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散文 >

      故鄉的人情味

      來源:宜昌市作家協會    發布時間:2021-09-22    作者:周功緒

             

        幺媽,中飯。下午幫柴火,天結婚要用。

        的,我把幾個蘑芋磨了來……”   

        櫻桃樹的鳥,也像主人一樣,歡天喜地地叫了起來……

        這是40多年,我在故鄉小溪囗見到的一為常的畫面。

               wps1.png

       

          故鄉的情味,甘甜清香,源遠流長。既是人生中難以割舍間珍,也是我們為處世的最好“教材”,更是那個年代最亮麗的鄉美景。在那缺衣少糧的貧困代,勤勞善,樸實厚道的鄉親們,用一言一行把“不是一家人,勝似一人”繹得漓盡致。

        些年代,無論男女,無論貴,無論村內村外……在相互交流、相互交往、相互融中,可說,都與“坦誠相,赤誠相待”雨同舟。那“有一一、說一二、有多大出多大力、能幫多少幫多少、不裝腔、不遮掩、、計報酬和迎天下”的“禮尚往來”,知給童年的我們,的路上產生了多大影響。

        

      wps2.png

        坊中的呂德勝老、美珍老,是一對支援山區教的模范夫妻。他倆從條件優越的宜昌來到這里后,無論他倆怎么謝絕,鄉們自發送白菜、送蘿、送腌菜、送花生、板栗、送苕筋果和恭請他倆吃年豬飯的,大有人在。

        家生,是七十年代,幾十華里之外的落佛村來到埡子口助教的一名知分子,更是一名自學成才,走出大山、走向縣城、走進武漢的杰代表。前不久,闊別40多年的劉維志、開成等生邀,擠時間來到了他曾經戰過的地,一群群生與他歡聚一、同過去、下……難舍難分的動場面,遠刻在情似海世界。

        花栗垉村知名泥匠張昌華,,在一方做泥瓦工的五年時間里,吃在老百家里,住在老百姓家里。憨厚、善良、好客的鄉親們,除情款外,還與他在禮往來,留下了一令人以忘懷的故。

        “你們那里的百姓,不是人,勝似親人。激不盡,一生不忘。”

        幾天,張瓦匠與我一偶遇的“見面禮”。

        像呂老、老師、望老、張瓦匠如福不淺的遠,在故鄉的山山水水,計其數。連離開故鄉幾十年的,偶兒回家時,也依然滿載而歸。

        住在我們腰下的萬昌哥,一手粉筆字、毛筆字、鋼筆字,寫得走龍蛇、剛勁有。他既是我們那一個年代的人之一,也是老鄉親們中一個行便、見右膀的“活雷”。這身殘志不殘、身殘情殘的他,理應得到更多人的關愛,但他卻以非凡的胸,長年累月地奔波在幫助生產隊里辦板報,幫助鄉親們寫春聯、情賬、打官司的羊腸小道……他一條腿和一支左手,在故鄉的,書寫了一個個的動故事。

        那些年代,老百的生具和生活必需品,不定應有盡有。借石磨、借耙、借籮筐、借風戽、借連枷、借石滾、借床鋪……足為奇。左鄰右舍借東西,伸手即來,與在自己家里隨便用,幾沒有二樣。左鄰右舍一借一還,既解決了之急,又深化了情感交。

        

      wps3.png

        互幫互助,相互關。在那些年代,隨處可見。無是張建新,是李家搶栽秧;無論是周家娶媳婦,是杜家送祝米……鄉親們無一是爭先恐后鼎力相助的榜樣。

        與我們同的李公平大爹,因人多屋,于十年代初舉到跑馬下的半山腰。在他們打屋場、建房、喜遷新居的關鍵時刻,我們隊的男,一呼百應。有出力,有菜的出菜,有的出糧……大到幾塊臘肉、幾大米、幾根木……小到幾腌菜、幾兜菜、幾佐料……即使10歲的我和杜家順子、胡華子、崔家力子……也自告奮勇地加入了遞瓦、杠椅子、搬板的行列。挑土的、杵墻的、背瓦的、抬檁子的、切菜做飯……軍萬新房、萬眾奔騰觀場面和那種情、那友情、那種恩情交織爍的動場景,知感少人。

        幾十年,三哥在太平溪老街附近兩間新房的所用木料,都鄉親們用肩膀、用血、用汗水,從20多華里的旮旯里運來的……

        在故鄉的版土上,類似樣感天動地的壯美畫卷,不知還有多。

        

      wps4.png

        先貴哥、功哥、功武哥、發青哥,是我們有名的杵墻傅。他們在老百姓“喜建居”的路,付出的血和汗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陽坡的橋哥,是有名的電器修理工。老百姓的收音機、錄音機、電機、動機……無論什么時候出現故障,都能看到他飛身“救”的身影。

        我的母有一手打火豆腐和做民間酒的絕活,她究竟下,幫助左右舍做了多少次?熬了多少?給鄉親們送了多少塊豆、多碗甜酒?的確記不清了。

        我的伯大張翠屏,一名愛如子、愛崗敬小學,更是一名樂于的城市姑娘。鄉親們親地稱為義務理發、義務補衣匠和貧幫的城里人。

        比我提這個美麗世界的幫兄,是時砍柴禾、打豬、撿糧食伙伴。身強壯,氣的他,遺憾的是無法用語言與他交流。即使這樣,他也依然默默無聞地,穿越在幫助困難挑草頭、背紅苕、砍柴禾、賣豬的風景線。

        

      wps5.png

        韓家屋場的龍山哥新婚賀喜時,左鄰右舍都把屋、廚房、盤子、筷、桌子、板凳、椅子、酒杯、鋪……騰出來,給支先生統籌安排。若有足,再家去搬。那借盤子、借鋪板、借子、借子、……亦樂乎的繁忙景象,時常在我腦海里隨飄揚。那挑水的、洗菜的、做飯的、升火的、擦子的、擺酒杯的、抬嫁妝的、敬喜的、搶喜糖的幸福場面,不知樂歡多少人。

        在老百房、搶栽秧、整喜酒等若干事務中,鄉們沒有一幫、著幫、捧著幫的。

        灣的開菊嫂子喜擺喜酒時,時的好不容易地找到了一份洗尿布的活兒。

        “雷鋒”式的好隊長——敦先貴,是我那一方深老的支。他除在支客的崗位上干得出類拔萃外,還率領一批熱血青,在幫助困難柴禾、整田、解樓、趕碾子、打連枷等面,立下了不少功勞。

        掛面、紅糖、雞蛋、糖、糯米、臘蹄子……是那些年代走親訪友的珍貴禮。山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禮不在多,有心誠。“情義價”,是老鄉親們的解追求。那一捆捆掛面、一袋袋紅糖、一個個雞蛋、一盤盤糯米……都是父老鄉親們省吃儉用下的自愿表達。在大山、長在大山深處的老鄉親,在我看來,他把情永遠放在金銀珠寶之。

        “王老五,家里不寬裕,平連雞蛋都舍得吃。昨天子結婚時,他得知專門送來一籃雞蛋,我不知怎樣還情為好。”

        這是幾十前,韓的一番感恩之言。

        故鄉的情味,當然不止這,有“一次托付,一生放心;一份幸,一起分……”的那盡、道不完的陳年往事。

        情味,原汁原味的情味,膽相照的人情味,如一家的人情味。

       

        作者:周功緒,湖北省宜昌市作協會員。近百篇散文在《中國作家》《湖北作家》《宜昌作家》《三峽日報》《宜昌記憶》《三峽文學》《新三峽》等發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故鄉的人情味

      來源:宜昌市作家協會    作者:周功緒
      發布時間:2021-09-22

             

        幺媽,中飯。下午幫柴火,天結婚要用。

        的,我把幾個蘑芋磨了來……”   

        櫻桃樹的鳥,也像主人一樣,歡天喜地地叫了起來……

        這是40多年,我在故鄉小溪囗見到的一為常的畫面。

               wps1.png

       

          故鄉的情味,甘甜清香,源遠流長。既是人生中難以割舍間珍,也是我們為處世的最好“教材”,更是那個年代最亮麗的鄉美景。在那缺衣少糧的貧困代,勤勞善,樸實厚道的鄉親們,用一言一行把“不是一家人,勝似一人”繹得漓盡致。

        些年代,無論男女,無論貴,無論村內村外……在相互交流、相互交往、相互融中,可說,都與“坦誠相,赤誠相待”雨同舟。那“有一一、說一二、有多大出多大力、能幫多少幫多少、不裝腔、不遮掩、、計報酬和迎天下”的“禮尚往來”,知給童年的我們,的路上產生了多大影響。

        

      wps2.png

        坊中的呂德勝老、美珍老,是一對支援山區教的模范夫妻。他倆從條件優越的宜昌來到這里后,無論他倆怎么謝絕,鄉們自發送白菜、送蘿、送腌菜、送花生、板栗、送苕筋果和恭請他倆吃年豬飯的,大有人在。

        家生,是七十年代,幾十華里之外的落佛村來到埡子口助教的一名知分子,更是一名自學成才,走出大山、走向縣城、走進武漢的杰代表。前不久,闊別40多年的劉維志、開成等生邀,擠時間來到了他曾經戰過的地,一群群生與他歡聚一、同過去、下……難舍難分的動場面,遠刻在情似海世界。

        花栗垉村知名泥匠張昌華,,在一方做泥瓦工的五年時間里,吃在老百家里,住在老百姓家里。憨厚、善良、好客的鄉親們,除情款外,還與他在禮往來,留下了一令人以忘懷的故。

        “你們那里的百姓,不是人,勝似親人。激不盡,一生不忘。”

        幾天,張瓦匠與我一偶遇的“見面禮”。

        像呂老、老師、望老、張瓦匠如福不淺的遠,在故鄉的山山水水,計其數。連離開故鄉幾十年的,偶兒回家時,也依然滿載而歸。

        住在我們腰下的萬昌哥,一手粉筆字、毛筆字、鋼筆字,寫得走龍蛇、剛勁有。他既是我們那一個年代的人之一,也是老鄉親們中一個行便、見右膀的“活雷”。這身殘志不殘、身殘情殘的他,理應得到更多人的關愛,但他卻以非凡的胸,長年累月地奔波在幫助生產隊里辦板報,幫助鄉親們寫春聯、情賬、打官司的羊腸小道……他一條腿和一支左手,在故鄉的,書寫了一個個的動故事。

        那些年代,老百的生具和生活必需品,不定應有盡有。借石磨、借耙、借籮筐、借風戽、借連枷、借石滾、借床鋪……足為奇。左鄰右舍借東西,伸手即來,與在自己家里隨便用,幾沒有二樣。左鄰右舍一借一還,既解決了之急,又深化了情感交。

        

      wps3.png

        互幫互助,相互關。在那些年代,隨處可見。無是張建新,是李家搶栽秧;無論是周家娶媳婦,是杜家送祝米……鄉親們無一是爭先恐后鼎力相助的榜樣。

        與我們同的李公平大爹,因人多屋,于十年代初舉到跑馬下的半山腰。在他們打屋場、建房、喜遷新居的關鍵時刻,我們隊的男,一呼百應。有出力,有菜的出菜,有的出糧……大到幾塊臘肉、幾大米、幾根木……小到幾腌菜、幾兜菜、幾佐料……即使10歲的我和杜家順子、胡華子、崔家力子……也自告奮勇地加入了遞瓦、杠椅子、搬板的行列。挑土的、杵墻的、背瓦的、抬檁子的、切菜做飯……軍萬新房、萬眾奔騰觀場面和那種情、那友情、那種恩情交織爍的動場景,知感少人。

        幾十年,三哥在太平溪老街附近兩間新房的所用木料,都鄉親們用肩膀、用血、用汗水,從20多華里的旮旯里運來的……

        在故鄉的版土上,類似樣感天動地的壯美畫卷,不知還有多。

        

      wps4.png

        先貴哥、功哥、功武哥、發青哥,是我們有名的杵墻傅。他們在老百姓“喜建居”的路,付出的血和汗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陽坡的橋哥,是有名的電器修理工。老百姓的收音機、錄音機、電機、動機……無論什么時候出現故障,都能看到他飛身“救”的身影。

        我的母有一手打火豆腐和做民間酒的絕活,她究竟下,幫助左右舍做了多少次?熬了多少?給鄉親們送了多少塊豆、多碗甜酒?的確記不清了。

        我的伯大張翠屏,一名愛如子、愛崗敬小學,更是一名樂于的城市姑娘。鄉親們親地稱為義務理發、義務補衣匠和貧幫的城里人。

        比我提這個美麗世界的幫兄,是時砍柴禾、打豬、撿糧食伙伴。身強壯,氣的他,遺憾的是無法用語言與他交流。即使這樣,他也依然默默無聞地,穿越在幫助困難挑草頭、背紅苕、砍柴禾、賣豬的風景線。

        

      wps5.png

        韓家屋場的龍山哥新婚賀喜時,左鄰右舍都把屋、廚房、盤子、筷、桌子、板凳、椅子、酒杯、鋪……騰出來,給支先生統籌安排。若有足,再家去搬。那借盤子、借鋪板、借子、借子、……亦樂乎的繁忙景象,時常在我腦海里隨飄揚。那挑水的、洗菜的、做飯的、升火的、擦子的、擺酒杯的、抬嫁妝的、敬喜的、搶喜糖的幸福場面,不知樂歡多少人。

        在老百房、搶栽秧、整喜酒等若干事務中,鄉們沒有一幫、著幫、捧著幫的。

        灣的開菊嫂子喜擺喜酒時,時的好不容易地找到了一份洗尿布的活兒。

        “雷鋒”式的好隊長——敦先貴,是我那一方深老的支。他除在支客的崗位上干得出類拔萃外,還率領一批熱血青,在幫助困難柴禾、整田、解樓、趕碾子、打連枷等面,立下了不少功勞。

        掛面、紅糖、雞蛋、糖、糯米、臘蹄子……是那些年代走親訪友的珍貴禮。山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禮不在多,有心誠。“情義價”,是老鄉親們的解追求。那一捆捆掛面、一袋袋紅糖、一個個雞蛋、一盤盤糯米……都是父老鄉親們省吃儉用下的自愿表達。在大山、長在大山深處的老鄉親,在我看來,他把情永遠放在金銀珠寶之。

        “王老五,家里不寬裕,平連雞蛋都舍得吃。昨天子結婚時,他得知專門送來一籃雞蛋,我不知怎樣還情為好。”

        這是幾十前,韓的一番感恩之言。

        故鄉的情味,當然不止這,有“一次托付,一生放心;一份幸,一起分……”的那盡、道不完的陳年往事。

        情味,原汁原味的情味,膽相照的人情味,如一家的人情味。

       

        作者:周功緒,湖北省宜昌市作協會員。近百篇散文在《中國作家》《湖北作家》《宜昌作家》《三峽日報》《宜昌記憶》《三峽文學》《新三峽》等發表。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