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④:新時代需要建設性的文藝批評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10-09    作者:白燁

          近期,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總體要求,并就把好文藝評論方向盤、開展專業權威的文藝評論、加強文藝評論陣地建設、強化組織保障工作等提出具體意見。這對于文藝評論工作得到更多關注與重視,文藝評論界總結已有經驗、加強自身建設、煥發新的活力都有重要意義。

          《意見》特別指出,要發揚藝術民主、學術民主,尊重藝術規律,尊重審美差異,建設性地開展文藝評論,是什么問題就解決什么問題,在什么范圍發生就在什么范圍解決,鼓勵通過學術爭鳴推動形成創作共識、評價共識、審美共識。這里的“建設性地開展文藝評論”,既是針對文藝評論的應有屬性而言,也是針對文藝評論的當下現狀而言。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文藝批評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這就是說,文藝批評要通過對文藝作品和文藝現象的分析與評論,對同時代的作家、藝術家起到賞析解讀和創作引導作用,不斷激勵更多優秀作品產生,同時還應該提高受眾的接受能力和藝術趣味,促進社會的審美理想和時代的文化風尚。在這里,無論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還是提高審美、引領風尚,都旨在“引導性”,內含“建設性”。因此,擔負著如此重任與使命的文藝批評,需要增強自身的戰斗力、說服力和影響力,需要在批評實踐中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文藝理論與評論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這一切都使得“建設性”成為當代文藝批評最為基本的要務,也是最為重要的特性。

          建設性的文藝批評,既涉及文藝批評的目的與態度,也關乎文藝批評的能力與功效。文藝批評的根本意義,在于以準確的閱讀感受和深切的審美判斷,與作者對話,與讀者交流。這種相互砥礪、彼此互動的目的與初心,必然要求批評態度的與人為善、以文會友。文藝批評的作用在于促進創作、影響接受,這就要求文藝批評必須深中肯綮、研精闡微,像魯迅所說的那樣:“取其有意義之點,指示出來,使那意義格外分明,擴大。”而要做到這些,也需要批評家“真懂得社會科學和文藝理論”。因此,在繼承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批判借鑒現代西方文藝理論的基礎上,努力構建中國特色的文藝評論話語,在學習中實踐,在實踐中學習,就成為當代文藝批評家義不容辭的責任。只有如此,才能使文藝批評在為文藝創作鳴鑼開道和助力鼓勁的過程中,不斷提高自身,進而完善自己。

          如果從建設性的角度來審視當下文藝批評現狀,可以說,伴隨著建設性文藝批評的,總有“非建設性”文藝批評的種種身影不時閃現。這不僅讓人不能滿意,甚至令人甚為憂慮。比如,一些文藝批評,憑著狹隘的主觀臆測去判定作品,往往把復雜現象簡單化。還有一些文藝批評,抓住作者的某些言論和作品的某些缺失,攻其一點,不及其余,必欲把某些作者“抹黑”,甚至“妖魔化”。還有一些散布于網絡、貌似“文藝批評”的“網紅”言論,抓住某些文藝熱點與爭議現象,或者煽風點火,或者深文周納,以危言聳聽的話語博取關注,吸引眼球,追求“流量化”。這些批評和偽批評,不僅與文藝批評的建設性要求相去甚遠,而且對建設性文藝批評構成顯見的阻礙與干擾,實為文藝批評中的不諧之音和消極因素。

          因此,《意見》中提出“建設性地開展文藝評論,是什么問題就解決什么問題,在什么范圍發生就在什么范圍解決”,就是針對這種與文藝批評相關的“越界”亂象,特別提出來的重要規范和基本要求。創作的問題,文藝的問題,要通過文藝批評和文藝爭鳴的方式,依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以文藝的方式解決,在文藝的范圍解決。這是一個應有的規范,也是一個基本的底線。只有這樣,才能做到實事求是,明辨是非,進而努力形成“創作共識、評論共識、審美共識”。

          文藝批評同整體的文藝創作一樣,進入一個活躍與繁雜并存、機遇與挑戰共在的新狀態。怎樣認識這些變化,把握當下現狀,解決突出問題,是一個綜合性的時代課題,需要文藝批評者、文藝從業者和文藝組織領導者攜起手來,連起心來,共同面對,合力解決。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意見》的及時出臺,為當代文藝批評煥發新的活力、重振時代雄風提供了重要動能和良好契機。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09日 02版)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④:新時代需要建設性的文藝批評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白燁
      發布時間:2021-10-09

          近期,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總體要求,并就把好文藝評論方向盤、開展專業權威的文藝評論、加強文藝評論陣地建設、強化組織保障工作等提出具體意見。這對于文藝評論工作得到更多關注與重視,文藝評論界總結已有經驗、加強自身建設、煥發新的活力都有重要意義。

          《意見》特別指出,要發揚藝術民主、學術民主,尊重藝術規律,尊重審美差異,建設性地開展文藝評論,是什么問題就解決什么問題,在什么范圍發生就在什么范圍解決,鼓勵通過學術爭鳴推動形成創作共識、評價共識、審美共識。這里的“建設性地開展文藝評論”,既是針對文藝評論的應有屬性而言,也是針對文藝評論的當下現狀而言。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文藝批評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這就是說,文藝批評要通過對文藝作品和文藝現象的分析與評論,對同時代的作家、藝術家起到賞析解讀和創作引導作用,不斷激勵更多優秀作品產生,同時還應該提高受眾的接受能力和藝術趣味,促進社會的審美理想和時代的文化風尚。在這里,無論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還是提高審美、引領風尚,都旨在“引導性”,內含“建設性”。因此,擔負著如此重任與使命的文藝批評,需要增強自身的戰斗力、說服力和影響力,需要在批評實踐中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文藝理論與評論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這一切都使得“建設性”成為當代文藝批評最為基本的要務,也是最為重要的特性。

          建設性的文藝批評,既涉及文藝批評的目的與態度,也關乎文藝批評的能力與功效。文藝批評的根本意義,在于以準確的閱讀感受和深切的審美判斷,與作者對話,與讀者交流。這種相互砥礪、彼此互動的目的與初心,必然要求批評態度的與人為善、以文會友。文藝批評的作用在于促進創作、影響接受,這就要求文藝批評必須深中肯綮、研精闡微,像魯迅所說的那樣:“取其有意義之點,指示出來,使那意義格外分明,擴大。”而要做到這些,也需要批評家“真懂得社會科學和文藝理論”。因此,在繼承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批判借鑒現代西方文藝理論的基礎上,努力構建中國特色的文藝評論話語,在學習中實踐,在實踐中學習,就成為當代文藝批評家義不容辭的責任。只有如此,才能使文藝批評在為文藝創作鳴鑼開道和助力鼓勁的過程中,不斷提高自身,進而完善自己。

          如果從建設性的角度來審視當下文藝批評現狀,可以說,伴隨著建設性文藝批評的,總有“非建設性”文藝批評的種種身影不時閃現。這不僅讓人不能滿意,甚至令人甚為憂慮。比如,一些文藝批評,憑著狹隘的主觀臆測去判定作品,往往把復雜現象簡單化。還有一些文藝批評,抓住作者的某些言論和作品的某些缺失,攻其一點,不及其余,必欲把某些作者“抹黑”,甚至“妖魔化”。還有一些散布于網絡、貌似“文藝批評”的“網紅”言論,抓住某些文藝熱點與爭議現象,或者煽風點火,或者深文周納,以危言聳聽的話語博取關注,吸引眼球,追求“流量化”。這些批評和偽批評,不僅與文藝批評的建設性要求相去甚遠,而且對建設性文藝批評構成顯見的阻礙與干擾,實為文藝批評中的不諧之音和消極因素。

          因此,《意見》中提出“建設性地開展文藝評論,是什么問題就解決什么問題,在什么范圍發生就在什么范圍解決”,就是針對這種與文藝批評相關的“越界”亂象,特別提出來的重要規范和基本要求。創作的問題,文藝的問題,要通過文藝批評和文藝爭鳴的方式,依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以文藝的方式解決,在文藝的范圍解決。這是一個應有的規范,也是一個基本的底線。只有這樣,才能做到實事求是,明辨是非,進而努力形成“創作共識、評論共識、審美共識”。

          文藝批評同整體的文藝創作一樣,進入一個活躍與繁雜并存、機遇與挑戰共在的新狀態。怎樣認識這些變化,把握當下現狀,解決突出問題,是一個綜合性的時代課題,需要文藝批評者、文藝從業者和文藝組織領導者攜起手來,連起心來,共同面對,合力解決。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意見》的及時出臺,為當代文藝批評煥發新的活力、重振時代雄風提供了重要動能和良好契機。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09日 02版)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