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荊楚采風 >

      京山永漋河的稀米茶

      來源:京山作協    發布時間:2021-08-31    作者:李金彪

        提到京山永漋河的稀米茶,容易讓人望文生義,以為米茶是茶,其實不然。米茶非茶也,實則溫飽物,只是兼有解渴之功能,故曰米茶。歷史上永漋河人為溫飽奮斗了幾千年,直到今天,還會念念不忘米茶。在永漋人眼里,米茶是心愛物,留有清香余味。

        很早以前,隨著漢水的輸沙淤淺和堆積,永漋成為江漢平原北端的陸地。與之相連的是五三、七里湖荒原澤藪,直到解放后經過疏浚整治才連成一片,可以想象在這塊土地上生存下來多么艱難。先民們循著司馬河的留痕,攜家帶口來到這里,尋得一個安生立命場所。將草木蠻荒、泥沙淤積的叢莽荒野開墾出來,種植糧食,來養活一家人的性命。殊不知,這片看似沃野平疇的土地,因沙性過重,只能種植旱季作物,諸如小麥、大麥、蠶豆和秋雜等農作物。和與之田水相鄰的屈家嶺、石河等種植水稻作物的地區相比,有“三旱不如一水”之差,可見永漋人當時的日子過得何其艱難。

        米茶最初由何人制作不得而知,“御口”眾說紛紜無考,但永漋米茶食材起初來自大麥無疑。大麥米可煮粥燒飯,炒焙熟的麥米噴噴香,加水時發出“焌”的聲音,美妙的聲音催生美名“焌米茶”。待水燒開,煮到麥米開花時即成食物,冷卻或存放幾天后,吃起來依然清甜可口,有一種爽滑的感覺,這樣大麥多了一種吃法。

        米茶其實是一種度荒飲食。大麥雖然產量低,但成熟較早。元代詩人王逢有"鵓鳩呼雨楝花紫,大麥飲香勝小米"的詩句,說在楝樹開紫花的時候,就能聞到大麥飄香的味道了。而那時正是永漋人遭遇著青黃不接的時候,大麥為春荒解了燃眉之急。人們習慣把炒熟的大麥米加水煮后用來飲食,“焌米茶”自然成了最愛。

        米茶,你可以把它當作茶飲,也是一種消暑食物,記憶著永漋人的勞動艱辛,包含著永漋人的特殊念想。但凡永漋出去的人,說起米茶,人人臉上漾著笑容,愜意油然而生。勞作的永漋人,早上起來燒好一鍋米茶,裝在盆里,待中午干完活回家,米茶剛好涼了,每個人舀上一碗,就著火燒粑粑,拌著鹽水碗豆,味道好極了。永漋夏天各種蔬菜擠滿菜園,隨便摘幾把,就可以做幾個時令菜蔬。這時喝著米茶,吃著小菜,心里美得不得了。

        1980年代初期,我隨調查組到永漋棉區實地探訪,棉農的艱辛至今記憶猶新。當時正是棉花打尖季節,農諺有“時到不等枝、枝到不等時”的說法。我所住的農戶人家,主人天不亮起床,匆匆就下地了,晚上踏黑歸來;一鍋米茶,一天吃個精光??觳褪降拿撞栾嬍?,支撐著棉農的勞動能量。戶主對我說,棉區從春天忙到冬季,棉農的艱辛,只有米茶最清楚。從那時起,“米茶”在我心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時代在變。如今的永漋,棉業、桃業已經不復當年盛況,但米茶卻一直留在人們的生活中。對永漋人來說,米茶帶給他們更多的是回味,是懷想,它承載著文化積淀、人生命運與前途,保持了人與自然相依相存,讓世人分享到更多永漋人的故事。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京山永漋河的稀米茶

      來源:京山作協    作者:李金彪
      發布時間:2021-08-31

        提到京山永漋河的稀米茶,容易讓人望文生義,以為米茶是茶,其實不然。米茶非茶也,實則溫飽物,只是兼有解渴之功能,故曰米茶。歷史上永漋河人為溫飽奮斗了幾千年,直到今天,還會念念不忘米茶。在永漋人眼里,米茶是心愛物,留有清香余味。

        很早以前,隨著漢水的輸沙淤淺和堆積,永漋成為江漢平原北端的陸地。與之相連的是五三、七里湖荒原澤藪,直到解放后經過疏浚整治才連成一片,可以想象在這塊土地上生存下來多么艱難。先民們循著司馬河的留痕,攜家帶口來到這里,尋得一個安生立命場所。將草木蠻荒、泥沙淤積的叢莽荒野開墾出來,種植糧食,來養活一家人的性命。殊不知,這片看似沃野平疇的土地,因沙性過重,只能種植旱季作物,諸如小麥、大麥、蠶豆和秋雜等農作物。和與之田水相鄰的屈家嶺、石河等種植水稻作物的地區相比,有“三旱不如一水”之差,可見永漋人當時的日子過得何其艱難。

        米茶最初由何人制作不得而知,“御口”眾說紛紜無考,但永漋米茶食材起初來自大麥無疑。大麥米可煮粥燒飯,炒焙熟的麥米噴噴香,加水時發出“焌”的聲音,美妙的聲音催生美名“焌米茶”。待水燒開,煮到麥米開花時即成食物,冷卻或存放幾天后,吃起來依然清甜可口,有一種爽滑的感覺,這樣大麥多了一種吃法。

        米茶其實是一種度荒飲食。大麥雖然產量低,但成熟較早。元代詩人王逢有"鵓鳩呼雨楝花紫,大麥飲香勝小米"的詩句,說在楝樹開紫花的時候,就能聞到大麥飄香的味道了。而那時正是永漋人遭遇著青黃不接的時候,大麥為春荒解了燃眉之急。人們習慣把炒熟的大麥米加水煮后用來飲食,“焌米茶”自然成了最愛。

        米茶,你可以把它當作茶飲,也是一種消暑食物,記憶著永漋人的勞動艱辛,包含著永漋人的特殊念想。但凡永漋出去的人,說起米茶,人人臉上漾著笑容,愜意油然而生。勞作的永漋人,早上起來燒好一鍋米茶,裝在盆里,待中午干完活回家,米茶剛好涼了,每個人舀上一碗,就著火燒粑粑,拌著鹽水碗豆,味道好極了。永漋夏天各種蔬菜擠滿菜園,隨便摘幾把,就可以做幾個時令菜蔬。這時喝著米茶,吃著小菜,心里美得不得了。

        1980年代初期,我隨調查組到永漋棉區實地探訪,棉農的艱辛至今記憶猶新。當時正是棉花打尖季節,農諺有“時到不等枝、枝到不等時”的說法。我所住的農戶人家,主人天不亮起床,匆匆就下地了,晚上踏黑歸來;一鍋米茶,一天吃個精光??觳褪降拿撞栾嬍?,支撐著棉農的勞動能量。戶主對我說,棉區從春天忙到冬季,棉農的艱辛,只有米茶最清楚。從那時起,“米茶”在我心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時代在變。如今的永漋,棉業、桃業已經不復當年盛況,但米茶卻一直留在人們的生活中。對永漋人來說,米茶帶給他們更多的是回味,是懷想,它承載著文化積淀、人生命運與前途,保持了人與自然相依相存,讓世人分享到更多永漋人的故事。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