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②:弘揚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10-09    作者:劉文嘉

          《山海情》熱播,知網里短短半年內涌現出一百多篇相關論文;《覺醒年代》上線,微信里能搜索到至少兩萬篇討論文章。如潮的評論里出現兩種少見的現象:社交媒介上慣于嬉笑怒罵的年輕人以如此敬仰的語氣談論電視劇,少見;學者專家們以如此澎湃的熱情來贊美電視劇,也少見。

          這都源自作品自身硬。而這種“硬”,實際上是深刻的文藝觀的外顯。論視覺,觀眾為什么不看玄幻劇里云髻高挽、衣袂飄飄的“英雄”,卻選擇看黑臉膛、紅背心、站在漫天黃土里的西北農民?論題材,年輕人為什么覺得身邊故事“懸浮”,卻愿意齊刷刷地回望一百年前的歷史風云,甚至因為《覺醒年代》而紛紛遞交入黨申請書?因為這樣的作品,其故事來源是實踐,其價值歸宿是人民,具有深遠的改造現實、推動歷史進步的社會功能。而這,正是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精髓。

          百年以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落地中國實踐,不斷形成新的中國化成果。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提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這是中國革命、建設、改革、奮進新時代的珍貴經驗,同樣也是理解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關鍵。文藝作品與文藝評論,需要在這樣的文藝觀上同頻共振,“原理”移過來、“方法”自己造,才能實現量體裁衣、因地制宜。

          馬克思本人也曾寫過“文藝評論”。在《神圣家族》中批評法國小說家歐仁·蘇的作品《巴黎的秘密》及相關評論時,他曾一語中的地指出,這些文章的根本問題是“把現實的人變成了抽象的觀點”,“伯爵夫人、侯爵夫人、浪漫女子、看門人、公證人、江湖醫生”不過都是從一個抽象范疇造出的現實世界??疾熳髌分腥伺c事是否真正來自實際、來自實踐,可以看作馬克思對文藝評論的示范。

          今天的“中國具體實際”,無疑為文藝創作與評論提供了開闊的空間。這個“具體實際”,是積厚成勢、是由富而強,是數千年小康夢圓的壯闊圖景,是十四億人整體邁向現代化的偉大實踐,是從南國到北疆的脫貧故事,是“再也找不到一個不通電村莊”的驚嘆。扎根這樣的實踐,《山海情》才最終把大時代裝進了小村莊。緊密跟蹤這樣的實踐,文藝評論才能提煉出中國故事的講法,把握住講好中國故事所需要的情感基礎、社會心理、大眾訴求,引導推動更多的《山海情》出現。

          同樣,弘揚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也需將馬克思的立場、觀點、方法“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天是世界的天、地是中國的地,抵達全人類共同價值,恰恰需要傳承中國文化精神、展現中華審美風范。傳統文藝評論留給今人很多遺產,與傳統文藝創作的特點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每每托物言志、善于妙喻說理,表達凝練節制,但又能得意境深遠。蘇軾認為陶潛的詩有一種內在充實,比喻說“質而實綺,癯而實腴”,就體現了一種傳統文藝評論的審美特征和語言張力。今天我們的文藝評論或可從中去蕪存菁,逐漸探索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中國表達,確立自己的基本話語、構建自己的命題學說、形成自己的方法思維。

          近日,中宣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下,全面貫徹“二為”方向和“雙百”方針,推動文藝創作和評論有效互動,增強文藝評論的戰斗力、說服力、影響力。按照《意見》的要求奮力探索,一定會有更多優秀的文藝評論涌現。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05日 11版)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②:弘揚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文嘉
      發布時間:2021-10-09

          《山海情》熱播,知網里短短半年內涌現出一百多篇相關論文;《覺醒年代》上線,微信里能搜索到至少兩萬篇討論文章。如潮的評論里出現兩種少見的現象:社交媒介上慣于嬉笑怒罵的年輕人以如此敬仰的語氣談論電視劇,少見;學者專家們以如此澎湃的熱情來贊美電視劇,也少見。

          這都源自作品自身硬。而這種“硬”,實際上是深刻的文藝觀的外顯。論視覺,觀眾為什么不看玄幻劇里云髻高挽、衣袂飄飄的“英雄”,卻選擇看黑臉膛、紅背心、站在漫天黃土里的西北農民?論題材,年輕人為什么覺得身邊故事“懸浮”,卻愿意齊刷刷地回望一百年前的歷史風云,甚至因為《覺醒年代》而紛紛遞交入黨申請書?因為這樣的作品,其故事來源是實踐,其價值歸宿是人民,具有深遠的改造現實、推動歷史進步的社會功能。而這,正是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精髓。

          百年以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落地中國實踐,不斷形成新的中國化成果。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提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這是中國革命、建設、改革、奮進新時代的珍貴經驗,同樣也是理解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關鍵。文藝作品與文藝評論,需要在這樣的文藝觀上同頻共振,“原理”移過來、“方法”自己造,才能實現量體裁衣、因地制宜。

          馬克思本人也曾寫過“文藝評論”。在《神圣家族》中批評法國小說家歐仁·蘇的作品《巴黎的秘密》及相關評論時,他曾一語中的地指出,這些文章的根本問題是“把現實的人變成了抽象的觀點”,“伯爵夫人、侯爵夫人、浪漫女子、看門人、公證人、江湖醫生”不過都是從一個抽象范疇造出的現實世界??疾熳髌分腥伺c事是否真正來自實際、來自實踐,可以看作馬克思對文藝評論的示范。

          今天的“中國具體實際”,無疑為文藝創作與評論提供了開闊的空間。這個“具體實際”,是積厚成勢、是由富而強,是數千年小康夢圓的壯闊圖景,是十四億人整體邁向現代化的偉大實踐,是從南國到北疆的脫貧故事,是“再也找不到一個不通電村莊”的驚嘆。扎根這樣的實踐,《山海情》才最終把大時代裝進了小村莊。緊密跟蹤這樣的實踐,文藝評論才能提煉出中國故事的講法,把握住講好中國故事所需要的情感基礎、社會心理、大眾訴求,引導推動更多的《山海情》出現。

          同樣,弘揚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藝觀,也需將馬克思的立場、觀點、方法“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天是世界的天、地是中國的地,抵達全人類共同價值,恰恰需要傳承中國文化精神、展現中華審美風范。傳統文藝評論留給今人很多遺產,與傳統文藝創作的特點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每每托物言志、善于妙喻說理,表達凝練節制,但又能得意境深遠。蘇軾認為陶潛的詩有一種內在充實,比喻說“質而實綺,癯而實腴”,就體現了一種傳統文藝評論的審美特征和語言張力。今天我們的文藝評論或可從中去蕪存菁,逐漸探索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中國表達,確立自己的基本話語、構建自己的命題學說、形成自己的方法思維。

          近日,中宣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下,全面貫徹“二為”方向和“雙百”方針,推動文藝創作和評論有效互動,增強文藝評論的戰斗力、說服力、影響力。按照《意見》的要求奮力探索,一定會有更多優秀的文藝評論涌現。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05日 11版)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