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紅樓夢的生態美學

      來源:荊州市作協    發布時間:2021-09-16    作者:菡萏

        一

        中國古代,雖有生態一詞,但沒有生態美學這一提法。農耕社會,順應天地,人之肉身本屬萬物,餓了吃五谷,渴了飲甘泉,病了煎本草,住的鋪的蓋的用的,皆取之自然。生態一詞,更多時屬于工業社會,有強調之意。生態,生命的狀態,抑或對生命的態度。沒破壞,便沒惋惜、反思、重申和追憶之必要。

        天地萬物皆有生命狀態,包括土地。土死了,像火星,長不出一棵草。那種狀態,足夠高冷,也足夠毀滅。

        《紅樓夢》時代,尚不知進化論,人們迷戀遠古神話。人從哪兒來?是個謎。盡管有女媧摶土造人之說,也說明人是泥土所變,并沒直接的祖宗。往往是精,樹精、蛇精、狐貍精,各種動植物只要進化得好,都有可能成為人。所以寶黛雛形皆非人,林黛玉是草精,一棵絳珠草化來的;賈寶玉是石頭,一塊頑石的結果。不同的是曹雪芹立意高深,修煉的非本事,而是情感,所以這對木石精魂,纏纏綿綿,哭哭啼啼,而非飛來飛去,打打殺殺的妖怪。以此類推,任何動植物都有可能是人類的母系,人是其演變的高級形態。不好好做人,下輩子有可能托生成豬狗。即輪回。

        當然,這些均臆想,但也見人對自然的依賴與親密。

        那時,人不可能不敬畏大自然,和諧共處是秘籍,找不出不和諧的理由。所以《紅樓夢》的生態美學,是農業社會美學,也是中國文人士大夫的美學。工業社會,人權覺醒,加快文明進程,享受高科技帶來的便利時,也在傷害折損自然。欲望是填不平的溝壑,養大的過程,也是脫離自然的進程。

        

        

        翻開《紅樓夢》,你會發現,此書是本生態美學詞典。

        第一回,凡間第一位好人甄士隱面世,書中給其定義:“每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 一言概之。是說此人沒太大志向,在當時算個富貴閑人,用現在的話,早就“躺平”了。觀花修竹,熱愛自然;酌酒吟詩是其物質與精神追求。我們看溥儀帶出宮的長卷《姑蘇繁華圖》,畫的閶門何等鼎盛,而甄士隱便是那方富甲。再往后看,便是一連串疊加的故事,黛玉的娘沒了,她被賈府收養;有人被起復,重新當了官;有人犯命案,大搖大擺走了;有人饑寒,來打秋風;有人透出金玉之說,有人莫名其妙死了,有人封妃,有人弄權,有人偷情,總之世態萬象,悲喜冷熱交替,幾乎全是人與人的活動,即社會背景的鋪陳展開,有斡旋、爭奪,也有陷害。

        就在這當口,忽柳暗花明,17回大觀園落成,從人的活動轉為人景互動。何謂大觀?大觀,大的景觀,即中國式園林,把自然濃縮在一個有限空間,屬仿真版小自然。雖處車水馬龍的京城,卻依自然紋理而建,山石林泉一應俱全。

        初見大觀園正殿,眾門客贊其為蓬萊仙境,寶玉也恍若太虛幻境,劉姥姥搗頭便拜,以為是大廟。足見之美之大,對其之敬畏。盡管有人工痕跡,尚遺魏晉之風。鬧中取靜,獨立的精神園地。

        林黛玉住進了瀟湘館,翠竹竿竿,小溪進院繞竹而行,淙淙流出。架上鸚鵡念詩說話,大燕子晚歸,知道回家。這般幽詩畫意,美情美景美韻,堪配黛玉。作者寫建筑,只用三間小小房舍便了結。人是矮小的,與自然共和,并不喧賓奪主。鳥無籠,意在自由。這樣的景致,簡樸小巧,比現存的和珅恭王府若何?!

        寶玉的怡紅院,綠柳周垂;內種芭蕉、海棠,一紅一綠兩種植物。它們比肩而立,暗喻紅男綠女,標志男女平等意識的建立,這種思潮萌發于怡紅。36回,寶釵中午來找寶玉解午倦,看見兩只仙鶴在芭蕉下睡覺,“深院長日靜”一幅夏閑圖;寶玉在四時詩里也寫過“苔鎖石紋容睡鶴,井飄桐露濕棲鴉”??梢娾t院是養鶴的,文人美學,鶴,潔趣也。當然還有烏鴉、鸚鵡等。寶玉過上了“隔巷蛙聲聽未真,枕上輕寒窗外雨”的生活。

        寶釵則像位隱士,庭院荒寒,多種香藤異蔓。桌上供土定瓶,插數菊,大有現今日本人倡導的侘寂之風。李紈處茅檐土壁,杏花煙雨,種菜養雞,一派農事。賈政還打算掛個酒幌,實可笑。

        當然還有探春的秋爽齋,迎春的紫菱洲,惜春的藕香榭。探春以“爽”定義,迎惜兩姐妹,一派水上氣息。另有妙玉的櫳翠庵,紅梅吐霞。

        寓所因人而設,幽、冷、 清、寂、孤、艷,涵蓋各種風情風貌,亦主人性格寫照。用生態美學,與之對榫,別有深意。黛玉的清幽,寶玉的精致,寶釵的孤寒,妙玉的冷傲,迎春的飄零,惜春的決絕,探春的闊朗,李紈的質樸。寶玉贊瀟湘館最為自然,種竹引泉,不傷穿鑿。李紈處無根少脈,遠無郭,近無鄰,沒“自然之理、自然之趣”。這便是寶玉的審美理念。

        可見李紈自身,本就是一枚人工景點,時代產物。

        其間還穿插荼蘼架、木香棚、牡丹亭、芍藥圃、薔薇院、芭蕉塢,荇葉渚,一路曲折盤旋。浮花蕩蕩,流山脈脈,還養了若干不知名的水禽。景觀之大,人之微,可窺一斑,寓意自然為主,人為輔。寄情山水,總比寄情人事好。

        

        三

        大觀園的孩童正值天真爛漫時,除讀書吟詩作畫賞景,一些雅集趣事,并無其他新鮮名堂可供消遣。絕非現今電子游戲、電影霸屏,充塞時間。

        她們“斗草”。62回,寶琴的丫鬟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在草堆里,一個個吵著有觀音柳、羅漢松、君子竹、美人蕉、星星翠、月月紅、《牡丹亭》的牡丹花,《琵琶記》里的枇杷果等。別人說有姐妹花,香菱說她有夫妻蕙。聽聽,名字就十分美妙,擬人狀物。人即草,草即人,草寄人之高潔,人習草之堅貞。有人文,有自然。夫妻蕙,暗指香菱當時的婚姻狀況,夏金桂尚未入住大觀園。且除香菱,幾個玩草小丫頭的名字皆帶草字頭,香菱也是一種植物。

        鶯兒披金挽銀編花籃,寶釵撲蝶,迎春穿茉莉花,板兒在探春那玩佛手。自然之物,便是可玩之物。作者穿針引線,寫景并非孤立,而是牽三掛四。撲蝶帶出紅玉和墜兒密語遺帕之事,由遺帕又惹出一段兒女情緣,同時影射出寶釵的行事作風與好惡。作者筆走龍蛇,四處開花。鶯兒編花籃,穿插出底層人物的心機,及下層森嚴的等級制度。

        我們還發現,那時的女人是戴花的。第7回 “送宮花賈璉戲熙鳳”,戴的是假花。到第40回劉姥姥二進榮國府,李紈說:“老太太高興,倒進來了;我只當還沒梳頭呢,才掐了菊花要送去。”即每天要送花。賈母簪了一朵大紅的菊花,劉姥姥被王熙鳳橫七豎八插了一頭。59回鶯兒也說,每日各房姑娘丫頭戴的,另有插瓶的,蘅蕪苑皆不要。也見戴花、插瓶乃各房常態,自然美物滲透生活每個細小環節與場景。

        第26回寶玉百無聊賴,調弄一回雀兒,看會魚,又見山坡箭也似跑來兩只小鹿。賈蘭沖出來,拿著小弓兒緊追不舍。寶玉嗔他,好好兒的,射它作甚。賈蘭笑答:“這會子不念書,閑著作什么?所以演習演習騎射。”

        此非孤筆。意在賈蘭不僅習文,還尚武,是個可塑之才,難怪賈政喜歡,為后文科第埋伏筆;二來寶玉是個汲汲自然之人,絕不會濫殺一頭無辜的小鹿,愛之不同,是其分野所在。寶玉這一形象與賈蘭對寫,而非賈環。也說明那時大觀園里養鹿,現今家戶人家,不可能養,多在動物園。農村也少,養也是獲利。

        姊妹們建詩社,海棠社、菊花社、賞雪社、桃花社、柳絮社,從春又至春,也算風花雪月。風花雪月是個很美的詞匯,天地風情所致。一旦風花雪月不正常了,人也就遭殃了。寶玉別號絳洞花主,花王之意。黛玉瀟湘妃子、寶釵蘅蕪君、探春蕉下客、迎春菱洲、惜春藕榭、李紈稻香老農。皆從植物化來,與其品性喜好掛鉤。

        《紅樓夢》最美的場景,亦與自然有關。湘云醉臥,鋪天蓋地的芍藥,之烈之艷之凄美,足以反映湘云的浪漫個性與身世飄零。白皚皚冰雪世界,寶琴披著鳧靨裘,身后丫鬟抱著一瓶紅梅站于山崗。眾人笑說,比老太太屋里掛的仇十洲畫的《艷雪圖》好看,賈母也說,哪有這衣服、這人物,還讓惜春畫園子時,一筆不錯添上。迎春坐花蔭下穿茉莉,嫻靜淡雅,與世無爭。

        薔薇架下,齡官畫薔,一連寫了十幾個。寶玉看呆了,忘記避雨,跑回怡紅院,滿院野鴨子、鴛鴦。環境是背景,是穿插,也是道具。

        寶玉過生抽花簽,每個人都有對應之花。寶釵牡丹、探春杏花、李紈梅花、湘云海棠、麝月荼縻、香菱并蒂、黛玉芙蓉、襲人桃花,桃紅又是一年春,以花敘事,暗喻各自命運。

        第60回“茉莉粉替去薔薇硝”,那時女孩子擦的粉,用茉莉所制,我母親那代還有。起癬用薔薇硝擦,沒化學元素,是那時化妝品的寫照。寶釵說黛玉配了一些,足見自給自足。玫瑰露引出茯苓霜,進貢之物,源于自然,世態人心,起推動情節的作用。

        到了78回,“癡公子杜撰芙蓉誄”。晴雯屈死,小丫頭編故事,說晴雯被玉皇招去司花。此乃夢話,真實情況:即刻入殮,抬往城外化人場去了。也是那回,寶釵搬了出去,又傳出迎春待嫁訊息,大觀園名存實亡。

        寶玉在《芙蓉女兒誄》里說,不希罕功名,也不為世人觀閱稱贊。用晴雯生前喜歡四物:群花之蕊、冰鮫之縠、沁芳之泉、楓露之茗祭她?;ㄈ?、泉水、楓露,均廉價之物。冰鮫之縠,指祭文??梢娗琏┎凰住,F實和夢想對撞,而夢想多由這些花草構建,一種精神關懷。

        迎春出嫁后,寶玉天天到紫菱洲瞻顧,蓼花葦葉、翠荇香菱,皆斷腸之相。遂吟下:

        “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

        蓼花菱葉不勝愁,重露繁霜壓纖梗。

        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

        ……

        心之夢,影之聲,寫景即喻人,人花兩空,一片凄涼。

        以上林林總總,玩的吃的用的,情之所寄,均在一花一草一木上。人非真空,人之活動,是人與自然之互動。

        五

        黛玉葬花,把喪花之痛演繹到極致?!都t樓夢》里的生態美有起合、轉成、照應,比如黛玉生在2月12日,即花朝節,百花降世之時。此乃曹雪芹故設一筆,花神、使命也。至27回芒種餞花,不過兩個多月,花的生命便消亡了。

        場面之大之美之繁,前所未有。紅樓眾女兒,傾巢而出,盛裝送行。實乃大禮。風飄柳香,云帶彩意。大家系紅綢,扎花轎、馬、旗子、幡、傘、盾等儀仗。萬物有靈,各司其職。這樣浩大的場面,與賈妃回宮何其相似。

        作者還未盡興,筆墨蕩開,又深化一層,寫黛玉葬花。姐妹們尚古風,做了形式上的歡送。黛玉卻動情,是真正的送花人。人死要埋,要有冢,還要有棺槨,不能裸埋,否則不得超生。黛玉同樣給花縫了錦囊,即棺槨,把它們裝殮起來,屬厚葬。人花平等,黛玉的另有腸肺,實乃作者的審美高度和對生命更高一籌的解讀敬愛。最早葬花的是唐寅,但能把這個圖景推向高潮的是黛玉。

        晚明時,早期資本主義已萌芽。曹雪芹這樣寫,是有個人目的的。社會進步,非一味對人、物貪戀,自然才是最好的精神伴侶和財富,也體現他的迷茫困惑和逃避。

        27回是全書生態美的高潮,因本人在小文《從黛玉葬花和寶釵撲蝶看其對生命的態度》里已具體述過,就不贅述。

        生態一詞并非孤立。紅樓一書,不僅涉及自然生態,更彰顯人之生態。沒動植物生態,便沒人之生態。過日子過的便是四季,跟著太陽轉,吃穿順應時令。五月初,薛蟠請客,吃西瓜、鮮藕。到了秋天,劉姥姥背來頭一茬棗兒、倭瓜并些野菜、賈府擺螃蟹宴等,當時沒反季節食品。

        農業社會,人的力量小,故敬天畏地;工業社會,進入快車道,人超常發揮,生產力突飛猛進,利益催逼下,忽略環境在所難免。環境一詞本身就有以人為中心的居高臨下感。然而大自然并非圍繞人轉,人只是其一,不破壞其他動植物的環境便好。

        人與自然的交流在減退,也導致現在的小說干巴巴。寫景,慢。一根弦繃著講故事。景點只是參觀,獵取皮毛而已。像黛玉那種哀婉之痛很難再現,那時浸潤其中,對一花一草皆仰視。

        火星寸草不生,那峽谷河床,也許在若干憶年前也是地球的樣板。愛自然,方為生存之道。想一想,每個春天會回來,就十分美好;也想一想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原應嘆息。

        

        作者:菡萏,原名崔迎春,中國作協會員,荊州市作協副主席。文字散見《天津文學》《作品》《清明》《散文》《廣州文藝》《四川文學》《湖南文學》《草原》《黃河文學《莽原》《朔方》《文藝報》等雜志。出版有《菡萏說紅樓》《紅樓漫談》《空翅》《養一朵雪花》等。有散文入選高中試卷與散文選本等。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紅樓夢的生態美學

      來源:荊州市作協    作者:菡萏
      發布時間:2021-09-16

        一

        中國古代,雖有生態一詞,但沒有生態美學這一提法。農耕社會,順應天地,人之肉身本屬萬物,餓了吃五谷,渴了飲甘泉,病了煎本草,住的鋪的蓋的用的,皆取之自然。生態一詞,更多時屬于工業社會,有強調之意。生態,生命的狀態,抑或對生命的態度。沒破壞,便沒惋惜、反思、重申和追憶之必要。

        天地萬物皆有生命狀態,包括土地。土死了,像火星,長不出一棵草。那種狀態,足夠高冷,也足夠毀滅。

        《紅樓夢》時代,尚不知進化論,人們迷戀遠古神話。人從哪兒來?是個謎。盡管有女媧摶土造人之說,也說明人是泥土所變,并沒直接的祖宗。往往是精,樹精、蛇精、狐貍精,各種動植物只要進化得好,都有可能成為人。所以寶黛雛形皆非人,林黛玉是草精,一棵絳珠草化來的;賈寶玉是石頭,一塊頑石的結果。不同的是曹雪芹立意高深,修煉的非本事,而是情感,所以這對木石精魂,纏纏綿綿,哭哭啼啼,而非飛來飛去,打打殺殺的妖怪。以此類推,任何動植物都有可能是人類的母系,人是其演變的高級形態。不好好做人,下輩子有可能托生成豬狗。即輪回。

        當然,這些均臆想,但也見人對自然的依賴與親密。

        那時,人不可能不敬畏大自然,和諧共處是秘籍,找不出不和諧的理由。所以《紅樓夢》的生態美學,是農業社會美學,也是中國文人士大夫的美學。工業社會,人權覺醒,加快文明進程,享受高科技帶來的便利時,也在傷害折損自然。欲望是填不平的溝壑,養大的過程,也是脫離自然的進程。

        

        

        翻開《紅樓夢》,你會發現,此書是本生態美學詞典。

        第一回,凡間第一位好人甄士隱面世,書中給其定義:“每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 一言概之。是說此人沒太大志向,在當時算個富貴閑人,用現在的話,早就“躺平”了。觀花修竹,熱愛自然;酌酒吟詩是其物質與精神追求。我們看溥儀帶出宮的長卷《姑蘇繁華圖》,畫的閶門何等鼎盛,而甄士隱便是那方富甲。再往后看,便是一連串疊加的故事,黛玉的娘沒了,她被賈府收養;有人被起復,重新當了官;有人犯命案,大搖大擺走了;有人饑寒,來打秋風;有人透出金玉之說,有人莫名其妙死了,有人封妃,有人弄權,有人偷情,總之世態萬象,悲喜冷熱交替,幾乎全是人與人的活動,即社會背景的鋪陳展開,有斡旋、爭奪,也有陷害。

        就在這當口,忽柳暗花明,17回大觀園落成,從人的活動轉為人景互動。何謂大觀?大觀,大的景觀,即中國式園林,把自然濃縮在一個有限空間,屬仿真版小自然。雖處車水馬龍的京城,卻依自然紋理而建,山石林泉一應俱全。

        初見大觀園正殿,眾門客贊其為蓬萊仙境,寶玉也恍若太虛幻境,劉姥姥搗頭便拜,以為是大廟。足見之美之大,對其之敬畏。盡管有人工痕跡,尚遺魏晉之風。鬧中取靜,獨立的精神園地。

        林黛玉住進了瀟湘館,翠竹竿竿,小溪進院繞竹而行,淙淙流出。架上鸚鵡念詩說話,大燕子晚歸,知道回家。這般幽詩畫意,美情美景美韻,堪配黛玉。作者寫建筑,只用三間小小房舍便了結。人是矮小的,與自然共和,并不喧賓奪主。鳥無籠,意在自由。這樣的景致,簡樸小巧,比現存的和珅恭王府若何?!

        寶玉的怡紅院,綠柳周垂;內種芭蕉、海棠,一紅一綠兩種植物。它們比肩而立,暗喻紅男綠女,標志男女平等意識的建立,這種思潮萌發于怡紅。36回,寶釵中午來找寶玉解午倦,看見兩只仙鶴在芭蕉下睡覺,“深院長日靜”一幅夏閑圖;寶玉在四時詩里也寫過“苔鎖石紋容睡鶴,井飄桐露濕棲鴉”??梢娾t院是養鶴的,文人美學,鶴,潔趣也。當然還有烏鴉、鸚鵡等。寶玉過上了“隔巷蛙聲聽未真,枕上輕寒窗外雨”的生活。

        寶釵則像位隱士,庭院荒寒,多種香藤異蔓。桌上供土定瓶,插數菊,大有現今日本人倡導的侘寂之風。李紈處茅檐土壁,杏花煙雨,種菜養雞,一派農事。賈政還打算掛個酒幌,實可笑。

        當然還有探春的秋爽齋,迎春的紫菱洲,惜春的藕香榭。探春以“爽”定義,迎惜兩姐妹,一派水上氣息。另有妙玉的櫳翠庵,紅梅吐霞。

        寓所因人而設,幽、冷、 清、寂、孤、艷,涵蓋各種風情風貌,亦主人性格寫照。用生態美學,與之對榫,別有深意。黛玉的清幽,寶玉的精致,寶釵的孤寒,妙玉的冷傲,迎春的飄零,惜春的決絕,探春的闊朗,李紈的質樸。寶玉贊瀟湘館最為自然,種竹引泉,不傷穿鑿。李紈處無根少脈,遠無郭,近無鄰,沒“自然之理、自然之趣”。這便是寶玉的審美理念。

        可見李紈自身,本就是一枚人工景點,時代產物。

        其間還穿插荼蘼架、木香棚、牡丹亭、芍藥圃、薔薇院、芭蕉塢,荇葉渚,一路曲折盤旋。浮花蕩蕩,流山脈脈,還養了若干不知名的水禽。景觀之大,人之微,可窺一斑,寓意自然為主,人為輔。寄情山水,總比寄情人事好。

        

        三

        大觀園的孩童正值天真爛漫時,除讀書吟詩作畫賞景,一些雅集趣事,并無其他新鮮名堂可供消遣。絕非現今電子游戲、電影霸屏,充塞時間。

        她們“斗草”。62回,寶琴的丫鬟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在草堆里,一個個吵著有觀音柳、羅漢松、君子竹、美人蕉、星星翠、月月紅、《牡丹亭》的牡丹花,《琵琶記》里的枇杷果等。別人說有姐妹花,香菱說她有夫妻蕙。聽聽,名字就十分美妙,擬人狀物。人即草,草即人,草寄人之高潔,人習草之堅貞。有人文,有自然。夫妻蕙,暗指香菱當時的婚姻狀況,夏金桂尚未入住大觀園。且除香菱,幾個玩草小丫頭的名字皆帶草字頭,香菱也是一種植物。

        鶯兒披金挽銀編花籃,寶釵撲蝶,迎春穿茉莉花,板兒在探春那玩佛手。自然之物,便是可玩之物。作者穿針引線,寫景并非孤立,而是牽三掛四。撲蝶帶出紅玉和墜兒密語遺帕之事,由遺帕又惹出一段兒女情緣,同時影射出寶釵的行事作風與好惡。作者筆走龍蛇,四處開花。鶯兒編花籃,穿插出底層人物的心機,及下層森嚴的等級制度。

        我們還發現,那時的女人是戴花的。第7回 “送宮花賈璉戲熙鳳”,戴的是假花。到第40回劉姥姥二進榮國府,李紈說:“老太太高興,倒進來了;我只當還沒梳頭呢,才掐了菊花要送去。”即每天要送花。賈母簪了一朵大紅的菊花,劉姥姥被王熙鳳橫七豎八插了一頭。59回鶯兒也說,每日各房姑娘丫頭戴的,另有插瓶的,蘅蕪苑皆不要。也見戴花、插瓶乃各房常態,自然美物滲透生活每個細小環節與場景。

        第26回寶玉百無聊賴,調弄一回雀兒,看會魚,又見山坡箭也似跑來兩只小鹿。賈蘭沖出來,拿著小弓兒緊追不舍。寶玉嗔他,好好兒的,射它作甚。賈蘭笑答:“這會子不念書,閑著作什么?所以演習演習騎射。”

        此非孤筆。意在賈蘭不僅習文,還尚武,是個可塑之才,難怪賈政喜歡,為后文科第埋伏筆;二來寶玉是個汲汲自然之人,絕不會濫殺一頭無辜的小鹿,愛之不同,是其分野所在。寶玉這一形象與賈蘭對寫,而非賈環。也說明那時大觀園里養鹿,現今家戶人家,不可能養,多在動物園。農村也少,養也是獲利。

        姊妹們建詩社,海棠社、菊花社、賞雪社、桃花社、柳絮社,從春又至春,也算風花雪月。風花雪月是個很美的詞匯,天地風情所致。一旦風花雪月不正常了,人也就遭殃了。寶玉別號絳洞花主,花王之意。黛玉瀟湘妃子、寶釵蘅蕪君、探春蕉下客、迎春菱洲、惜春藕榭、李紈稻香老農。皆從植物化來,與其品性喜好掛鉤。

        《紅樓夢》最美的場景,亦與自然有關。湘云醉臥,鋪天蓋地的芍藥,之烈之艷之凄美,足以反映湘云的浪漫個性與身世飄零。白皚皚冰雪世界,寶琴披著鳧靨裘,身后丫鬟抱著一瓶紅梅站于山崗。眾人笑說,比老太太屋里掛的仇十洲畫的《艷雪圖》好看,賈母也說,哪有這衣服、這人物,還讓惜春畫園子時,一筆不錯添上。迎春坐花蔭下穿茉莉,嫻靜淡雅,與世無爭。

        薔薇架下,齡官畫薔,一連寫了十幾個。寶玉看呆了,忘記避雨,跑回怡紅院,滿院野鴨子、鴛鴦。環境是背景,是穿插,也是道具。

        寶玉過生抽花簽,每個人都有對應之花。寶釵牡丹、探春杏花、李紈梅花、湘云海棠、麝月荼縻、香菱并蒂、黛玉芙蓉、襲人桃花,桃紅又是一年春,以花敘事,暗喻各自命運。

        第60回“茉莉粉替去薔薇硝”,那時女孩子擦的粉,用茉莉所制,我母親那代還有。起癬用薔薇硝擦,沒化學元素,是那時化妝品的寫照。寶釵說黛玉配了一些,足見自給自足。玫瑰露引出茯苓霜,進貢之物,源于自然,世態人心,起推動情節的作用。

        到了78回,“癡公子杜撰芙蓉誄”。晴雯屈死,小丫頭編故事,說晴雯被玉皇招去司花。此乃夢話,真實情況:即刻入殮,抬往城外化人場去了。也是那回,寶釵搬了出去,又傳出迎春待嫁訊息,大觀園名存實亡。

        寶玉在《芙蓉女兒誄》里說,不希罕功名,也不為世人觀閱稱贊。用晴雯生前喜歡四物:群花之蕊、冰鮫之縠、沁芳之泉、楓露之茗祭她?;ㄈ?、泉水、楓露,均廉價之物。冰鮫之縠,指祭文??梢娗琏┎凰住,F實和夢想對撞,而夢想多由這些花草構建,一種精神關懷。

        迎春出嫁后,寶玉天天到紫菱洲瞻顧,蓼花葦葉、翠荇香菱,皆斷腸之相。遂吟下:

        “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

        蓼花菱葉不勝愁,重露繁霜壓纖梗。

        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

        ……

        心之夢,影之聲,寫景即喻人,人花兩空,一片凄涼。

        以上林林總總,玩的吃的用的,情之所寄,均在一花一草一木上。人非真空,人之活動,是人與自然之互動。

        五

        黛玉葬花,把喪花之痛演繹到極致?!都t樓夢》里的生態美有起合、轉成、照應,比如黛玉生在2月12日,即花朝節,百花降世之時。此乃曹雪芹故設一筆,花神、使命也。至27回芒種餞花,不過兩個多月,花的生命便消亡了。

        場面之大之美之繁,前所未有。紅樓眾女兒,傾巢而出,盛裝送行。實乃大禮。風飄柳香,云帶彩意。大家系紅綢,扎花轎、馬、旗子、幡、傘、盾等儀仗。萬物有靈,各司其職。這樣浩大的場面,與賈妃回宮何其相似。

        作者還未盡興,筆墨蕩開,又深化一層,寫黛玉葬花。姐妹們尚古風,做了形式上的歡送。黛玉卻動情,是真正的送花人。人死要埋,要有冢,還要有棺槨,不能裸埋,否則不得超生。黛玉同樣給花縫了錦囊,即棺槨,把它們裝殮起來,屬厚葬。人花平等,黛玉的另有腸肺,實乃作者的審美高度和對生命更高一籌的解讀敬愛。最早葬花的是唐寅,但能把這個圖景推向高潮的是黛玉。

        晚明時,早期資本主義已萌芽。曹雪芹這樣寫,是有個人目的的。社會進步,非一味對人、物貪戀,自然才是最好的精神伴侶和財富,也體現他的迷茫困惑和逃避。

        27回是全書生態美的高潮,因本人在小文《從黛玉葬花和寶釵撲蝶看其對生命的態度》里已具體述過,就不贅述。

        生態一詞并非孤立。紅樓一書,不僅涉及自然生態,更彰顯人之生態。沒動植物生態,便沒人之生態。過日子過的便是四季,跟著太陽轉,吃穿順應時令。五月初,薛蟠請客,吃西瓜、鮮藕。到了秋天,劉姥姥背來頭一茬棗兒、倭瓜并些野菜、賈府擺螃蟹宴等,當時沒反季節食品。

        農業社會,人的力量小,故敬天畏地;工業社會,進入快車道,人超常發揮,生產力突飛猛進,利益催逼下,忽略環境在所難免。環境一詞本身就有以人為中心的居高臨下感。然而大自然并非圍繞人轉,人只是其一,不破壞其他動植物的環境便好。

        人與自然的交流在減退,也導致現在的小說干巴巴。寫景,慢。一根弦繃著講故事。景點只是參觀,獵取皮毛而已。像黛玉那種哀婉之痛很難再現,那時浸潤其中,對一花一草皆仰視。

        火星寸草不生,那峽谷河床,也許在若干憶年前也是地球的樣板。愛自然,方為生存之道。想一想,每個春天會回來,就十分美好;也想一想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原應嘆息。

        

        作者:菡萏,原名崔迎春,中國作協會員,荊州市作協副主席。文字散見《天津文學》《作品》《清明》《散文》《廣州文藝》《四川文學》《湖南文學》《草原》《黃河文學《莽原》《朔方》《文藝報》等雜志。出版有《菡萏說紅樓》《紅樓漫談》《空翅》《養一朵雪花》等。有散文入選高中試卷與散文選本等。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