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xzadw"></u>
  1. <s id="xzadw"><menuitem id="xzadw"></menuitem></s>
  2. <rt id="xzadw"></rt>
  3. <u id="xzadw"><tbody id="xzadw"></tbody></u>
    1. <s id="xzadw"></s>
      <tt id="xzadw"></tt>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⑩:不為“流量”遮望眼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1-10-09    作者:康偉

          “流量”本是物理學專業名詞,指的是“流體在單位時間內通過河、渠或管道某處橫斷面的量”,并無褒貶之義。進入互聯網時代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在資本驅動、技術加持、平臺共謀、粉絲狂歡等各方“合伙”“合力”之下,“流量”逐漸在輿論場中成為一個熱詞,直至“唯流量論”的出現使其走入死胡同。“唯流量論”帶來的價值觀混亂和市場亂象,已經成為不容回避的沉疴頑疾,為害甚廣、甚大。因此,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提出“不唯流量是從,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可謂切中時弊、對癥下藥。

          “唯流量論”的實質是“唯利潤論”,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穿著“皇帝的新衣”的“拜金主義”化身。“唯流量”說到底就是“唯含金量”,是資本游戲的道具和手段。在“唯流量”游戲中,偶像成為資本套現的符號性“商品”。越是所謂“頂流”偶像,資本套現的回報率就越高。所以,偶像被千方百計打造成各種“金玉其外”的“人設”,成為“商品拜物教”中充滿魔力的“商品”乃至“奢侈品”,吸睛無數,使其高居“注意力經濟”頂端,帶來巨大的套現能力。這種將經濟標準置于首要位置,將政治的、思想的、藝術的標準放到次要位置甚至直接忽視的做法,不僅是健康的文藝評論要堅決反對的,更是社會各方面要堅決反對的。

          文藝評論如何才能做到“不唯流量是從,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唯一的答案是:把人民作為文藝審美的鑒賞家和評判者,把政治性、藝術性、社會反映、市場認可統一起來,把社會效益、社會價值放在首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一部好的作品,應該是經得起人民評價、專家評價、市場檢驗的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同時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他還強調:“同社會效益相比,經濟效益是第二位的,當兩個效益、兩種價值發生矛盾時,經濟效益要服從社會效益,市場價值要服從社會價值。”這就鮮明、深刻、辯證地提出了文藝作品的評價標準問題。流量并沒有原罪,作為評價的一個重要指標,流量(發行量、收視率、點擊率、票房收入)從數據層面反映了市場對文藝作品的認可程度;但流量也不是絕對的“王牌”,當帶著價值觀扭曲、思想貧困、道德缺失、技術作弊等癥候的巨大流量奔涌而來,其“流速”越大、“浪頭”越高,危害就越大。流量與社會效益、社會價值相矛盾時,就必須服從正能量。

          不為“流量”遮望眼,應該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文藝評論工作者的基本功。文藝評論工作者要想不為“流量”,就必須增加綜合素養的儲量、提升文藝評論的質量、強化“剜爛蘋果”的膽量、擴大社會影響的總量。要“不遮望眼”,不落入算法推薦等技術陷阱,善于辨識虛假流量、有害流量,并從專業出發“貶劣”,揭開其假面。要實現這一目標,就必須大力提升文藝評論的思想力、原創力、影響力,切實加強文藝評論的時代在場感,特別是“在網感”。文藝評論工作者既要堅守文藝批評的審美理想、保持文藝批評的獨立價值,又要合理設置反映市場接受程度的量化指標,不斷凸顯文藝評論的專業性、科學性、權威性,讓優秀文藝作品和優秀文藝家更具流動性、更具影響力、更具傳播力,讓正能量具有高流量,助力好的作品和好的文藝家擁有好的流量,成為“頂流”。

          (作者:康偉,系《中國藝術報》總編輯)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17日 03版)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709rv.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光明日報評論員文章⑩:不為“流量”遮望眼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康偉
      發布時間:2021-10-09

          “流量”本是物理學專業名詞,指的是“流體在單位時間內通過河、渠或管道某處橫斷面的量”,并無褒貶之義。進入互聯網時代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在資本驅動、技術加持、平臺共謀、粉絲狂歡等各方“合伙”“合力”之下,“流量”逐漸在輿論場中成為一個熱詞,直至“唯流量論”的出現使其走入死胡同。“唯流量論”帶來的價值觀混亂和市場亂象,已經成為不容回避的沉疴頑疾,為害甚廣、甚大。因此,中央宣傳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提出“不唯流量是從,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可謂切中時弊、對癥下藥。

          “唯流量論”的實質是“唯利潤論”,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穿著“皇帝的新衣”的“拜金主義”化身。“唯流量”說到底就是“唯含金量”,是資本游戲的道具和手段。在“唯流量”游戲中,偶像成為資本套現的符號性“商品”。越是所謂“頂流”偶像,資本套現的回報率就越高。所以,偶像被千方百計打造成各種“金玉其外”的“人設”,成為“商品拜物教”中充滿魔力的“商品”乃至“奢侈品”,吸睛無數,使其高居“注意力經濟”頂端,帶來巨大的套現能力。這種將經濟標準置于首要位置,將政治的、思想的、藝術的標準放到次要位置甚至直接忽視的做法,不僅是健康的文藝評論要堅決反對的,更是社會各方面要堅決反對的。

          文藝評論如何才能做到“不唯流量是從,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唯一的答案是:把人民作為文藝審美的鑒賞家和評判者,把政治性、藝術性、社會反映、市場認可統一起來,把社會效益、社會價值放在首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一部好的作品,應該是經得起人民評價、專家評價、市場檢驗的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同時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他還強調:“同社會效益相比,經濟效益是第二位的,當兩個效益、兩種價值發生矛盾時,經濟效益要服從社會效益,市場價值要服從社會價值。”這就鮮明、深刻、辯證地提出了文藝作品的評價標準問題。流量并沒有原罪,作為評價的一個重要指標,流量(發行量、收視率、點擊率、票房收入)從數據層面反映了市場對文藝作品的認可程度;但流量也不是絕對的“王牌”,當帶著價值觀扭曲、思想貧困、道德缺失、技術作弊等癥候的巨大流量奔涌而來,其“流速”越大、“浪頭”越高,危害就越大。流量與社會效益、社會價值相矛盾時,就必須服從正能量。

          不為“流量”遮望眼,應該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文藝評論工作者的基本功。文藝評論工作者要想不為“流量”,就必須增加綜合素養的儲量、提升文藝評論的質量、強化“剜爛蘋果”的膽量、擴大社會影響的總量。要“不遮望眼”,不落入算法推薦等技術陷阱,善于辨識虛假流量、有害流量,并從專業出發“貶劣”,揭開其假面。要實現這一目標,就必須大力提升文藝評論的思想力、原創力、影響力,切實加強文藝評論的時代在場感,特別是“在網感”。文藝評論工作者既要堅守文藝批評的審美理想、保持文藝批評的獨立價值,又要合理設置反映市場接受程度的量化指標,不斷凸顯文藝評論的專業性、科學性、權威性,讓優秀文藝作品和優秀文藝家更具流動性、更具影響力、更具傳播力,讓正能量具有高流量,助力好的作品和好的文藝家擁有好的流量,成為“頂流”。

          (作者:康偉,系《中國藝術報》總編輯)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17日 03版)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