顶的房屋,始终保持着整肃庄严,如此地鲜明,如此地风姿卓著,如此地令人过目难忘。仿佛世事风雨永远击不垮那些门窗严整棱角分明的房屋的骨骼,仿佛亿万年之后依然还会那样傲然地安然地静默、守候。

        我突然便被那些保留着充盈着一股强大精神力量的房屋震撼了,感动了。我走进一间间空空荡荡的屋子,抚摸一面面牢固坚硬的墙壁,努力地去构想曾经那些意气风发青春逼人的身影和面容,我试图还原那一幕幕蓬勃奋发群情激昂的动人场景,捕捉各种铿锵的悦耳的声音。可是,远山不语,江流无声,所有的房子,一排排,犹如遗留下来的壮观的火红诗行,任人琢磨、解读……

        偶遇闲坐的老人,攀谈之下,忆及往事,流露出百般的感慨,惋惜和期冀:那时候都艰难啊,可是,827的人格外照顾村民,村里比其他地方早用上电,而且,二十多年都不收费,白点的;在厂里的医院看病,去子弟学校读书都很方便;种菜、喂鸡鸭,卖给厂里的人,村民的生活就慢慢地好起来……那时候,多红火多热闹啊,山上灯火通明,跟城里一样,看看现在,多好的房子,没人住没人管了,多可惜啊……老人絮絮叨叨,伤感处,有泪盈眶。

        穿行在一幢幢红房子间,拣拾起遗落在时光里的蛛丝马迹,拼接出彼时人声鼎沸里各种景象。工厂初创时,酷暑之下,科技人员在油毛毡盖顶的工棚里没日没夜汗流浃背,以完成任务为荣。随着厂子发展壮大,上下班的职工潮水一般涌向工厂的大门。下班之后,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呼朋唤友,吹拉弹唱。电影院、树荫下、花坛边,年轻的身影,相爱的情侣双双对对。家属区里,操着天南地北普通话的人们亲如一家,结下淳朴真挚的情谊……

        当初那些辛勤建起自己的厂子和小家的“三线”人,也许如梦境一般,以为深深扎根的第二故乡,将是一辈子的归属,谁能料想,斗转星移,时代发展进步,国家日益强盛,突然地,就生生地与奉献了青春与血汗的土地剥离,奔赴城市开启另一处人生的驿站?曾经饭菜飘香的食堂庄严肃穆的礼堂,蛛丝儿结满房梁?曾经栽下的一棵棵小树,如今已是翠色参天绿荫成行?

        从827到710再到612、066、388、288、238……所到之处,无一例外,繁盛不再,遗存的房舍仍然倔强地保持着方方正正的姿态。在艾家执笏山下,在姜家庙大垭垴,在远安深山里,在宜都高坝洲、肖家冲……一片片的红房子是信仰的象征,是执着的坚守,是滚烫的回忆和初心的印记。

       

        一截残存的铜像底座,彰显着奉献的情怀

        采访邓大姐之前,我特意去066基地总部大楼院内走了一趟,并且做了些功课。邓大姐一辈子没离开过066。从青春年少一直到退休,从基层工作一直做到管理岗位,邓大姐的经历,可谓就是066人最典型最真实写照。她自己就可以写一部书,而她眼里的066,想必更是值得大书特书。我想,066于我而言,那神秘的面纱终于撩开了一角。我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期待。

        话题是从那截残存的铜像底座开始的。

        两个小时,邓大姐提起自己很少,几乎就是围绕铜像的主人展开的。关于王振华,这个066灵魂人物一般的存在。

        1976年,由于种种原因,066基地一度面临缓建。为了生存和发展,基地主动找活干,要填补新型航天型号产品的国内空白。厂里专家赴北京考察,拜访王振华,诉说艰难和梦想。王振华当即拎着三只木箱和被卷儿,与家人逆行大山沟里的湖北远安,奔赴066研制地对地导弹。

        当时,研究经费只有区区5万元。科研人手也相当紧缺,改革开放之初,都设法从山里往外走,谁愿意往大山里面钻呢?原定分配到066的50个大学生,最后只来了3个。他们一看到山沟沟里几间土石房子,顿时后悔莫及。原以为神秘的066,是条件好、高精尖的导弹研究所,谁知落差这么大。

        没有足够的资源,王振华要求大家就用铅笔、橡皮开始干;科研路上遭遇无数次失败,王振华也从不气馁,总是给鼓励大家坚持就会成功。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王振华带着科员人员经过对国外同类型号产品的考察和大量分析、论证,结合我国进行实际研制的技术特点,明确了对新型航天型号产品的认识,找准了需要解决的4大技术关键。基地再次提出开展新型航天型号产品研制的建议,得到王震、张爱萍等领导同志的高度关注。

        导弹试验场在茫茫戈壁,为了测试导弹的效果,王振华带着科研人员,往往大漠里一待就是好几个月。第一次试射,导弹弹头分离失败,与预定目标偏差60公里,连靶区的边儿都没摸到。试验结束后,有人嘲笑他们给国家浪费投资。

        但是王振华不服气,他觉得自己一定能行,失败了就再攻关。

        为了尽快研制成功,王振华废寝忘食,从来都顾不上家人。1982年初,王振华10岁的小女儿,在野外不小心误食马桑果中毒,不治身亡。女儿的离开,王振华心如刀绞。他把悲痛和自责埋在心里。一头扎进计算机房,即使是春节期间,也大都在计算机房计算数据,饿了,就啃几块饼干,困了,和衣在地板上躺一会儿。因为超负荷工作不加休息,1984年,王振华累到了,患了乙肝,医生要他住院,但他只接受打针吃药,照样上班和加班。

        王振华深知,人才是066这个偏远深山科研基地发展最宝贵的资源。为了培养人才,他费劲苦心,殚精竭虑。年轻小伙蔡海荣,所学正是项目所需关键专业,但江浙某企业相中了他,发出了令人动心的高薪商调函。王振华三番五次地做工作,终于把他调到了基地,并且放手让蔡海荣负责关键课题的研究。王振华一边耐心指导,一边鼓励信心和经验不足的蔡海荣:“你只管放心去干,成了都算你的,失败了算我的。”蔡海荣深深被感动,没有辜负王振华的信任,以前所未有的软回收方法,完成了课题,并在此后实现了中国航天技术领域的多个“第一”。 还有刘石泉、熊玮等等年轻人,也在王振华的培养下,一步一步成为了基地弹道科研专家。

        1991年,王振华带领一帮年轻人不断试验,日夜苦干,一个个难题被攻克,距离最后的实验,已经近在咫尺了。然而,王振华不幸被检查出肝脏肿瘤,主治教授悄悄找到集团领导,“这样的病人怎么能承担这么重的工作,这种病连多说话也不行呀!”但是王振华总是说:“我挺好,没事”。因为他还有心愿未了,明白自己已经时日无多,怎么也不肯休息。

        手术不久,王振华随即投入工作,他心心念念的项目,进入了最后的试射阶段。1992年,重病的王振华,依然3次远征条件艰苦的大西北戈壁滩进行试验。1993年秋天,066迎来历史性的时刻,新型航天型号产品地对地导弹4发试验,发发圆满成功,精度达到了惊人的百米级,超过了苏联的飞毛腿,中国第一代地对地战术导弹横空出世,为后来逆天的十米级精度飞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王振华十几年的卧薪尝胆,终于修成正果。

        1994年3月1日,王振华肝癌复发去世。

        王振华是我国最早留苏的四位导弹专家之一,根据邓大姐的描述,王振华外向坦诚,不说大话,跟技术员打得火热;思路开阔,知识过硬,在技术问题上敢于跟权威专家“顶牛”。“他是我们这一代的典型。”

        199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阅兵上,“型号产品顺利通过天安门广场”。从066基地走出的武器型号,开创了我国三线基地独立研制生产全武器系统的先例。066人共同的执着和坚守,如今,企业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国防科技企业。

        基地总部搬迁到武汉后,王振华铜像被移放到那里。残留下来的铜像底座上字迹可辨:王振华,1933年生于河北新乐,中国共产党员,国家某重点型号总设计师,湖北省劳动模范,杰出科技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我相信,在那个火热的年代,无论是在066,还是其他三线厂,像王振华这样无私奉献的人还很多很多……正是无以计数奔赴“三线”的建设者们,背井离乡,义无反顾,用自己宝贵的青春浇铸出了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民族精神,抒写出如此气势磅礴的动人之书。

       

        一座幽美的度假小镇,焕发出涅槃的生机

        时令初春。赶到809微度假小镇时,已是傍晚。在幽静的夜色里与一栋栋古意盎然而又时尚亮丽的建筑,故人一般,相逢,对视。怀旧的音乐仿佛从遥远的时空流淌而来,触目可及的三线元素,厚重,繁复而又恰到好处。每一处,都能唤醒心中温软的情绪,由此产生无尽的构想、向往……

        随着下牢溪一往直前流逝的,曾是多么好的日子啊。在那样的青葱年华,在美丽的下牢溪畔,踏实地工作,认真地恋爱,安心地生活。再静好的时光,也莫过于此吧。如果可以穿越,我愿意成为809勤奋的青年,抑或上进的女孩,甚至是一株行道树,一枚螺丝钉,一粒铺路石……去体验见证那一段艰辛而温暖的岁月。

        散落在809微度假空间,悬挑于峭壁之上的崖顶茶吧,百年梧桐垂荫下的养心书吧,静看诗意浪漫的时光礼堂,厚悟激情岁月的三线展厅。观花海、闻溪声、听鸟语、瞻奇峰的山径步道,万里长江第一溪峡谷风情梦幻一般在暮色里隐现。

        小镇端庄厚重、大气内敛,将部分三线老厂房进行更新改造后与新建现代房屋进行有机结合,将老工业厂区与自然风光兼收并蓄,彰显出了复古与时尚并重,传统与现代相融的特点。远眺水光山色,层峦叠翠,近览芳草蝶燕、游鱼琴台。一目一画、步移景易,从悠闲雅致的绿趣空间,体味远离城市喧嚣、洗尽纤尘浮华的宁静致远。

        未逢假期,宿客三三两两。上前与吧台热情的小妹寻话说,了解809的前世今生。我已然看到了在不远的将来,人们将纷纷走向这里,走向每一处值得纪念的三线遗址,去寻找,去思索,去传承……

        重获新生的又何止809!在《山楂树之恋》拍摄地612厂,在夷陵区三线文化广场,在715三线文化创意产业园,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航天066基地旧址……曾经艰难岁月里缔造传奇与辉煌的三线厂,必将与时俱进,凤凰涅槃。

       

        一座民族的水电丰碑,书写着辉煌的历程

        三线建设在宜昌,创造了宜昌工业的辉煌,谱写了066、5710等军工基地传奇,更是铸就了一座伟岸的水电丰碑——葛洲坝。

        总是会默默地行至江边,凝望着万里长江第一坝,浮想联翩。大坝巍峨,揽一江碧水,静默无言地润泽古老的宜昌城,给予光明和温暖。一旦洪峰来临,泄洪闸前,洪波涌起,惊涛拍岸,巨大的浪头冲天而起,溅起的水沫形成漫天水雾,水雾反射的阳光,在泄洪闸前形成一道彩虹,好一派巨龙锁江、万马奔腾壮阔景象!

        如今,凝聚数十万人血汗浇筑而成的雄浑坚实的坝体,永固河山!遥想倾举国之力波澜壮阔的建设场景,心中永远充满敬畏充满骄傲……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三线建设如火如荼,以至造成大面积电荒。为了缓解华中地区工业用电紧缺的局面,同时解决长江水患、疏浚川江航道,实现“高峡出平湖”的宏伟理想,永远造福于人民,1970年冬,周恩来亲自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和讨论了长江三峡枢纽工程的组成部分——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有关问题。随后,毛泽东批示“赞成兴建此坝”,并指出这是有计划、有步骤地为建设三峡工程作实战准备。

        中央一声令下,12月30日,8万军民聚集葛洲坝,以“振兴中华、为国增光”为己任,以“要高山低头,要江河让道”的英雄气概,建大坝,锁巨龙,在万里长江上竖起了第一座丰碑。中华民族朝着“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宏伟蓝图迈出了第一步。

        1981年1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大江截流工程合龙在即。江水仿佛野马脱缰,巨大的 “四面体” 混凝土投下去,瞬间被激流吞噬,无影无踪。紧急时刻,技术人员改用粗壮的钢丝缆绳把三四个25吨重的混凝土块联成“葡萄串”,填进咆哮的龙口,经过36小时23分的激烈奋战,千万年来桀骜的长江终于得以驯服,世界瞩目葛洲坝!

        葛洲坝枢纽,是万里长江上兴建的第一座大坝,是我国水电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是世界上少有的坐落在城市中心的大型水利工程。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见证了中国水电从落后国际到领先世界的发展奇迹。从葛洲坝开始,宜昌奠定了“世界水电之都”基础,中国水电正大步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宜昌人民在为葛洲坝工程建设做出贡献的同时,也换来了城市面貌的大改观和地方经济的大发展。1970年12月,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在宜昌动工,宜昌抓住机遇拉大了城市“骨架”。到1988年工程完工时,宜昌市区面积和城区面积达到330平方公里、28平方公里,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2.5亿元,由一座峡江小城过渡到中等城市。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宜昌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峡江小城,地区生产总仅1.51亿元。在宜昌城市变迁史上,葛洲坝工程被视作是宜昌的第一次振兴。

        回望历史的烟云尘埃,我望见的是一座高矗的丰碑。从伟人用诗歌的方式描绘工程蓝图,到几十万建设者热火朝天地去打造“高峡出平湖”的宏大愿景,那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汇聚在西陵峡畔,宜昌人民以博大的胸怀接纳、支持并投身其中,与建设者们共同用拼搏奉献的优秀品质塑造丰碑,让“葛洲坝”这一名称超越地理范畴,成为中国水利水电建设史上一个令人仰望的精神坐标,成为一个群体的精神图腾和一个时代的进步标志。

        忆往昔峥嵘岁月,道阻且长,看今朝旖旎风光,壮美如诗。历经十几载风风雨雨,宜昌三线建设不仅仅是尘封的历史,而是一段无数人的拼搏岁月,是默默奉献的家国情怀,是我们现在所有安稳、和平和幸福的基础。正是这段峥嵘岁月,创造了宜昌曾经不朽的工业传奇,“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团结协作、勇于创新”的三线精神,作为民族精神、奋斗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在一代又一代宜昌人心中流传下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709rv.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远山里的峥嵘岁月

      来源:宜昌市作家协会    作者:若水
      发布时间:2021-07-19

       

        从档案库里检索出“三线”,摊开一摞摞发黄的、墨香尚存的卷宗,我的视线穿透半个世纪斑驳的时光,穿越千沟万壑重峦叠嶂,已然触摸到热血沸腾、战天斗地的峥嵘岁月……

        上世纪中页,国际形势波诡云谲,战争一触即发。1964年,在毛泽东同志和中共中央的决策下,一场以战备为中心的经济建设——“三线建设”在中国大地如火如荼地拉开战线。国家共投入2000多亿元的资金和几百万人力,历时15年之久,在三线地区和一二线地区腹地,建设起了以国防工业、基础工业为主的近2000个大中型工厂、铁路、水电站、科研院所等基础设施。声势浩大的“三线建设”规模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经济建设战略的空前壮举。宜昌地处长江中上游,素有“三峡门户”“川鄂咽喉”之称,战略优势得天独厚,成为湖北“小三线”建设的首选之地。无数的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民工,打起背包,跋山涉水,奔赴宜昌的深山峡谷、旷野荒郊;成千上万的建设者餐风露宿,筚路蓝缕,用十几年的青春与血汗,修建了星罗棋布的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医院、学校和交通要道。

        从1965年7007工程开始修路、5710当阳机场破土兴建拉开宜昌“三线建设”序幕,到清江流域的288、388、238在山村里相继安营扎寨;从隐匿下牢溪畔的809,到莲沱之巅傲视西陵峡的827;从焦柳铁路(宜昌段)、鸦官铁路、宜莲公路等一条条交通要道四通八达,到137、403、515、612、710……一系列代号厂如雨后春笋般拓展宜昌城市建设的骨架;从葛洲坝330工程高筑起历史的丰碑,到远安066型号导弹器宇轩昂驶过天安门广场……“三线工程”建设大大促进了宜昌工业发展、推动着科技文化进步、影响了人口结构变化,在宜昌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宜昌迎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腾飞。可以说,宜昌从一个小小的山区小城建设发展成为省域副中心城市,三线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条曲折的三线公路,承载着火热的记忆

        驱车沿着G348国道沿西陵峡上行。过黄柏河大桥,经南津关,三游洞,沿途峡江旖旎,风景如画。车在高山深谷悬崖绝壁间御风穿行,思绪悠悠荡荡,无数动人的故事、鲜活的场景,纷至沓来……

        自古出入“川鄂咽喉”宜昌,唯长江水路舟楫通行。长江三峡滩多水险,逆水西行险象环生。尤其南津关,峡江山民和船夫皆称作“鬼门关”,漩流湍急,凶险异常。

        “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随着三线建设的号角吹响峡江,西陵峡畔不起眼的小村庄----莲沱,因为背山面水,隐蔽且又离城近,被选中为军事基地,代号827。为了基地建设和交通需要,1970年,开始修建宜昌到莲沱,后来延伸至大老岭的公路。

        宜昌县、秭归县、沔阳县三县民工1.8万人,挑着铺盖卷儿,扛着铁锹挖锄,义无反顾地汇集到西陵峡畔,奋战两年后,解放军374部队基建工程兵万名战士也不远万里赶来了。战士、民工一家亲,夜以继日,战天斗地,向险山恶水发起了进攻。在崇山峻岭间,开山凿石、掘洞架桥、引水架线……“上山一身汗,下山腿打颤;路没一尺宽,抬头一线天”,尽管条件极端恶劣艰苦,“一根铁钎两手血泡”是常态;所有人仍然顽强地凭着一颗红心与天斗,与地斗,与岩石斗,用原始的工具,用集体的智慧和力量,硬是在万丈悬崖下修成了落差近千米的盘山路,凿通了木鱼槽、黄山洞和天柱山三座隧道,建成当时世界净空最高一一单拱净跨96米、全人工模板的干沟子大桥,创造了七十年代中国公路桥梁建设奇迹,宛若彩虹高悬峡江北岸,蔚为壮观!

        驻足桥端,凝视着历尽五十载春秋风雨剥蚀的干沟子大桥,思绪万千,心潮起伏。据报道,2019年9月,世界顶级的自然杂志《Nature》发表文章,发现5.5亿年前的夷陵虫,从而表明了宜昌是地球生命最早的发源地。发现“夷陵虫”化石的地方,就在干沟子大桥附近。那么,这样一条路、这样一座桥的存在,也便赋予了更加不同寻常的意义。

        当人们经过这条通往三峡工程的唯一国道、三峡工程应急战备通道、独具三峡特色的旅游廊道以及“零距离”触摸地质标本,探索生命起源的神秘通道时,可曾知道,这条穿越最古老的地层,携手最壮丽的山河,抵达最豪迈的国之重器的G348国道,是无数人洒下血汗甚至付出生命换来的一条宝贵的通途。

        三线人沈秀全、喻富贵的记忆深处,永远不能忘记发生在1973年初夏的那一幕。干沟大桥进入紧张修建中,木工连担负着大桥模板的加工任务。电锯作业过程中突发意外,战士叶金来双手至前臂被切断,双腿内侧伤及股动脉,四股大动脉鲜血如同泉水射出几米远。卫生人员紧急施救,但是医院根本沒有库存血。抢救伤员的关键是立即输血。十万火急之时,各连的干部战士赶来了,八二七工程队工人赶来了,争先恐后献血。医院门前一大片的人,个个挽起袖子争着向前挤。无数人献出的热血汇聚到一个人的血管里,叶金来得救了。

        在夷陵区三线文化广场,三线英雄聂厚英的雕塑格外醒目。年仅19岁的太平溪镇土仓坪村女共青团员聂厚英,将自己的青春定格在宜莲公路的战场上,将自己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祖国的三线建设。而她深明大义的忠厚父亲聂忠郎,得知女儿牺牲的噩耗,不仅没有提任何要求,还请求让小女儿也参战,完成姐姐没有完成的任务……

        有人负伤了,有人牺牲了,党员团员抢着上,人民群众争相干。正是藉着这样一种坚定的信仰和热情,任凭山高水险,重重困难,所有建设者都任劳任怨,毫无畏惧,遇山开洞,遇水搭桥。终于,踏平坎坷成大道,通往三峡腹地的亘古绝壁天堑从此有通途,改写了峡江人出行完全依赖长江水路的历史,建成西陵峡故道壮观的人文风景线。

        如果说,宜莲公路开创了三峡腹地通往外界的交通先河,那么,纵贯南北的钢铁运输大动脉——焦柳铁路(宜昌段)的建设,不仅实现了宜昌人半个世纪的铁路梦,还在中国铁路史上书写了传奇一页。当十万民兵成建制轰轰烈烈会战鸦官铁路仅用8个月全线铺轨通车时,当中国第四座跨越长江天堑的大桥、焦柳铁路重点工程——枝城大桥飞架南北时,宜昌人民腾出干净的房子,省出口中的粮食,倾力支持远道而来不辞辛苦的建设者们……除了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让我们看到万众一心投身如此大规模的建设。三峡公路、三峡铁路以及当阳机场的建设,构筑了宜昌水陆空铁立体大交通,如同歌曲中流动的五线谱。

        

             一片废弃的红砖楼房,诉说着繁荣的过往

        坐标:江北,莲沱晒经坪。827故址。

        群山迤逦,大江如练。虹桥飞架,苍鹰盘旋。

        无数的红砖楼房依山就势,错杂在村居之间,静立山巅,一幢幢,门窗洞开,寂无人踪。疯长的灌木藤蔓欺进了门扉,爬上了山墙。楼顶杂草丛生,野花恣肆,夜猫倏地窜伏其间。无论如何荒芜寂寥,那些红墙灰顶的房屋,始终保持着整肃庄严,如此地鲜明,如此地风姿卓著,如此地令人过目难忘。仿佛世事风雨永远击不垮那些门窗严整棱角分明的房屋的骨骼,仿佛亿万年之后依然还会那样傲然地安然地静默、守候。

        我突然便被那些保留着充盈着一股强大精神力量的房屋震撼了,感动了。我走进一间间空空荡荡的屋子,抚摸一面面牢固坚硬的墙壁,努力地去构想曾经那些意气风发青春逼人的身影和面容,我试图还原那一幕幕蓬勃奋发群情激昂的动人场景,捕捉各种铿锵的悦耳的声音。可是,远山不语,江流无声,所有的房子,一排排,犹如遗留下来的壮观的火红诗行,任人琢磨、解读……

        偶遇闲坐的老人,攀谈之下,忆及往事,流露出百般的感慨,惋惜和期冀:那时候都艰难啊,可是,827的人格外照顾村民,村里比其他地方早用上电,而且,二十多年都不收费,白点的;在厂里的医院看病,去子弟学校读书都很方便;种菜、喂鸡鸭,卖给厂里的人,村民的生活就慢慢地好起来……那时候,多红火多热闹啊,山上灯火通明,跟城里一样,看看现在,多好的房子,没人住没人管了,多可惜啊……老人絮絮叨叨,伤感处,有泪盈眶。

        穿行在一幢幢红房子间,拣拾起遗落在时光里的蛛丝马迹,拼接出彼时人声鼎沸里各种景象。工厂初创时,酷暑之下,科技人员在油毛毡盖顶的工棚里没日没夜汗流浃背,以完成任务为荣。随着厂子发展壮大,上下班的职工潮水一般涌向工厂的大门。下班之后,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呼朋唤友,吹拉弹唱。电影院、树荫下、花坛边,年轻的身影,相爱的情侣双双对对。家属区里,操着天南地北普通话的人们亲如一家,结下淳朴真挚的情谊……

        当初那些辛勤建起自己的厂子和小家的“三线”人,也许如梦境一般,以为深深扎根的第二故乡,将是一辈子的归属,谁能料想,斗转星移,时代发展进步,国家日益强盛,突然地,就生生地与奉献了青春与血汗的土地剥离,奔赴城市开启另一处人生的驿站?曾经饭菜飘香的食堂庄严肃穆的礼堂,蛛丝儿结满房梁?曾经栽下的一棵棵小树,如今已是翠色参天绿荫成行?

        从827到710再到612、066、388、288、238……所到之处,无一例外,繁盛不再,遗存的房舍仍然倔强地保持着方方正正的姿态。在艾家执笏山下,在姜家庙大垭垴,在远安深山里,在宜都高坝洲、肖家冲……一片片的红房子是信仰的象征,是执着的坚守,是滚烫的回忆和初心的印记。

       

        一截残存的铜像底座,彰显着奉献的情怀

        采访邓大姐之前,我特意去066基地总部大楼院内走了一趟,并且做了些功课。邓大姐一辈子没离开过066。从青春年少一直到退休,从基层工作一直做到管理岗位,邓大姐的经历,可谓就是066人最典型最真实写照。她自己就可以写一部书,而她眼里的066,想必更是值得大书特书。我想,066于我而言,那神秘的面纱终于撩开了一角。我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期待。

        话题是从那截残存的铜像底座开始的。

        两个小时,邓大姐提起自己很少,几乎就是围绕铜像的主人展开的。关于王振华,这个066灵魂人物一般的存在。

        1976年,由于种种原因,066基地一度面临缓建。为了生存和发展,基地主动找活干,要填补新型航天型号产品的国内空白。厂里专家赴北京考察,拜访王振华,诉说艰难和梦想。王振华当即拎着三只木箱和被卷儿,与家人逆行大山沟里的湖北远安,奔赴066研制地对地导弹。

        当时,研究经费只有区区5万元。科研人手也相当紧缺,改革开放之初,都设法从山里往外走,谁愿意往大山里面钻呢?原定分配到066的50个大学生,最后只来了3个。他们一看到山沟沟里几间土石房子,顿时后悔莫及。原以为神秘的066,是条件好、高精尖的导弹研究所,谁知落差这么大。

        没有足够的资源,王振华要求大家就用铅笔、橡皮开始干;科研路上遭遇无数次失败,王振华也从不气馁,总是给鼓励大家坚持就会成功。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王振华带着科员人员经过对国外同类型号产品的考察和大量分析、论证,结合我国进行实际研制的技术特点,明确了对新型航天型号产品的认识,找准了需要解决的4大技术关键。基地再次提出开展新型航天型号产品研制的建议,得到王震、张爱萍等领导同志的高度关注。

        导弹试验场在茫茫戈壁,为了测试导弹的效果,王振华带着科研人员,往往大漠里一待就是好几个月。第一次试射,导弹弹头分离失败,与预定目标偏差60公里,连靶区的边儿都没摸到。试验结束后,有人嘲笑他们给国家浪费投资。

        但是王振华不服气,他觉得自己一定能行,失败了就再攻关。

        为了尽快研制成功,王振华废寝忘食,从来都顾不上家人。1982年初,王振华10岁的小女儿,在野外不小心误食马桑果中毒,不治身亡。女儿的离开,王振华心如刀绞。他把悲痛和自责埋在心里。一头扎进计算机房,即使是春节期间,也大都在计算机房计算数据,饿了,就啃几块饼干,困了,和衣在地板上躺一会儿。因为超负荷工作不加休息,1984年,王振华累到了,患了乙肝,医生要他住院,但他只接受打针吃药,照样上班和加班。

        王振华深知,人才是066这个偏远深山科研基地发展最宝贵的资源。为了培养人才,他费劲苦心,殚精竭虑。年轻小伙蔡海荣,所学正是项目所需关键专业,但江浙某企业相中了他,发出了令人动心的高薪商调函。王振华三番五次地做工作,终于把他调到了基地,并且放手让蔡海荣负责关键课题的研究。王振华一边耐心指导,一边鼓励信心和经验不足的蔡海荣:“你只管放心去干,成了都算你的,失败了算我的。”蔡海荣深深被感动,没有辜负王振华的信任,以前所未有的软回收方法,完成了课题,并在此后实现了中国航天技术领域的多个“第一”。 还有刘石泉、熊玮等等年轻人,也在王振华的培养下,一步一步成为了基地弹道科研专家。

        1991年,王振华带领一帮年轻人不断试验,日夜苦干,一个个难题被攻克,距离最后的实验,已经近在咫尺了。然而,王振华不幸被检查出肝脏肿瘤,主治教授悄悄找到集团领导,“这样的病人怎么能承担这么重的工作,这种病连多说话也不行呀!”但是王振华总是说:“我挺好,没事”。因为他还有心愿未了,明白自己已经时日无多,怎么也不肯休息。

        手术不久,王振华随即投入工作,他心心念念的项目,进入了最后的试射阶段。1992年,重病的王振华,依然3次远征条件艰苦的大西北戈壁滩进行试验。1993年秋天,066迎来历史性的时刻,新型航天型号产品地对地导弹4发试验,发发圆满成功,精度达到了惊人的百米级,超过了苏联的飞毛腿,中国第一代地对地战术导弹横空出世,为后来逆天的十米级精度飞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王振华十几年的卧薪尝胆,终于修成正果。

        1994年3月1日,王振华肝癌复发去世。

        王振华是我国最早留苏的四位导弹专家之一,根据邓大姐的描述,王振华外向坦诚,不说大话,跟技术员打得火热;思路开阔,知识过硬,在技术问题上敢于跟权威专家“顶牛”。“他是我们这一代的典型。”

        199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阅兵上,“型号产品顺利通过天安门广场”。从066基地走出的武器型号,开创了我国三线基地独立研制生产全武器系统的先例。066人共同的执着和坚守,如今,企业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国防科技企业。

        基地总部搬迁到武汉后,王振华铜像被移放到那里。残留下来的铜像底座上字迹可辨:王振华,1933年生于河北新乐,中国共产党员,国家某重点型号总设计师,湖北省劳动模范,杰出科技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我相信,在那个火热的年代,无论是在066,还是其他三线厂,像王振华这样无私奉献的人还很多很多……正是无以计数奔赴“三线”的建设者们,背井离乡,义无反顾,用自己宝贵的青春浇铸出了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民族精神,抒写出如此气势磅礴的动人之书。

       

        一座幽美的度假小镇,焕发出涅槃的生机

        时令初春。赶到809微度假小镇时,已是傍晚。在幽静的夜色里与一栋栋古意盎然而又时尚亮丽的建筑,故人一般,相逢,对视。怀旧的音乐仿佛从遥远的时空流淌而来,触目可及的三线元素,厚重,繁复而又恰到好处。每一处,都能唤醒心中温软的情绪,由此产生无尽的构想、向往……

        随着下牢溪一往直前流逝的,曾是多么好的日子啊。在那样的青葱年华,在美丽的下牢溪畔,踏实地工作,认真地恋爱,安心地生活。再静好的时光,也莫过于此吧。如果可以穿越,我愿意成为809勤奋的青年,抑或上进的女孩,甚至是一株行道树,一枚螺丝钉,一粒铺路石……去体验见证那一段艰辛而温暖的岁月。

        散落在809微度假空间,悬挑于峭壁之上的崖顶茶吧,百年梧桐垂荫下的养心书吧,静看诗意浪漫的时光礼堂,厚悟激情岁月的三线展厅。观花海、闻溪声、听鸟语、瞻奇峰的山径步道,万里长江第一溪峡谷风情梦幻一般在暮色里隐现。

        小镇端庄厚重、大气内敛,将部分三线老厂房进行更新改造后与新建现代房屋进行有机结合,将老工业厂区与自然风光兼收并蓄,彰显出了复古与时尚并重,传统与现代相融的特点。远眺水光山色,层峦叠翠,近览芳草蝶燕、游鱼琴台。一目一画、步移景易,从悠闲雅致的绿趣空间,体味远离城市喧嚣、洗尽纤尘浮华的宁静致远。

        未逢假期,宿客三三两两。上前与吧台热情的小妹寻话说,了解809的前世今生。我已然看到了在不远的将来,人们将纷纷走向这里,走向每一处值得纪念的三线遗址,去寻找,去思索,去传承……

        重获新生的又何止809!在《山楂树之恋》拍摄地612厂,在夷陵区三线文化广场,在715三线文化创意产业园,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航天066基地旧址……曾经艰难岁月里缔造传奇与辉煌的三线厂,必将与时俱进,凤凰涅槃。

       

        一座民族的水电丰碑,书写着辉煌的历程

        三线建设在宜昌,创造了宜昌工业的辉煌,谱写了066、5710等军工基地传奇,更是铸就了一座伟岸的水电丰碑——葛洲坝。

        总是会默默地行至江边,凝望着万里长江第一坝,浮想联翩。大坝巍峨,揽一江碧水,静默无言地润泽古老的宜昌城,给予光明和温暖。一旦洪峰来临,泄洪闸前,洪波涌起,惊涛拍岸,巨大的浪头冲天而起,溅起的水沫形成漫天水雾,水雾反射的阳光,在泄洪闸前形成一道彩虹,好一派巨龙锁江、万马奔腾壮阔景象!

        如今,凝聚数十万人血汗浇筑而成的雄浑坚实的坝体,永固河山!遥想倾举国之力波澜壮阔的建设场景,心中永远充满敬畏充满骄傲……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三线建设如火如荼,以至造成大面积电荒。为了缓解华中地区工业用电紧缺的局面,同时解决长江水患、疏浚川江航道,实现“高峡出平湖”的宏伟理想,永远造福于人民,1970年冬,周恩来亲自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和讨论了长江三峡枢纽工程的组成部分——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有关问题。随后,毛泽东批示“赞成兴建此坝”,并指出这是有计划、有步骤地为建设三峡工程作实战准备。

        中央一声令下,12月30日,8万军民聚集葛洲坝,以“振兴中华、为国增光”为己任,以“要高山低头,要江河让道”的英雄气概,建大坝,锁巨龙,在万里长江上竖起了第一座丰碑。中华民族朝着“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宏伟蓝图迈出了第一步。

        1981年1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大江截流工程合龙在即。江水仿佛野马脱缰,巨大的 “四面体” 混凝土投下去,瞬间被激流吞噬,无影无踪。紧急时刻,技术人员改用粗壮的钢丝缆绳把三四个25吨重的混凝土块联成“葡萄串”,填进咆哮的龙口,经过36小时23分的激烈奋战,千万年来桀骜的长江终于得以驯服,世界瞩目葛洲坝!

        葛洲坝枢纽,是万里长江上兴建的第一座大坝,是我国水电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是世界上少有的坐落在城市中心的大型水利工程。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见证了中国水电从落后国际到领先世界的发展奇迹。从葛洲坝开始,宜昌奠定了“世界水电之都”基础,中国水电正大步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宜昌人民在为葛洲坝工程建设做出贡献的同时,也换来了城市面貌的大改观和地方经济的大发展。1970年12月,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在宜昌动工,宜昌抓住机遇拉大了城市“骨架”。到1988年工程完工时,宜昌市区面积和城区面积达到330平方公里、28平方公里,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2.5亿元,由一座峡江小城过渡到中等城市。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宜昌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峡江小城,地区生产总仅1.51亿元。在宜昌城市变迁史上,葛洲坝工程被视作是宜昌的第一次振兴。

        回望历史的烟云尘埃,我望见的是一座高矗的丰碑。从伟人用诗歌的方式描绘工程蓝图,到几十万建设者热火朝天地去打造“高峡出平湖”的宏大愿景,那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汇聚在西陵峡畔,宜昌人民以博大的胸怀接纳、支持并投身其中,与建设者们共同用拼搏奉献的优秀品质塑造丰碑,让“葛洲坝”这一名称超越地理范畴,成为中国水利水电建设史上一个令人仰望的精神坐标,成为一个群体的精神图腾和一个时代的进步标志。

        忆往昔峥嵘岁月,道阻且长,看今朝旖旎风光,壮美如诗。历经十几载风风雨雨,宜昌三线建设不仅仅是尘封的历史,而是一段无数人的拼搏岁月,是默默奉献的家国情怀,是我们现在所有安稳、和平和幸福的基础。正是这段峥嵘岁月,创造了宜昌曾经不朽的工业传奇,“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团结协作、勇于创新”的三线精神,作为民族精神、奋斗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在一代又一代宜昌人心中流传下去。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嫩草影院在线观看网站,久久草,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