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③: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10-09    作者:孟繁華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西風東漸”開拓了我們的文藝視野,深化了我們對文藝的認識。隨著中國文藝的不斷發展,我們越來越感受到,一味地追隨西方文藝和批評的話語體系,中國文藝就不可能建立起自身的主體性。而且,這些建構于西方文藝創作基礎上的文藝批評和理論,面對日益豐富和發展的中國現實,越來越失去批評的有效性和針對性。于是,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新認識本土文化資源,成為當下非常引人注目的思想文化潮流。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更深刻地認識和感知了歐美文化的性質和價值觀,對世界的歷史和今天的現實有了新的認知,因此也進一步加深了對本土文化傳統的認識和了解。這時,強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強調本土文化資源的重要性,是一種對他人、對自己都了然于心的文化自覺。在此情況下,我們才能更加明確中華本土文化傳統的文化身份,以及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的位置。近年來中國文學創作的價值取向證實了這一點,廣大作家紛紛向本土文化汲取資源,創作了大量豐富、生動的作品,不僅深刻揭示了傳統文化資源經過現代闡釋仍然可以有效傳承,同時也表明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頻繁和相互融匯,使中國文化無可避免地具有可以通約的世界性。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明確要求“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具有重要意義。

          一直以來,中國古代文論研究是一個極其活躍和富有活力的領域,比如郭紹虞的《中國文學批評史》、朱東潤的《中國文學批評史大綱》等,羅宗強的《明代文學思想史》、陳伯海的《中國詩學之現代觀》、汪涌豪的《中國文學批評范疇及體系》、蔣寅的《清代詩學史》、周裕鍇的《中國古代文學闡釋學十講》、鄔國平的《中國文學批評自由釋義傳統研究》、張健的《知識與抒情》、宋燁的《詩與識:中國古典詩歌審美統一論》、廖可斌的《明代文學思潮史》、呂雙偉的《清代駢文理論研究》、張伯偉的《東亞漢文學研究的方法與實踐》、吳承學的《近古文章與文體學研究》、慈波的《文話流變研究》、彭玉平的《況周頤與晚清民國詞學》、蔡德龍的《清代文話敘錄》、譚新紅的《清詞話考述》等。但是,由于學科壁壘,除了古代文論專業的學者外,文學理論、中國現當代文學等學科的大多數人,并不知道古代文論研究領域發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古代文論的學者并不是故步自封,不是“在故紙堆里討生活”,當然從事的更不是“博物館的學問”。他們對中國古代文論的再闡釋,隱含著世界性和開放性。也就是說,當下的中國古代文論的研究,有著世界的眼光和今天的視野。這個“古代文論”,同時也是“現代”的,因此無可避免也是“當代”的。

          中國古代文論的當代價值與意義,一直是當代文藝批評家和研究者普遍關心和焦慮的問題之一,文藝批評和研究的理論支撐與依據從哪里獲得,也是近些年來當代文藝研究探尋之所在。這時,很多朋友希望回過頭來,從中國傳統文化和文藝中尋找本土資源,通過對本土資源整體的提煉,進行“現代闡釋”,然后應用于當代文藝批評和研究。我們當然希望能夠實現文藝理論突圍,在吸納世界優秀文藝理論的同時,更關注本土的文藝理論傳統。通過文藝各個領域的共同努力,構建符合中國文藝經驗和實踐的批評話語體系,在解決我們文藝理論困擾的同時,也能夠同西方文藝批評構成真正的對話關系。包括中國古代文論在內的中國學術史,某種意義上就是對中國學術元話語不斷詮釋的歷史,或者是中國學術元話語的闡述史。在這個意義上,也就是克羅齊意義上的“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也是敘事的一種。歷史只有在當代發生回響,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這個回響,就是當代人對歷史進行的新詮釋。古代文論同理,我們如果有能力對其進行“現代”的詮釋,那么它應用于當代中國文藝批評的可能性是一定存在的。

          另一方面,面對豐富駁雜的傳統文化,要弘揚的究竟是什么?就這個問題,費孝通先生的“文化自覺”說提出了一條思路。他認為,所謂文化自覺,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歷史圈子的人對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對其發展歷程和未來有充分的認識。換言之,是文化的自我覺醒、自我反省、自我創建,不帶任何“文化回歸”的意思。不是要“復舊”,同時也不主張“全盤西化”或“全盤他化”。自知之明是為了加強對文化轉型的自主能力,取得決定適應新環境、新時代文化選擇的自主地位。

          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其實就是一個追求文化自覺的過程。這個過程艱巨復雜、充滿挑戰,只有在充分認識自己的文化和所接觸到的多種文化的基礎上,才有條件在這個正在形成中的多元文化的世界中確立自己的位置,然后經過自主的適應,和其他文化一起,取長補短、相互貫通,最終實現和平共處、各取所長、攜手發展。對于中國新文藝來說,從誕生的那天起,它的本土性與世界性就是并存的。今天,在這個基礎上的繼承和創新就是現實的、充滿可能性的。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③: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孟繁華
      發布時間:2021-10-09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西風東漸”開拓了我們的文藝視野,深化了我們對文藝的認識。隨著中國文藝的不斷發展,我們越來越感受到,一味地追隨西方文藝和批評的話語體系,中國文藝就不可能建立起自身的主體性。而且,這些建構于西方文藝創作基礎上的文藝批評和理論,面對日益豐富和發展的中國現實,越來越失去批評的有效性和針對性。于是,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新認識本土文化資源,成為當下非常引人注目的思想文化潮流。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更深刻地認識和感知了歐美文化的性質和價值觀,對世界的歷史和今天的現實有了新的認知,因此也進一步加深了對本土文化傳統的認識和了解。這時,強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強調本土文化資源的重要性,是一種對他人、對自己都了然于心的文化自覺。在此情況下,我們才能更加明確中華本土文化傳統的文化身份,以及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的位置。近年來中國文學創作的價值取向證實了這一點,廣大作家紛紛向本土文化汲取資源,創作了大量豐富、生動的作品,不僅深刻揭示了傳統文化資源經過現代闡釋仍然可以有效傳承,同時也表明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頻繁和相互融匯,使中國文化無可避免地具有可以通約的世界性。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明確要求“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具有重要意義。

          一直以來,中國古代文論研究是一個極其活躍和富有活力的領域,比如郭紹虞的《中國文學批評史》、朱東潤的《中國文學批評史大綱》等,羅宗強的《明代文學思想史》、陳伯海的《中國詩學之現代觀》、汪涌豪的《中國文學批評范疇及體系》、蔣寅的《清代詩學史》、周裕鍇的《中國古代文學闡釋學十講》、鄔國平的《中國文學批評自由釋義傳統研究》、張健的《知識與抒情》、宋燁的《詩與識:中國古典詩歌審美統一論》、廖可斌的《明代文學思潮史》、呂雙偉的《清代駢文理論研究》、張伯偉的《東亞漢文學研究的方法與實踐》、吳承學的《近古文章與文體學研究》、慈波的《文話流變研究》、彭玉平的《況周頤與晚清民國詞學》、蔡德龍的《清代文話敘錄》、譚新紅的《清詞話考述》等。但是,由于學科壁壘,除了古代文論專業的學者外,文學理論、中國現當代文學等學科的大多數人,并不知道古代文論研究領域發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古代文論的學者并不是故步自封,不是“在故紙堆里討生活”,當然從事的更不是“博物館的學問”。他們對中國古代文論的再闡釋,隱含著世界性和開放性。也就是說,當下的中國古代文論的研究,有著世界的眼光和今天的視野。這個“古代文論”,同時也是“現代”的,因此無可避免也是“當代”的。

          中國古代文論的當代價值與意義,一直是當代文藝批評家和研究者普遍關心和焦慮的問題之一,文藝批評和研究的理論支撐與依據從哪里獲得,也是近些年來當代文藝研究探尋之所在。這時,很多朋友希望回過頭來,從中國傳統文化和文藝中尋找本土資源,通過對本土資源整體的提煉,進行“現代闡釋”,然后應用于當代文藝批評和研究。我們當然希望能夠實現文藝理論突圍,在吸納世界優秀文藝理論的同時,更關注本土的文藝理論傳統。通過文藝各個領域的共同努力,構建符合中國文藝經驗和實踐的批評話語體系,在解決我們文藝理論困擾的同時,也能夠同西方文藝批評構成真正的對話關系。包括中國古代文論在內的中國學術史,某種意義上就是對中國學術元話語不斷詮釋的歷史,或者是中國學術元話語的闡述史。在這個意義上,也就是克羅齊意義上的“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也是敘事的一種。歷史只有在當代發生回響,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這個回響,就是當代人對歷史進行的新詮釋。古代文論同理,我們如果有能力對其進行“現代”的詮釋,那么它應用于當代中國文藝批評的可能性是一定存在的。

          另一方面,面對豐富駁雜的傳統文化,要弘揚的究竟是什么?就這個問題,費孝通先生的“文化自覺”說提出了一條思路。他認為,所謂文化自覺,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歷史圈子的人對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對其發展歷程和未來有充分的認識。換言之,是文化的自我覺醒、自我反省、自我創建,不帶任何“文化回歸”的意思。不是要“復舊”,同時也不主張“全盤西化”或“全盤他化”。自知之明是為了加強對文化轉型的自主能力,取得決定適應新環境、新時代文化選擇的自主地位。

          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其實就是一個追求文化自覺的過程。這個過程艱巨復雜、充滿挑戰,只有在充分認識自己的文化和所接觸到的多種文化的基礎上,才有條件在這個正在形成中的多元文化的世界中確立自己的位置,然后經過自主的適應,和其他文化一起,取長補短、相互貫通,最終實現和平共處、各取所長、攜手發展。對于中國新文藝來說,從誕生的那天起,它的本土性與世界性就是并存的。今天,在這個基礎上的繼承和創新就是現實的、充滿可能性的。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